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03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长篇就是这点不好,啊,是吧,比如,这章5000多字,可我喻一次脸都没露(尴尬凝固在脸上)

所以我今天要双更

 

03

 

周泽楷到底是没回家吃饭,从喻文州车里出来之后埋头走了二十分钟,喻文州没追上来。周围景色陌生,周泽楷无法判断自己的坐标,手机屏幕上干干净净,喻文州没有丝毫表示。

周泽楷本来就没醉,风一吹彻底清醒,他去便利店买了点零食当宵夜,从兜里摸出了几百块钱零钱和银行卡身份证。还好证件都在,他没犹豫,出门找了个就近的酒店开了间房。

就这么一个人看了一晚上的电视。

电影频道在放喜剧片,周泽楷笑得直抖,在床上滚来滚去。正专注着,耳边突然有音乐响起来,本以为是电视里传出的,但切成广告之后那声音还在响。周泽楷左右看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屏幕黑着,不是它。

周泽楷翻了一大圈,最后循着声音从自己背包夹层里找到铃声源头,屏幕上闪着“江波涛”的名字。

周泽楷刚接起来就听到孙翔的吵闹:“我操!我以为我手机丢了!”

周泽楷无奈:“在我包里。”

孙翔:“我下午没拿包,放你那结果忘了。你现在在家?离学校近吗?”

周泽楷模糊回答:“不近。”

孙翔立刻急了:“那,那怎么办……”

周泽楷没说话,电话那头一阵乱,能听到江波涛和方明华交错的说话声。江波涛说“算了吧也就一晚上没手机忍忍就过去了”,孙翔不情愿“不行啊有妹子给我发短信怎么办”,方明华笑“让舍长帮你回复就行了呗”,孙翔一口回绝“那哪儿行啊周泽楷满身基佬气息会把妹子吓跑的”……

周泽楷果断把电话挂了。

两分钟后收到短信。

江波涛:算了,先放你那吧,别偷看我短信和相册啊。——孙翔。

周泽楷眯了眯眼睛。心说你给我钱逼我看我都不看。

 

周泽楷是个很难交流的人,少言寡语,性格淡漠高冷。他就是自带气场,左脸写着“我不想搭理你”,右脸写着“你别来招惹我”,脑门上是横批“看不起你们”。当他朋友不难,难的是当他的好朋友,他对朋友很好,但心里总隔着层墙,不会所有事儿都跟朋友们吐槽。

所以到最后他的好舍友们也不知道他这一个月低迷的真相,依旧以为是失恋。

其实确实跟失恋差不多。

周泽楷没带充电器,把自己手机玩没电了就去玩孙翔的。屏幕里的小毛球在周泽楷的控制下颤颤巍巍上下起伏,极力避免跟障碍物打照面,可依旧好几次在同一个地方撞死。周泽楷越玩越冷静,死了二十次终于把小毛球送过了关卡,他有耐心起来无人能挡,曾经能为一道题一晚上没睡觉。

此时终于过了关,本该高兴,他心里却空落落的,只有疲惫,毫无喜悦。

他看着屏幕里的毛球,如同看见自己。墙是硬的,就算撞个一百次结果也不会改变,死的只会是自己,从来没有墙被撞碎的道理。他只能逼自己绕过去,逼自己避免一切冲突。

周泽楷把手机一扔,从包里摸出烟。

喻文州不知道他抽烟,不然肯定是要让他戒掉的。

当然,喻文州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抽烟算老几。

周泽楷垂眼转着打火机,唇间的烟雾徐徐散开,模糊了他锋利干净的眉眼。

他平静地想起喻文州,再平静地把喻文州扔出脑海,过会又捡回来,再扔出去。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想喻文州了,没道理。但他又想,刚刚自己不应该走得这么彻底,应该回头看看喻文州的表情才对。自己说了没把喻文州当哥哥,喻文州一定生气。

周泽楷不喜欢给别人找麻烦,却给喻文州找了无数麻烦,乐此不疲。

喻文州这人很洒脱,对待感情尤其如此,周泽楷数不清喻文州有过多少女朋友,每一个都身材高挑又漂亮,可没一个能在喻文州身边超过三个月。

伴随着喻文州越换越频繁的女友,周泽楷深埋内心的奇妙情愫也愈发不能控制。曾经他也以为一切只是兄弟间的血脉羁绊,但喻文州离家的那年让他彻底看清自己。

整整一年,喻文州以前从来没有离开那么长时间。

周泽楷无法用语言形容自己到底多么想念喻文州,那程度早就超出他自认为的兄弟范畴。

为了试探自己,周泽楷甚至在高三最忙的时候交过男朋友,没什么用,他还是想喻文州想的睡不着觉。周泽楷想不通,用了很长时间自我问责,脑中反复重复:周泽楷,喻文州可是你亲哥哥啊。

对啊,他是自己的亲哥哥。

所以不会有人比自己更爱他了。

想通这件事的周泽楷失眠了三夜三天。

他彻底看清了自己。他这人就是这点好,永远不会自己骗自己,不屑于搞自欺欺人这种没意思的把戏。他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是喜欢喻文州的,即使喻文州是个大直男,是他亲哥,他也还是喜欢。就是狭义的自私的那种喜欢,别人都不能碰的那种喜欢,想亲亲摸摸想做爱的那种喜欢。

周泽楷是绝望的。

这种感情真的是太可怕了。

他怕吓到喻文州,只能尽量躲着,正好大学生活丰富,天天住宿舍,可以勉强稀释掉一些对于喻文州的依赖。

老实说,周泽楷真没奢望什么。

毕竟喻文州是直的,反正周泽楷一直以为喻文州是直的。所以他毫无侥幸,只有忍不住时才会利用自己亲弟弟的身份压榨一些喻文州的温柔。他很狡猾,有时根本不是真生气,是故意装了生气的样子,就为骗喻文州好言好语的一通电话,或是喻文州亲自下厨的一顿饭。

周泽楷觉得这样也挺好的,特满意,特安于现状。

直到他亲眼看见喻文州和男人接吻。

 

那画面该死的清晰,每次回忆起来都是一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周泽楷几乎自虐般在脑海中搜索着那场景的一切细节,比如喻文州的衬衫到底开了几个扣子,脖子上到底印没印着吻痕,眼中到底有没有除了欲望之外的其他情绪。

每次回想,爆炸般的怒火都几乎瞬间将周泽楷燃烧殆尽,彻底掠夺他的思考能力,席卷而来的风暴里全是嫉妒绝望和怨怼。

周泽楷看透了自己的自负与自私,大脑里只剩独占欲的本能,其他所有都被挤得寸步难行,毫无竞争力。

他不再甘于只当一个好弟弟。

禁锢的天花板被撞碎,有些情绪挣扎着钻出来,你追我赶冲上万里晴空。

他这次是真的生气。

不是装的,不是假的。

他气喻文州说弯就弯,更气自己曾经幼稚如傻逼。

  

第二天一大早,周泽楷带着两块没电的手机回了宿舍,孙翔见自己手机被玩到关机,脸都绿了。但周泽楷比他脸色更差。所以孙翔忍住了找事儿的冲动。

江波涛惊讶:“你不是回家了吗,这么早就回来了?”

周泽楷点头,把包往床上一扔,转身去阳台收衣服。

江波涛问他;“等会打球吗?”

周泽楷说:“打。”

看起来正常多了。

江波涛跟孙翔交换了个眼神,再隔空击个掌,他们以为周泽楷酒吧喝了三杯酒,就真的脱胎换骨,已经彻底从失恋阴影里走出来。

其实周泽楷只是嫌累,不想再气自己了。

他又是一个月没跟喻文州联系。

喻文州也没有再给周泽楷发过一条短信打过一通电话,两人之间彻底没了交流。周泽楷每个周末都不回家,舍友们也很好奇,旁敲侧击试探几次,什么都没探出来。

学期进行到一半,有三门论文成果的选修结课了,闲出足足一整个周。宿舍里能回家的都回家了,想出去玩的也都出去玩了,六人间里只剩了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个人,每天对话不超过十句,里面八句是讨论外卖吃什么,平均每天下床不到三次,争论谁拿外卖时还要微信石头剪子布。

江波涛不想再这样颓废了,打开豆瓣查同城活动,一边翻一边给周泽楷念:“后天有个英语口语聚会,明天晚上有音乐剧,哦,还有个画展可以去,还有个川藏自驾游经验交流会……”

周泽楷探头看看上铺:“哪个近?”

江波涛低头瞅瞅他:“你就这么懒啊?”

周泽楷把头缩回去了。

江波涛继续翻手机,翻了半天:“有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看起来像是单身派对的,毫无主题的交友聚会,倒是挺近的,就在学校旁边。”

周泽楷:“就这个吧。”

江波涛:“要是一群女生来缠着你要电话号码怎么办。”

周泽楷很冷静:“把孙翔的给她们。”

江波涛捶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是个很不走心的聚会,但周泽楷江波涛还是去了。地点在一个咖啡厅里,周泽楷他们到的时候一大帮陌生男女正围着桌子玩桌游,看到周泽楷他们来了,眼睛都亮了,呼啦啦赶紧给他俩让出位置。每个人都想从周泽楷嘴里多抠出几个字儿,但每次都失败。

玩“谁是卧底”的时候,有一局其他人拿到的题目都是“爸爸”,只有周泽楷手里的词是“哥哥”。

他看到这两个字,立刻笑了。

旁边江波涛看他这表情,知道周泽楷是卧底准没跑儿。

果然,第一轮描述的时候周泽楷就暴露了个彻底。周泽楷说:“他不像我。”

哪有人敢说自己爸爸不像自己的,所以周泽楷立刻被投了出去,江波涛看看他手里的词,笑了一声:“你跟你哥哥确实不太像。”

周泽楷没说话。

江波涛又说:“以前没听你提过你还有个哥哥啊。”

周泽楷“嗯”了声:“没什么好提的。”老实说,他有心不想让任何人认识喻文州,喻文州太招人了。

江波涛被他格外冷淡的模样吓到了,小声问:“你们关系不好?”再联系两人长得不像这事儿,江波涛几乎可以猜出兄弟俩之间的矛盾是爸妈那辈儿顺延下来的,但他不敢妄下定论。

江波涛都想好后几个问题怎么问了,没想到周泽楷认真摇头:“我们挺好的。”

江波涛不甘心啊,多嘴又问一句:“他是你亲哥哥?”

周泽楷果然有反应,锋利的目光把江波涛打量了一圈。江波涛看他这样子,暗叫不好,但问都问了,话说出来也不能收回,干脆梗着脖子硬抗周泽楷的扫描,不忘用眼神持续不断发射好奇光波。

周泽楷看够了,终于不动声色偏开视线,低声说:“是亲哥哥。”

江波涛开着八卦阵追问:“他比你大几岁啊?”

周泽楷说:“七岁。”

江波涛暗暗点头:“他的长相是不是随父亲?你应该随母亲吧?”

“……”周泽楷又开始用平静幽黑的目光打量江波涛了。

江波涛轻咳两声避免与周泽楷对视,心想自己这问题的意图好像太明显了,周泽楷那么聪明,肯定能听出自己想试探什么,这料应该是套不到了。江波涛惋惜,摸摸索索准备把八卦阵关上。

谁知周泽楷笑了一下,坦然道:“都随母亲。”

江波涛立刻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操,同父异母啊。

那现在家里的女主人是谁?周泽楷母亲吗?

江波涛顿时满脑子都是周泽楷的哥哥小时候可劲儿欺负周泽楷的画面,还真有点心疼。他怀揣突然涌出的同情,声音柔和:“那个……对不起啊。”

周泽楷无所谓:“没事。”

江波涛依旧同情地盯着他。

周泽楷被看得头皮发麻,默默往旁边挪了挪想跟江波涛拉开距离,结果把另一边坐着的妹子高兴坏了,以为周泽楷对自己有兴趣。

周泽楷努力挪了半天,江波涛手一伸搭住周泽楷肩膀一把就给人拽了回来。

江波涛愤愤然:“没事,你还有我们。”

周泽楷哭笑不得:“不是你想的那样。”

江波涛懵逼。

 

两人就这么一边心不在焉玩游戏,一边碎碎念聊了一整个晚上,江波涛挖到了一堆周泽楷的料,恨不得立刻飞回宿舍跟其他人分享。

其实在那天酒吧喻文州出现之前,江波涛他们对周泽楷的家庭没有丝毫兴趣,以为就是平平淡淡的三口之家。但见过喻文州之后,一整个宿舍的八卦细胞都被调动了起来。可周泽楷闷成那样儿,他们好奇却无从下手,本打算持久战,谁知道现下天时地利人和,江波涛一不小心就超额完成了任务。

当然,周泽楷也没想着隐瞒,他根本不在意,所以才能放开了跟江波涛聊这些。

江波涛也不紧张了,一叉子戳了块华夫饼塞进嘴里:“所以现在是你哥在管着你家公司?算继承家业吧?那你以后呢?”

周泽楷说:“我爸不会给我什么的。”

江波涛一愣。

周泽楷说:“我也不想要。”

江波涛不忿:“哎不是,凭什么差别待遇啊。”

周泽楷勾勾嘴角:“我又不缺什么。”

江波涛没吭声。周泽楷看起来确实不像缺东西的样子,一身衣服贵的要死,但他很低调,不穿烂大街的奢侈品牌子,所以很少有人注意到。十几万的表打篮球都懒得摘,球鞋一水儿的限量。他们早看出来周泽楷是个富二代,以为是被家里围着宠的那种,谁知道周泽楷头上还有个大哥,那才是真受宠,周泽楷距离他大哥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怪不得在如此宽松奢侈的生活环境里长大,周泽楷却没被养成飞扬跋扈的性格。

因为根本没人宠他啊。

江波涛可算懂了。

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周泽楷是不受宠的那一个,大概是他哥手段太厉害?把周泽楷压制太狠?

江波涛想问,但只要稍微表现出一丁点这个意图,周泽楷总会立刻察觉,然后不动声色转移话题。

江波涛也就不打听了。

江波涛安慰他:“你看你这样什么都不用管,吃喝不愁潇洒自由的,多好。”

周泽楷“嗯”了一声:“我也觉得。”他随性的性子已经养成了,现在突然让他干点儿事,他反倒不会适应。

“所以嘛。”江波涛拍拍他肩膀:“一般家里俩儿子的不都这样吗,一个负责赚钱养家,一个负责貌美如花。”

周泽楷趴在桌子上笑得停不下来。


tbc

 /  热度: 471评论: 33
评论(33)
热度(471)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