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翔周】烟酒糖茶(下)

在外边儿玩,没网,全靠手机热点x,假里不写了,等收假再说的!

又搞完一个番外!正文还一章没修蛤蛤蛤(围笑)

……下的长度=上+中

 

电梯门打开,周泽楷一瞬间是超级紧张的,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孙翔没管那么多,一把抓住他的手,急吼吼的把他往电梯外扯。被这么一扯,周泽楷突然又不紧张了。

孙爸爸默默看着自家儿子这个熟练到不行的拉手的动作,笑笑没说话。

孙翔家的门是半掩着的,是孙妈妈给他们留的门。

孙翔一进屋就喊:“妈!”

孙妈妈在厨房里,厨房门关着,什么都没听到。

孙翔只好先拉着周泽楷换鞋脱外套,拧着眉小声嘀咕:“啧,我们又不是没钥匙,她这么开着门多危险啊,进来个坏人怎么办。”

孙爸爸动作快,跑去敲厨房的门:“儿子回来了嘿。”

周泽楷并不陌生孙翔家,每年假期都要偷偷过来玩,早就摸透了房间格局,所以此时也很从容,从门厅一拐出来就朝厨房的方向看,正好孙妈妈过来,跟周泽楷打了个照面。

周泽楷笑了一下:“阿姨好。”

孙妈妈点头,没说话,认真地打量着。

孙翔赶紧过来搭住周泽楷的肩膀,声音明朗:“妈,这周泽楷。”

“我知道。”孙妈妈这才收敛了目光,笑说,“那我就叫你小周吧。”

“好。”周泽楷的眼睛亮晶晶的,干干净净。

有的人就是有这样的眼睛,永远都像在发光,水意朦胧,温柔平和,让人看了第一眼就想再看第二眼。孙妈妈曾经是跟周泽楷打过照面的,现在多年后重逢,周泽楷的眼睛温润如初。

她笑笑,指指沙发:“先坐吧。”

 

已经是半下午了,都吃完了饭,想说些什么也没法在饭桌上解决。孙妈妈切了些水果端过来,对周泽楷说:“会打麻将吗?”

周泽楷没思考太多,乖乖点头。

孙爸爸得了圣旨,把麻将盒子翻出来,孙翔和周泽楷把餐桌拖出来当麻将桌。

孙翔趁机小声问他:“你真会?”

周泽楷:“只会一点。”

孙翔点头:“没事,就瞎几把打。”

周泽楷:“好。”反正打麻将是次要,桌上聊天才是家长的目的。

但没想到系统体贴地开启了新手保护措施,周泽楷手气奇好风水绝佳,第一轮刚摸完,直接听牌。

他为难地看了看孙翔,孙翔接收到了他的眼神,然而没懂他的意思。

周泽楷抿抿嘴,低头没吭声。

他忍痛拆了一套牌,决定凑个清一色。

孙妈妈跟孙翔说话:“翔翔,你在那边工作的怎么样啊?”

孙翔扔出一张南风:“还可以吧。”

孙爸爸碰了他的南风:“近期没打算回来?”

“……”孙翔瞅瞅周泽楷,没接话。

孙妈妈笑:“早回来早好,别在外面混太久了,把资源都留到外面了,以后回来怎么办呀。”

孙翔皱眉。他明白爸妈的意思了,怪不得今年突然这么想见周泽楷,原来是打算劝自己回家啊,他们知道只劝自己一个不够,所以想连带着把周泽楷也劝回来。

但孙翔没有权利替周泽楷做决定。他看着周泽楷的眼睛,对妈妈说:“您别急嘛……我现在……”

孙爸爸直接问:“那你想回来吗?”

“……”孙翔被问住了。

这要让他怎么回答?如果说“想”,等同于无形强迫周泽楷,要是说“不想”,搁他爸的暴脾气,保不准今天直接谈崩。

周泽楷看出了孙翔的进退两难,用眼神安抚他,往牌堆里扔了张牌:“九万。”

孙爸爸笑了一声,转移火力:“小周,你呢?”

“咳。”孙翔立刻坐不住了,谁都看得出来他特别紧张。

周泽楷抿了抿唇:“我想回来的。”

孙翔睁大眼睛,愣愣地看着他。

旁边孙妈妈捅了孙翔好几下:“儿子,儿子?该你了。”

孙翔赶紧低头,随便扔出一张牌,咬紧了牙不说话。

得到了周泽楷的答案,孙爸爸没再多问,只是意味深长看了看自家儿子:“我听牌了啊。”

“哦。”孙翔瞅瞅桌子中间的牌堆,拍出一张七万,不耐烦,“行了行了,赶紧下一把。”

放炮成功,孙爸爸一笑,干净利落推了牌:“给钱!”

之后几轮再也没人提起过回不回家这个话题。孙翔自顾自烦躁了一会就平静了,又变成大大咧咧的,三句不离周泽楷,把周泽楷夸了一圈又一圈。周泽楷只是笑,也不反驳,每轮都致力于凑齐清一色之后再推牌。

一直玩到快饭点儿,两人给家长贡献出去小五百块钱。

孙妈妈笑:“以前我们家一直三缺一,以后就不用担心啦。”

“诶嘿嘿。”孙翔得意地挑了眉。

孙爸爸问:“准备几号走?”

孙翔:“初六吧。”

“恩。”孙爸爸看着儿子,“这次没超速吧。”

“没……”孙翔赶紧跟周泽楷交流了一个眼神,嘴上说着,“您是不知道,高速上都堵完了,导航上好多路段都紫的,车挤车的,哪儿能超速啊!”

说完低头心虚的摸摸鼻尖。

堵的时候的确开得很慢,孙翔最讨厌堵车,所以拥堵路段全是周泽楷在开的,路上没车时候才换孙翔。孙翔开车很猛,油门一踩,超速是常有的事儿,现在父亲随口一问,他就有点慌了,回忆一下,大概是超了几个地方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被拍到。

该准备吃晚饭了,他们把麻将收起来,桌子收拾干净。孙翔赶紧扯着周泽楷进了卧室。

 

“完了完了,我都忘了这事儿了。”

孙翔往床边一坐,抽出手提电脑搁在腿上,开机进了交管局的网站准备查违章。

孙翔一边敲键盘一边问周泽楷:“真的?”

周泽楷:“什么真的?”

孙翔啧了声:“你刚刚说你想回来?”

周泽楷点头。

孙翔:“真的?”

“真的呀。”周泽楷笑,“我爸妈也想让我回来。”

孙翔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他。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哦。”孙翔摸了摸下巴,“两家这么同步啊。”

周泽楷不吭声。

孙翔:“因为你今年毕业?”

周泽楷:“恩。”

“你说会不会我爸妈也是算准了你今年毕业,才突然提这些的?”

“你说过?”

“说过啊,本科毕业的时候,我跟他们说要留下陪你读研。他们当时没说什么。”

周泽楷垂眸不语。

“不过确实回来好。”孙翔看看门的方向,听到电视声和爸妈的聊天声,吵吵闹闹的。

他看了好一会,才转回来继续盯着电脑屏幕:“之前都是我跟他们置气,现在他们年纪大了,我不可能再跟他们吵这些。”

周泽楷“嗯”了声。他也一样。

孙翔嘿嘿笑,直起后背,凑过来亲亲周泽楷的鼻尖。说:“长大了,不能任性啦。”

但在周泽楷面前依旧很任性。亲了鼻尖还不够,孙翔舔舔嘴唇,意犹未尽的盯着他,目光热切,几乎把人盯出个窟窿。周泽楷无辜地眨眨眼睛。孙翔干脆把碍事的电脑从腿上挪下去,伸手一搂,把周泽楷仰面压倒,动作迅猛根本不给人挣扎的机会。

周泽楷刚有那么一丁点张嘴的意思,就被堵了个严严实实。

“嘘。”嘴唇相贴,孙翔趴在他身上,一边亲一边摸他的腰,两人的腿纠缠在一起。

周泽楷有心反抗,但孙翔直接把反抗扼杀在亲吻里。

亲了半天才分开。

孙翔小声说:“我去锁个门?”

周泽楷连忙摇头。

“啊?”孙翔有点怕,“不锁不太好吧。”

“……”周泽楷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孙翔还沉浸在“锁还是不锁”的人生难题中难以抉择,门先被推开了。

孙爸爸扬声问:“儿子啊,吃糖炒……栗子……吗……?”

“!”孙翔回头,心脏几乎吓停,忘了动作,还是趴在周泽楷身上的姿势。

“……”周泽楷尴尬地偏开了脸。

孙爸爸手上还拎着半纸袋的栗子,呆站在门口,心想:怎么他妈的每次都是我。

三人一起僵着。

到底还是年纪大的人心理素质好,孙爸爸先解冻,轻咳了一声,把栗子往窗台上一搁,幽幽的:“你们继续。”说完转身出了门,还体贴的帮着上了锁。

周泽楷立马屈腿把孙翔掀了下去。

孙翔揉揉脸,重新抱起电脑乖乖查违章。刚刚那点儿兴致被这么一吓,全都烟消云散了。

沉默了五分钟。

思维跳跃的孙翔同学突然转头瞅着周泽楷:“你刚刚是不是故意输了好几把?”

“啊?”不管在一起多久,周泽楷依旧不能完美适应孙翔的跳脱。他歪头缓了会儿才问:“很明显?”

孙翔挂上“我就知道”的迷之微笑:“我猜的。没事,不明显,演技一流。”竖起一个大拇指。

周泽楷笑:“你呢?”

“卧槽你看出来了?”孙翔惊讶,“我让了三把。”

周泽楷郑重地摇头:“我也是猜的。你演技也一流。”

“哎哪里哪里。”孙翔谦虚的摆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过会儿又悄咪咪追问:“周泽楷你让了几轮?”

周泽楷:“五轮。”

“卧槽,厉害,不愧是我男票!”孙翔双手点赞,“您是男主,我给您当配。”

周泽楷笑得肩膀直抖。

孙翔继续摆弄电脑,眼睛亮晶晶的,低头敲车牌号,K1211S,啪一个回车。

然后他就笑不出来了,傻乎乎的盯着屏幕。

周泽楷凑过来一看,也不笑了。

俩人都呆滞着,孙翔无声爆了一句“他妈的”,抬手揉了揉脸:“扣了6分我次奥……”

周泽楷把电脑抱过来认真确认一遍。

孙翔已经仰面躺平了:“就是咱俩没反应过来的那两个地方!要不是你跟我聊天!我肯定来得及减速!”

周泽楷皱眉:“怪我咯?”

“我不管,反正我今年就剩6分了,扣光了我本儿就没了。”孙翔死鱼状,翻了个身摸摸肚子。

“扣我的。”周泽楷瞥他一眼,“我分满着的。”

孙翔眨眨眼睛:“对哦。”

“怕什么。”周泽楷笑,“有我嘛。”

 

孙爸爸提前订好了吃饭的地方,让孙翔陪自己先过去占包间,孙翔想拉周泽楷一起,被妈妈拦了一下:“翔翔你先过去,我跟小周说两句话。”

孙翔立刻紧张地瞅瞅周泽楷。

孙妈妈笑着拍拍儿子的后背:“你慌什么,我还能把小周吃了啊?”

“没有没有。”孙翔赶紧摇头,对周泽楷说,“那我……先过去了啊。你们快点。”

“恩。”周泽楷点头。

孙翔一步三回头进了电梯。

屋里只剩了两个人,气氛难言的压迫。孙妈妈翻出几瓶酒准备着,随口问周泽楷:“能喝酒吧?”

周泽楷答:“能喝一点。”

“翔翔说你酒量可大了。”孙妈妈笑,“翔翔酒量一般的。你应该也见过吧,他喝醉之后可闹了。”

周泽楷话里夹了笑意:“见过好几次。”

孙妈妈声音软软的,很是宠溺:“恩,你管管他,让他少抽烟少喝酒。”

周泽楷点头应了:“他现在几乎不抽烟了的。”

“是嘛。”孙妈妈惊喜。

周泽楷帮她拿东西,两人慢吞吞出了门。

冬季的落叶乔木早就秃了枝杈,街道空旷,冷风从南吹到北,今年的冬天是干干净净彻彻底底的白色冬天。

孙妈妈挽着周泽楷的手臂,如她经常挽着孙翔那样,唇间跟着呼吸吐出朦胧白雾。

她问:“你父母知道翔翔吗?”

“知道。”周泽楷没法控制自己不笑,“他们都喜欢他。”

“那就好。”孙妈妈眨眨眼睛,“我们也是希望你们能感情稳定,不要给彼此太大的动摇。翔翔嚣张跋扈惯了,有时候可能挺霸道的。你们在一起也挺长时间了,你肯定比我懂。”

周泽楷轻声说:“没有。孙翔很好的。”

“是吗?哈哈我也觉得我儿子特好。”孙妈妈笑弯眼睛。

她又说:“本来我们是真的不同意的。怎么想都不能接受,这跟你好不好没关系,也跟翔翔喜不喜欢没关系。但是后来,怎么说呢,年纪大了,不能总给自己找不痛快。而且这是翔翔的选择,我们要尊重他。近一年翔翔电话打得频繁了很多,也经常提起你,我们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本以为我们的要求很少,只是想让他平静的生活,找个好姑娘结婚,有自己的家庭,有个儿子或者女儿,怎么都好。但后来发现这些对于翔翔来说真的太难了,因为这种生活他不稀罕。他很简单,心里怎么想的,就要怎么做。他从来都不懂什么是将就。我们的要求对别人来说可能很轻松,但对我儿子来说太难太难。

“谁让他选了你呢。

“我知道,你们已经很艰难,我们不想再给你们出难题了。

“当父母的,都想当孩子永远的避风港。

“原谅我,我说话很直白。我只是想让我儿子开心。”

说完偏头看看周泽楷:“如果你欺负他,我不会原谅你的。”

周泽楷摇头:“我不会的。孙翔也不会。”

他记得自己每次跟爸妈的见面或者电话,爸妈总要说一句:如果不开心就回来吧。

此时换了种压迫突兀的表述又被搬上台面。

他们终于从家长眼中的“幸福剥夺者”成长为“幸福维持者”,从不定时炸弹变为彼此盔甲。虽然过程十分难熬,但他们还是认认真真的做到了。从未想过感动天地与世人,说到底,心中第一顺位也只不过是不想让彼此伤心罢了。

周泽楷能记起很多不好的事情。

偶尔顶不住压力的时候,他们会抱在一起无声无息的哭,但一觉醒来又是明媚的新一天。生活已经开启了hard模式,但没有人退出,他们都不是甘愿认输的性格。

孙翔曾经说过:我努力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是初衷,我不可能忘记,别人说的再难听也不能逼我改变什么。如果这些刺耳的话是我必须要听的,那我也要强硬的告诉他们——你是我必须要爱的。

其他一切,不过尔尔。

因为这只是我们两个人的故事啊。

 

周泽楷后来无数次回忆起这段话。

字字句句都藏了宇宙。

 

放假的日子总是很短暂,他们在两家之间相互跑了几次,又去了几趟同学聚会。邹远在国外,没回来过年,孙翔给邹远留了个位置,又从相册里翻出邹远的表情包放到预留的空椅子上,就当邹远来过了。

刘小别很感慨:“希望你们一直都好好的。”

孙翔跟他碰杯:“用你操心吗?有那闲功夫赶紧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唐昊笑喷一口酒,毁了面前一盘菜。

后来孙翔陪周泽楷聚会,方锐悄咪咪告诉他:“我们老班可关心你俩了,每年都问你俩分了没。这都问了五六年了,依旧执着。”

“哦。”孙翔挑眉,“那她岂不是要年年失望。”

“那可不,老生气了。”

孙翔目光追着去隔壁桌儿给老师敬酒的周泽楷的背影,方锐口中易怒的老太太见了周泽楷,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孙翔也跟着轻轻笑起来,开玩笑说:“单单为了能让她继续失望,我俩也是不能分啊。”

 

要走那天,周泽楷天刚刚亮就来找孙翔,打了三个电话没人接,干脆直接上了楼,从猫眼往屋里瞅了瞅。肯定是什么都看不清楚,但能看到客厅的灯是亮着的,周泽楷吸吸鼻子,轻轻敲了门。

孙爸爸嚼着苹果来开门,看到客人是周泽楷,愣了一下。

周泽楷咬住嘴唇:“叔叔好。”

“你们要走了?”孙爸爸错身让他进来,“翔翔还没睡醒。”

“……”周泽楷猜到了。

“直接进吧不用换鞋了。你们这么早就要走啊?”

“怕晚了出城会堵车。”周泽楷带着一阵冷风进了屋,探究着指了指孙翔紧闭的卧室门,“我去试试?”

孙爸爸摆摆手,把苹果核扔进垃圾桶:“恩你去叫他吧。”

周泽楷轻手轻脚推开了孙翔的卧室门。

窗帘拉得严实,光线很暗,屋里很暖和,周泽楷全副武装进来,立刻热得不行。

孙翔睡得无知无觉,睡姿豪迈,半趴着露出半个光裸后背。周泽楷跑过来用手凉他,立刻收到不满的哼唧声,孙翔眼睛都没睁开,抱着被子打着滚往另一边缩。

周泽楷只好小声喊他:“要走啦,起床。”

“啊。”孙翔烦躁地蹬了蹬腿。

周泽楷抓住他一只胳膊,用力扯。

孙翔嫌冷,立刻投降:“别扯别扯,我起我起我起。”

周泽楷一松手,他立马摔回去,整个人迅速缩到被子底下不动了。

“……”周泽楷站直身子,默默地看着他。

十秒后。

孙翔意识到不太对,窸窸窣窣掀开被子角,发现周泽楷还在,立刻继续装睡。

周泽楷拍他:“快起。”

孙翔闷声说:“鬼压床了,我动不了。”

“哦。”周泽楷俯身,手往被子底下摸,又轻轻去吻孙翔的嘴唇。

孙翔硬抗了几秒,被撩的防线崩溃,胳膊突然伸出来勾住了周泽楷的脖子,用力吻回去。

周泽楷搂紧他的腰,直起身,直接把人带了起来。

周泽楷推开他:“好了,鬼被我吓跑了。”

“哼。”孙翔不情不愿穿衣服。

“生气了?”周泽楷无辜的看着他。

“你真的很过分我跟你讲。管杀不管埋。”

“没有啊。”

“有。”孙翔鼓脸,“就是有。”

“早走早回嘛。”周泽楷揉他头发,“回去再说。”

“哼。”孙翔讨价,“那我要做两次。”

“啊?为什么。”

“不为什么。”孙翔语气不善,翻了半天才翻到裤子,动作迅速的蹬上。

“……好吧。”周泽楷决定不跟正在起床气的人讲道理。

孙翔立刻开心了,嘿嘿笑,凑到他耳边吐气:“到时候可别哭哈。”

周泽楷默默偏头躲开。

“就算你哭了我也不会停的。”

“……”

“啦啦啦啦。”孙翔欢天喜地跑去洗漱了。

孙妈妈坐在沙发上嗑瓜子刷微博,突然看到儿子开开心心的出来,吓了一跳。

赶紧和后面跟着的周泽楷进行激烈的视线交流。

孙妈妈压低声音:“翔翔没起床气?”老惊讶了。

周泽楷脸一烫,支支吾吾:“没……没有。”

孙妈妈顿时很服气,心想这孩子还真是不简单哦,轻轻松松就能把自己儿子哄得服服帖帖。

周泽楷挠挠脸,扛不住孙妈妈直白的目光洗礼。转移话题,轻声问:“孙翔的东西收好了吗?”

“唔,他昨晚收了的。”孙妈妈把门厅的行李箱踢过来。

周泽楷笑了一下:“我先帮他搬下去。”

 

孙翔睡得太晚起得太早,实在没睡够,直打哈欠。周泽楷放下车窗,孙翔凑过去,隔着驾驶座上的周泽楷,跟外面的爸妈直挥手:“快回去吧外边儿冷死了!”

孙爸爸点头:“路上小心啊。”

“好好好!”孙翔又挥挥手,“不要太想我!”

孙爸爸一脸不屑。

孙妈妈倒很配合:“不想你想谁啦!”

孙翔很得意,几乎坐不住了:“嘿嘿嘿,别急嘛,夏天我们就回来了!”

车慢慢开出去很远,远到后视镜里爸妈的身影彻底看不见,孙翔这才收了精神,软趴趴的调整了姿势昏昏欲睡,眼睛湿漉漉的半眯着。

周泽楷轻声说:“快睡吧。”

“不,我要跟你聊天。”孙翔硬撑着。

周泽楷不多废话,两个红绿灯都没过,孙翔已经揪着安全带歪着头睡着了。

周泽楷叹口气,紧急停车,探身过去帮孙翔放平了椅子。孙翔没有察觉,吸吸鼻子,翻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睡成一只猪。

周泽楷看他安稳,笑了笑,坐回去继续开车。

一大早的出城道路已经挤了不少的车,周泽楷修长的手指撑着方向盘,愣愣的盯着前方发呆。孙翔睡死了,没人跟他说话,他也没开音乐,车里车外都装满了冬日早晨的寂静。

他们又要从北方走到南方去了。

 

孙翔一口气睡到近乎中午才睁开眼睛,嘟囔说饿了,早晨走得急,没吃早饭。

周泽楷说前方二十公里有服务站。

孙翔满足地点点头,掏出手机清理未回复的短信,又接了个上司的电话。刚刚还懒洋洋的半睡半醒的声音立刻正经了,你来我往说了几句工作的事情,孙翔突然问了一句,今年总部还有名额吗?

周泽楷用余光看看他。

见孙翔抱着手机滚过来滚过去,表情认真。

说:“是,我想交调职申请……今年夏天吧……”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孙翔听着听着,咬着指甲慢慢笑起来。

声音也明朗了:“是啊,爸妈催着呢。”

周泽楷笑笑,认真开车不看他了。

孙翔还在讲电话:“恩我一定要回的……就夏天。”

又说:“为了家庭嘛。”

周泽楷打着方向盘拐上一条东西向的马路,刺眼的阳光迎面而来。

 

据说爱情里有一道世纪难题。

——如果在一起时的困难远大于幸福,那么这段感情还有维持下去的必要吗。

好像很难。但对于周泽楷来说,这就是送分。

他还没见过比幸福还大的困难。

换了别人,答案大概是不同的。可他不需要考虑别人,谁让他是周泽楷,谁让另一个人是孙翔。他们至今还没有想出第二个答案,他们只会为了彼此越来越强大,强大到蔑视一切。

他可以安抚孙翔所有不稳定的暴躁,孙翔可以给他所有无法无天的力量。

怎么说呢。

因为他们就是完美互补的天生一对嘛。

 

世上有千百个平淡故事,故事里有千百个高山低谷。也总会有一个顶天立地大杀四方的无畏英雄。

 

fin

 /  热度: 456评论: 31
评论(31)
热度(45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