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06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06

 

喻文州在公司转了一圈签了几份文件就离开了,他还记得晚上要跟李想吃晚饭的事儿。

李想正在上大学,跟周泽楷同一年的,生日比周泽楷还早上几个月。

喻文州认识他纯属巧合,他那天加班加到很晚,开车路过体育馆时里面演唱会正散场,喻文州被堵得进退两难,摇下车窗想探头看看前后的交通状况,恰好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年轻的男生一脸焦急,说我能借您手机打个电话吗。

这么就算认识了,李想跟朋友来看演唱会,散场时候走散了,手机又没电,彼此之间联系不上。那晚上喻文州心情还算好,有闲心开车带着他围着场馆转了好几圈,终于帮他找到了走散的朋友们。刚刚成年的青年一脸感激,非要留喻文州的手机号,说要请喻文州吃饭。

李想很活泼,是这年龄惯有的开朗活力的样子。喻文州不可避免的想拿他来对比周泽楷。

周泽楷跟活泼沾不上半点关系,明明年龄更小,但一直十分淡然,只有偶尔的任性和执拗可以让喻文州窥见他十八岁的内心。喻文州也想让他更开朗些,但这很难。

喻文州总认为周泽楷比起其他同龄人缺了很多东西,所以宠他宠的肆无忌惮。

他没骗黄少天,周泽楷确实不一样。

周泽楷的母亲很好看,当年是个不太出名的模特儿,气质毫无圈内的浮夸,反而知书达理体贴温柔,她一出现,喻家上下被搅的天翻地覆。喻家当家的,也就是喻文州的父亲,对她一见钟情,短暂接触后两人相互吸引,演了一段标准的婚外情戏码。喻文州父母之间没什么感情基础,只是两家为追求利益最大化而产生的的强强联合,差点因为周泽楷的母亲离婚断交。

当时喻文州六七岁,刚刚懂事,记忆里那段时间全家上下风雨潇潇,父母几乎是天天吵架。后来平静了些,据说是谈妥了,只要周泽楷平安出生,喻家就要换女主人。喻文州恐慌,但不敢多问,那段日子太压抑,他不愿意过多回想,只记得母亲依旧平和不卑不亢,脸上带着笑眼中却深海般阴沉,她偷偷对他说过:放心吧文州,你永远不会失去我。

那年的阴冷冬天,周泽楷出生,周泽楷的母亲却因为突发心脏病没能救回来。喻家闹了一阵,但很快就平息了,一切只是一场闹剧,喻文州的生活迅速恢复如初,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唯一变化的就是他多了个弟弟。

爱与恨也就一线之隔,上一辈之间的你死我活并没有继承到他们身上。

失去母亲的不是喻文州,他没立场讨厌周泽楷,甚至格外关心和宠溺。周泽楷在喻家的身份很尴尬,喻文州从小就护着他,心里多少带着歉疚,所以格外纵容。

在喻文州心里,周泽楷从出生就是跟别人不一样的。

别人该得到的东西周泽楷全都没有,所以自己多宠宠他又怎么了?

 

喻文州去李想的学校接了人,直奔常去的粤菜馆。

车上气氛沉闷,一向活泼爱说话的李想意外的沉默,一看就是情绪不对,但喻文州也无心多问。

直到吃饭时候李想才说出了两人见面后的第一句话。

李想说:“我昨天晚上看你喝醉了,我就自己先回去了。”

喻文州点头:“我知道。”

李想看看他:“那个送你回来的,是谁啊?”

喻文州说:“助理。”

李想面色变了变:“你骗我。”

喻文州笑:“我怎么骗你了?”

李想有些激动:“他说他是你弟弟!还说你只把我当炮友!”

“炮友?”喻文州皱眉,“他真的这么说的?”

“不信算了。”

“那你信吗?”喻文州把筷子放下,撑着脸静静地看着李想的眼睛,从中看出了点茫然失措。李想小声说:“我不知道。”

喻文州笑笑,没说话。

李想是很生气的,喻文州模棱两可的样子让他更生气,干脆不吃了,往后一靠,缩在椅子里瞪天花板。

生气了就容易口不择言,他一忍再忍,没忍住:“我看他是没把你当哥哥的。”

喻文州立刻盯住他,目光冷淡。

李想吸气,梗着脖子,声音带了点嘲讽和委屈:“你是喝醉了不知道,他对我很不客气,你就没跟他说过我吗?他把我当你炮友,还要给我钱打发我?你不觉得这种做法很没教养吗?”

“李想!”喻文州不轻不重吼了一句,把李想吓得一缩,面上浮起一层惊讶。

喻文州脾气特别好,就算生气也不会吼人,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喻文州这样,顿时有些茫然失措了。

喻文州眼中尽是警告:“以后别这么说他。”

年轻人最不怕硬碰硬,李想也不是个软性子,见喻文州这样,他当然更不服了:“怎么,说都不能说了,你知道我还看出什么了吗,好吧你喝醉了可能不知道,没事,我来告诉你,我旁观者清看得明白……喻文州,你弟弟喜欢你,他喜欢你,你知道吗!”

喻文州脸色越来越难看,听到这句终于忍不住了,猛地起身转身离开。

李想胸口剧烈起伏,愤愤地盯着喻文州泛凉的背影。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但他知道自己触喻文州逆鳞了,这顿晚饭他本来是想讨个解释,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这下好了,他和喻文州之间怕是彻底玩儿完。

想到这,李想又有点后悔自己的口无遮拦,情绪涌上来,眼眶瞬间红了。

 

喻文州气得胃疼,他胃一直不太好,以前吃饭不规律落下的病。车里有药,他摸出瓶水灌了两粒,摔上车门闷闷抽烟。

李想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的声音不断回放:你弟弟喜欢你。

放屁。

喻文州笑。

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他抬手挡住眼睛。满车都是烟草味,他沉迷于辛辣烟雾,心里涌出一股绝望。心想,周泽楷是跟别人不一样的,过分依赖自己也是正常的,生活环境让他变成这样,做出些出格的事情也很容易理解,怎么就非要往“喜欢”这种情绪上靠呢。

反正喻文州不信。

虽然他也有所察觉。不知为何,周泽楷最近变本加厉的关注他,两人之间莫名其妙的矛盾至今未解决,每次见面都是不欢而散。

喻文州撑着方向盘慢慢思考,最后忍不住掏出手机给周泽楷打了个电话。

周泽楷倒很快接起来,出乎喻文州意料。

周泽楷声音清冷:“喻文州。”

惯常的直呼其名,平日喻文州没觉得别扭,现在怎么听怎么奇怪。

喻文州平息了一下,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平静:“小周。”

周泽楷:“有事?”

喻文州揉揉眉心,他其实找不到任何话题,打这个电话也是一时兴起。可如果自己一直这么沉默,周泽楷只会比自己更沉默。喻文州头疼,突然想起黄少天下午说的想见见周泽楷。

于是问:“最近什么时候有时间?”

周泽楷顿了顿:“怎么?”

喻文州:“想吃什么,带你去吃。”

周泽楷这次停顿了很长时间才说话:“随便。”

这就真的没法继续聊下去了。既然周泽楷说随便,那喻文州干脆自己拍板:“明天?明天晚上有空吗。”

周泽楷答:“有。”

“好。”喻文州柔声道,“明天我去接你。”

 

黄少天以为喻文州又是惯常敷衍自己,没想到这次效率奇高,前一天自己说想见他弟弟,今天就要真的见到了,搞得黄少天还真有点紧张。

喻文州直接把黄少天从公司拉到了周泽楷的学校。喻文州对周泽楷的校园了如指掌,不用问路就顺畅开到了周泽楷宿舍楼底下,黄少天坐在副驾驶上玩手机,见他停了车,连忙把车窗摇下个缝,偷偷往外瞥。

喻文州倚着车门给周泽楷打电话,五分钟后周泽楷从宿舍大门里出来,进了喻文州的视野。

等周泽楷走近了,黄少天看清了周泽楷的脸,结结实实愣了一下。心说喻文州还真没骗自己啊,这长得是真他妈好看啊,身材也好,宽肩长腿,一股子冷淡气质。卧槽,怪不得喻文州藏得这么严实,这他妈要是被公司那堆小姑娘知道了,不得天天做梦争着抢着要当喻总的好弟妹。

周泽楷低着头跟着喻文州往车那边走,一言不发,习惯性想开副驾驶的车门,一抬头撞上了黄少天满是好奇的大眼睛。

周泽楷瞳孔一缩,立刻把手抽了回来。

他看看喻文州:“我不去了。”

喻文州一脸无奈。

黄少天脑子转得快,眯了眯眼睛,笑道:“你就是喻总的弟弟吧,哎,我就是他手底下一打杂的,我叫黄少天。你哥经常跟我们提起你。”

周泽楷一愣,打量黄少天一番,却没回应他,目光很快又锁到喻文州身上了。

周泽楷把喻文州扯到车后面,确定黄少天听不到两人的对话。

周泽楷说:“有别人。”

喻文州笑:“是对你很好奇的同事。你很在意?”

当然在意了。招呼都不打,把自己叫出来吃饭只为满足所谓同事的好奇心?

喻文州想表达什么?想警告自己不要再插手他的交友圈?想让自己看清楚他身边到底围了多少人?不管喻文州想表达什么,他这做法都让周泽楷感到些不一样的意味。

周泽楷沉思片刻,唇角突然挑起个浅浅的弧度。他不常笑,笑起来格外好看。

喻文州看得微愣,接着听到周泽楷轻飘飘来了一句:“没事,不在意。”

“那就好。”喻文州松了口气。

周泽楷绕到车边去拉后座的车门,又跟黄少天来了次短暂的对视,黄少天很快移开了视线,转回去乖乖坐好目视前方,但周泽楷还在看他,带着审视。黄少天察觉到了,回头瞅瞅他:“不上车吗?”

周泽楷收回目光,乖乖钻进车里。

黄少天唠唠叨叨起来:“哎,你想吃什么?海鲜自助想吃吗?我知道有一家特好吃的,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哦对了,你叫什么啊?”

喻文州替他说:“周泽楷。”

“哦周……周?”黄少天小心地瞥瞥喻文州的侧脸,喻文州只是点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黄少天又瞅瞅后视镜,再次看进周泽楷的眼睛里。

周泽楷眼中是赤裸裸的敌意。

黄少天后背一凉,头发都要炸起来了,心哐当沉下去,砸出好多细密小气泡,接着大脑里疯狂尖叫起来。

我操,这个周泽楷,看来还真不是个普通的弟弟啊。

黄少天小心思转的飞快。他笑了一声,张口就来:“哎文州啊,我有个亲戚家的女孩也在这学校上学,今年刚高考完,长得挺好看的,不如我把她叫出来咱们一起吃饭?同一个学校的可以相互照应一下嘛对吧。”说完就要掏手机。

喻文州皱眉:“别闹了。”

周泽楷说:“好啊。”

两人同时出声,黄少天眨巴眨巴眼睛,余光注意着喻文州的脸色。

喻文州完全没料到周泽楷会这样回答,眉心拧的更紧了,认真看了看后视镜中的周泽楷。周泽楷低着头,一脸云淡风轻心不在焉。

黄少天喊他:“喻总?”手机停在通讯录界面,好像随时准备打电话。

喻文州回了神,声音温和:“少天,别玩了,小周不喜欢的。”

就这么替周泽楷下了定论。

周泽楷立刻盯紧了喻文州的侧脸,心口一麻,跟被开了一枪似的。喻文州独断专行的做法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丝毫不开心,心底反而涌出些诡异偏激的满足。

他垂下了眼眸,笑了一下,模样十分乖顺。

轻声说:“恩,我不喜欢。”

tbc

阿西吧老是忘放bgm!!

陈粒《小半》

看这个喻!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喻,他对我周也有很强占有欲的(doge)

 /  热度: 446评论: 60
评论(60)
热度(44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