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翔周】烟酒糖茶(中)

本以为上下就能弄完了,没想到还要弄个“中”……继续甜腻腻

凌晨打算一边看球一边码,结果球赛节奏太快,一看起来就移不开目光双手离开键盘,只有中场15分钟的时候魂不守舍写了两行……(智障脸)


 

大雪封城,又是春节前夕,高速口上堵得水泄不通,交通近乎瘫痪。预计傍晚到家,现在八点多了还没进城。周泽楷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拆饼干,孙翔趴在方向盘上给妈妈打电话。

无论平时在外面多么霸道有气场,只要一跟家人唠嗑,语气总会不自觉的软。

孙翔此时的声音在周泽楷听来就是撒娇:“您怎么不早告诉我雪下得这么大啊,我毫无准备……我看天气预报了啊我真看了!我知道下雪,就是没想到这么大!……没吃饭啊,当然没吃了……没事儿还行,不是很饿,周泽楷带零食了……不累,我俩换着开的……行行行我们肯定慢点开,先不说了,等进城了再给你打哈。”

孙翔挂了电话,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暖风开的很大,但还是觉得手脚冰凉,孙翔把衣服袖子扯得很长,两只手全缩进去。周泽楷看见了,手伸过来也钻进孙翔的袖口里,冰的孙翔直吸气:“我去!这么凉啊!”

“……我以为我比较暖的……”周泽楷想抽手,被孙翔扯住不放。

“得了吧,你什么时候比我热过。”孙翔一脸不耐烦,把周泽楷冰凉的手攥在手心里揉搓半天,又捧到嘴边哈气。

俩人手拉手玩了半天,车流终于缓缓移动了,孙翔不得不把周泽楷的手放开,吸着鼻子转回去握方向盘,还要嘱咐一遍:“你直接把手盖到空调口上。”

“没事,不冷的。”周泽楷低头拆开一块柚子糖,“你吃吗?”

“不吃。”孙翔撇嘴,“那种东西也就你喜欢吃。”

周泽楷笑笑,不说话。

全城大雪刚停了没多久,局部还有小雪,进了城之后又堵堵走走很长时间,道路湿滑,车速几乎没超过20。周泽楷家顺路更近些,孙翔先把车开到他家门口。不是以前大学里的那个房子了,三年前换了新的小区,以前的倒也留着,产权问题不好卖,空置着说等周泽楷回来了可以住。

车停稳在楼门口的时候,周爸周妈刚好下楼,周泽楷提前打过电话,时间卡的正正好。

孙翔拉了手刹开了后备箱,解了安全带从车里钻出来,周泽楷已经绕到车后搬东西了。太冷了,地上都是雪,孙翔一出来立刻哆嗦一下,鼻尖红红的,喊了两声:“叔叔好,阿姨好。”

想去给周泽楷搭把手,被周妈妈扯回来:“不用管了,让小楷去吧,饿了没?上楼吃个饭吧?”

孙翔笑弯眼睛,摇头:“我妈等我回去呢,我回去吃。”

他闲不住,原地晃了晃,眼睛直往周泽楷那边瞟,脚下蹭了两步,到底是没忍住跑过去帮着搬东西,看得周妈妈直笑。

时间太晚了,周泽楷想让孙翔赶紧回去,怕不安全,残忍截断了孙翔跟自己爸妈的唠嗑。孙翔被他推得一边往车里钻,一边探头喊:“叔叔阿姨我先走了啊,明天再来啊!”

直到车开出好远拐没了影儿,周泽楷才回神,转身去搬那些堆在楼门口的东西。

周妈妈负责按电梯,周爸爸帮他一起搬,一边搬一边埋怨:“买这么多东西回来干嘛?”

周泽楷笑:“孙翔要买的。”

周爸爸没脾气:“你跟他说说。”

“说过了的,没用。”

一趟一趟全部搬进电梯里,这才摁了家里的楼层。

这房子周泽楷几乎没住过,回来经常找不到东西,自己卧室格外整洁空旷,都不是他惯常风格了,以前被他随地乱扔的书全被收拾进了书柜里,码的整整齐齐。

周妈妈站在门口招呼他:“先来吃点东西。”

父母早就吃过晚饭了,给他留了一点等他回来,周泽楷抱着碗乖乖吃,父母坐在旁边撑着桌子看着他吃,目光专注,一看就是有话要说。

周爸爸没让他等太久,慢悠悠的:“孙翔工作挺稳定的吧。”

周泽楷眨眨眼睛,点头。

“那你读完研之后怎么打算?”周爸爸话说的很明白,直接问,“回来吗?”

周泽楷想了想:“恩……我们商量一下。”

家长之间交换了一下眼神,没再说话。

周泽楷这话内里意思就是:我们两个要回就一起回,要不回也是一起不回。

爸妈当然是想让周泽楷回来的,但是孙翔工作稳定,不一定是怎么想的,要是孙翔死也不从,估计周泽楷也是会顺着他的。

周妈妈静静地看着自己儿子,目光温软,轻声说:“回来呗,房子给你们空着呢。”

周泽楷一愣。

“行了,让他们自己商量吧。”周爸爸赶紧补上一句,生怕给儿子压力太大。

“……”周泽楷慢慢把粥咽下去,没说话。

吃完后周泽楷顺手刷了碗,父亲去看电视了,母亲还撑着头坐在餐桌边上没动,一直看着他。周泽楷把料理台收拾好,又把手擦干,回头对着周妈妈笑了一下:“我初一下午去孙翔家。”

周妈妈睁大眼睛:“孙翔父母要见你?”

周泽楷点头。

“要不要我陪你去呀?”满脸紧张。

周泽楷笑:“没事的。”

“真没事呀?”

“真的呀。”

“好吧……”周妈妈不多说了,但眼神依旧写满担忧。

周泽楷抚了抚她的背,轻声说:“然后我跟孙翔商量一下。”

“好好好,你们早点定呀,如果真的回来,孙翔换工作也是需要时间的,赶早不赶晚嘛。”顿了顿,伸手挡在嘴边小声道,“你爸不让我跟你说太多,怕说多了影响你的选择,但是我就是想让你回来嘛。”

 

城市中的除夕很安静,城内不能放烟火,夜空寂寞,几乎感受不到新年氛围,但灯是要开一夜的,站在阳台上往对面楼一看,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客厅里电视开着,放着一点都不好玩的晚会,手机震个不停,全是微信群的信息,红包排成排的发,网络负荷太重,通讯异常是常有的事。

快零点的时候孙翔打电话过来,周泽楷特意没调静音,生怕电话被埋没在祝福短信的连续震动里。

孙翔先扬声来了一句:“新年快乐!”

周泽楷笑:“新年快乐。”

“你今晚要熬夜吗?”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好像正在吃东西。

“熬一会,到一点吧。”

“行,早点睡啊。”孙翔顿了顿,小声说,“我爸我妈心情好得很,一晚上提到你好多次,我爸喝多了,耍赖让我现在就把你带回家。呵呵,我没理他。”

周泽楷差点笑出声。

“我大概明天中午去接你?到时给你打电话。”

“好呀。”

“哎哎先不说了啊,我看相声去了!”

没等周泽楷回应,电话已经挂断了。孙翔拖延的时候是真拖延,快起来也是真的快。

周泽楷切到微信界面,一个一个发送“新年快乐”,他不喜欢群发,所有节日要发的祝福信息都是这样慢慢来,发完一轮一刷新,一整排的回复。

排在最上面的是方锐。

方锐:新年快乐哈

方锐:你们回来了?

周泽楷回他:回来啦

方锐:天呐天呐天呐!过几天有聚会的!来吗!

周泽楷:不确定

周泽楷:我问问孙翔吧

 

第二天周泽楷刚吃完午饭就接到了孙翔的电话,爸妈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逛庙会,走前又嘱咐一遍:“记得跟孙翔商量商量呀。”

周泽楷点头。

他换了那身正装,羊毛面料,不知道会不会冷。对着镜子发呆的时候,孙翔按了门禁求开门,两分钟后出现在周泽楷家的门厅里,懒得换鞋了所以站在门口没进去,抬头看到周泽楷时结结实实愣了一下,眼瞳雪亮,把人上上下下打量个遍,语气得意:“啧我男朋友就是好看。”

伸手把人一搂,开开心心进电梯下楼。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孙翔歪头扯扯他衣摆:“你穿少了吧。”

“很冷吗?”

“废话,你是不是傻!”孙翔皱眉,“回去拿个围巾。”

周泽楷拗不过他,俩人傻乎乎等着电梯到了一楼,又傻乎乎坐上去。周泽楷不熟悉家里地形,翻了半天才翻到围巾。孙翔很满意,扯着把周泽楷一裹,又搂着一起回了电梯。

阳光好天气晴,但两天前的积雪还没化尽,积在路上的都被扫起来堆在路边,脏兮兮灰扑扑的。孙翔好像没睡好眼睛难受,一路上不停地眨眼,周泽楷实在看不下去,半路把他拽下了车,两人互换了角色。

孙翔一缩进副驾驶就放松了,打了个超大的哈欠,整个人蔫着。

周泽楷皱眉:“熬通宵了?”

“陪我爸打牌。”孙翔又是一个哈欠,“四点多才睡。”

“几点起的?”

“八点多吧。”孙翔撇嘴,“我爸倒是清闲,他十二点起的。”

周泽楷车开得稳,暖风温度又高,孙翔好几次差点睡着,又猛地惊醒,翻腾着换着姿势,困得鼻子一抽一抽的,特别毛躁。直到车开进小区大门,孙翔才坐直身子回了神。

孙妈妈让孙爸爸下楼接孩子,自己在楼上准备吃的。

所以孙翔一下车就看到单元楼门口站了个不停打哈欠的亲爸。

周泽楷有一丢丢紧张,手冰凉的,孙翔攥着他手心,把人扯到自己父亲面前:“爸,周泽楷来啦。”

周泽楷乖乖的:“叔叔好。”

孙爸爸这才反应过来,看看孙翔又看看周泽楷,再看看周泽楷,还是看周泽楷。看得孙翔后背发毛,不动声色挡到两人中间,语气别扭:“干嘛啊干嘛啊。”

孙爸爸被儿子逗笑了,一巴掌把儿子拍开,跟周泽楷说话:“我就叫你小周了?”

周泽楷怪礼貌的:“好。”

孙爸爸又上下打量他一会,赶在孙翔第二波发飙之前收回视线,转身刷卡开门:“先回家,外边儿太冷了。”

孙爸爸之前从来没认真见过周泽楷,大三暑假那次抓包也是偶然,孙翔全程把周泽楷藏在被子里不让人露面,愣是把孙爸爸气得出了门,才敢把周泽楷放出来。所以这次见面十分新奇。之前说是不见周泽楷,但心里早就被迫释然了,两个人在一起已经六七年了,就没听孙翔提过一次吵架或者闹别扭,当家长的也捱不过时间一分一秒的磨,年纪越大看得越开,反正自己儿子喜欢,说多少都没用,油盐不进软硬不吃,能试的都试了也没有起色,所以一年年的也就放弃了。

对孩子的爱可以打败一切,本来强烈反对也是因为怕孙翔自己后悔,但这么多年下来也不见他后悔和退让,所以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随他去了。

纯粹是被拖到妥协。

孙爸爸走在前面按电梯,孙翔跟在后面,趴到周泽楷耳边小声说:“你看你看,我爸不可怕吧。”

周泽楷小心地点点头。

进了电梯又是被孙爸爸一顿打量。

周泽楷心理素质再好也经不住长辈这样认真的目光,时间长了浑身不自在,抓着孙翔的手无意识用了力。

电梯里一片寂静。

直到孙爸爸笑了一声:“我儿子眼光还可以啊。”

孙翔本来也是大气儿不敢喘,一听这话,懵了半晌,然后眼睛瞪起来:“什么叫‘还可以’!?明明是‘非常好’!”

孙爸爸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继续探寻着去看周泽楷,两人对上了视线。

周泽楷坦坦荡荡,没躲开,弯起唇角说:“我的眼光更好。”

 

tbc


 /  热度: 382评论: 38
评论(38)
热度(382)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