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07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我天,终于写到这了!累死!终于崩盘了

少天冤枉,翔翔无辜,虐喻是分分钟的事儿,我周要翻身了

07

 

饭桌上黄少天表现出了对周泽楷极大的兴趣,周泽楷起初很烦,但又找不出合理的理由溜掉,只能硬着头皮扛黄少天的语言攻击,后来听多了就不觉得烦了,因为黄少天叨叨的全都是喻文州相关的事儿,周泽楷以前没听过,心里怪好奇的。

中途周泽楷去洗手间的工夫,黄少天赶紧凑到喻文州旁边说悄悄话:“诶,你弟弟还挺可爱的啊。”

喻文州笑而不语。

黄少天声音更低:“但他不直吧,你家大老板能乐意吗?”

喻文州一惊,但面上还算平静,只是分神多看了黄少天几眼:“不直?”

“恩?难道我看走眼了?”黄少天挠挠脸,“他不是喜欢男人吗?”

喻文州装不下去了:“你怎么知道的。”

黄少天笑得很暧昧:“同类的直觉。怎么,你不知道你弟弟是弯的吗?你这当哥哥的不称职啊。”

正戳在喻文州难受的地方,他真没在意过周泽楷的性向,周泽楷跟他坦白之后,他还自己跟自己生气了好长时间。他以为自己足够关心周泽楷了,但在很多地方他根本就没下功夫。他对周泽楷的关心很片面,用黄少天话说就是“以为你是养了个情人”。

喻文州无言以对,搪塞道:“我以前没多想。”

黄少天逼问:“那他以前有过女朋友吗?”

喻文州:“没有。”

黄少天:“那不就得了,他这样一张脸,十八年了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你就没觉得奇怪?”

喻文州:“……”

黄少天哼笑:“喻文州,你是不是压根就没有想过……他会去找女朋友。”

喻文州眨眨眼睛,不置可否,但他的默认等同于答案。

怎么说呢,他还真……没想过这种可能。周泽楷太黏他了,从没表现出过对其他人的兴趣。喻文州以前没觉得不好,现在事儿都积在一起,他终于觉出点不对劲儿,虽然好像已经晚了。当下立刻后悔,早知道早带周泽楷跟黄少天吃一顿饭,自己也不至于预防针都没打就被周泽楷猛甩大招。

喻文州按按眉心:“我以为是他眼光太高……”

黄少天耸肩:“恩,他是你弟弟嘛,应该从小就跟在你身后盯着你吧,一直盯到大,眼光不高就怪了。”

喻文州:“什么意思?”

黄少天:“夸你的意思。”

说完,黄少天突然觉得后背凉凉的,回头一看,果然看到周泽楷站在两人身后,面无表情,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黄少天对他笑笑,拖着椅子跟喻文州拉开些距离。

 

孙翔晚上打完球,累的要死要活从体育馆回来,刚走到宿舍楼底下,远远就见周泽楷从一辆车里出来,孙翔本打算跑两步跟他打个招呼再一起上楼,没想到车里接着又出来两个人。孙翔远远看着,其中一个是之前见过的,周泽楷的哥哥。另一个很陌生。

看这样子,周泽楷是跟哥哥出去吃饭了?

天色晚了,他们停车的地方没在宿舍正门口,人不是很多。周泽楷没跟喻文州说再见,直接转身上楼,身上带着一层冰。

周泽楷腿长步子大,孙翔目测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自己跑着也追不上,干脆也就不追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并没急着离开。

孙翔抱着球慢悠悠往宿舍大门走,路过车边的时候没忍住放慢了速度,竖起耳朵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黄少天倚着车门,叼上根烟,眼睛还盯在周泽楷的背影上,愤愤道:“你也太宝贝他了,还不让当他面抽烟,我操,你真是难为死我了,我憋了一路。”

喻文州也叼着烟,“嗯”了声,低头摆弄手机回信息。是李想发来的道歉短信,字字诚恳,但喻文州还没消气,回复的语气自然不怎么好。

黄少天回头看看他,突然笑了一声:“喻文州,你觉得我人怎么样?”

喻文州不带思考的:“工作认真效率奇高,是个好员工。”

“啧。”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我不是说这个,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喻文州笑得凉凉的:“呵呵,挺好啊,挣得多不乱搞的绝世好基佬。”

黄少天差点把烟笑掉,他从来没隐瞒过自己的性向,全公司上下没人不知道黄副总裁是个同性恋,喻文州当然也是知道的。

黄少天笑够了,清清喉咙:“你跟那个小男生还好着呢?”

“恩……算好吧。”喻文州眨眨眼睛,黄少天问得真是时候,他正回着李想短信呢。

“哦。”黄少天哼笑,突然说:“那你把你弟弟联系方式给我一个呗。”

喻文州的目光终于从手机屏幕里移开了,他转头去看黄少天,两人之间隔着车与烟。喻文州微微皱眉:“你说什么?”

“给个联系方式呗。”黄少天耸肩,“你不说我绝世好基佬嘛。你看,你送他的衣服还是我帮着挑的呢。你放心咯,我可以认真跟他谈恋爱啊,你告诉我你一个月送他多少东西,我可以比你送的更多,你告诉我你有多宠他,我可以比你更宠,行吧?”

孙翔听到这儿,脚下一滑,差点把球摔出去,他不敢再听了,抱紧了球三步并两步冲回了宿舍。天太黑了,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没注意到他。

喻文州直勾勾盯着黄少天,没什么表情,也不说话。

黄少天一脸轻松:“怎么了,不舍得啊?”

喻文州依旧看着他,半晌,轻笑一声:“黄少天,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嗯哼。”黄少天没说话,只是眯起眼睛懒洋洋的勾了勾唇角。

两个人对视许久,直到烟都烧完了。黄少天把烟一扔,拍拍手拉开车门钻回副驾驶:“得了,看把你紧张的,我开玩笑的。你忘了啊,我现在又不是空窗期。”

喻文州吸气,闭了闭眼睛,彻底调整好情绪之后才钻进车里。但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

黄少天翘着腿低头玩手机,一边玩一边哼歌。

喻文州陷在椅子里,没有开车的意思。

黄少天笑:“怎么,真把你吓到了?我真的开玩笑的,这你都没看出来啊。”

喻文州转头看看他,眼底一层凉薄。

喻文州知道,是自己太紧张了。这么明显的玩笑都能被自己当真一瞬间,这可能就是黄少天的目的,那愤怒恐惧失去理智的短短一秒已经足够让自己看清内心了。原形毕露。

所以自己为什么要跟黄少天聊这些呢。黄少天一针见血的本事炉火纯青,自己摆明了是要被吊打的。

喻文州内心无奈的摇摇头。

黄少天瞅瞅他,说:“你干的那些事儿太容易让人想多了。”

“……”喻文州眯起眼睛。

黄少天不继续说了,不想解释。

喻文州撑着方向盘叹口气,声音很无奈:“我知道你的意思。所以呢?你想告诉我什么?的确,我对所有情人所做的全加起来,也没有我对他一个人做得多,那是因为我把他当亲人,我们有血缘关系,所以他在我心里一定是第一位,你明白吗?”

黄少天连连点头:“明白明白明白。你总有你的理由嘛,但你管的太多了。”

喻文州:“我管他什么了?”

黄少天:“你以为他这么多年没有男朋友没有女朋友只是他自己的问题?你以为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所以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文州,其实是你在控制他。”

喻文州呆呆的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说:“你自己都没发现吧。

“我刚刚开玩笑说想跟他谈恋爱的时候……你的眼神仿佛要杀人。”

喻文州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黄少天挑眉:“我不信你只把他当弟弟。”

 

孙翔一路跑回宿舍,隔着老远就能听到走廊上他砰砰砰的脚步声,他一脚把门踹开,江波涛赶紧问了一声:“怎么了,急着回来拿纸上厕所啊。”

孙翔把球扔到柜子上面,撑着膝盖缓了一会,然后叉着腰指着躺在床上的周泽楷:“舍长,你这次瞒不了我们了!我看到你男朋友的脸了!”

周泽楷眨眨眼睛,茫然道:“男朋友?”

“就跟你一辆车的那个啊。”孙翔挑眉,“我都听见他跟你哥聊天了,你这次别想耍赖啊,脱团狗要请全宿舍吃饭,这是舍规。”

这都什么跟什么。

周泽楷觉得好笑,他把耳机摘了,歪头看着孙翔:“你听他们说什么了?”

孙翔挠挠头:“就,跟你哥要你的联系方式啊,还跟你哥保证了呢,说会对你特别好。”

周泽楷“啪”的把耳机掰断在手里。

孙翔吓了一跳,立刻不说话了。

周泽楷呼吸艰难,眼前一片花白。孙翔简单的三两句似乎让他懂了什么,怪不得喻文州会突然带自己见他的同事,明明以前那么长时间都从未提过的。这么反常,原来是这个意思。

自己出柜可不是为了让喻文州帮自己相亲的。

所以喻文州到底把自己当什么。

周泽楷低头看看死在手里的白色耳机,好像是半年前喻文州送给自己的。

他滚滚喉咙,声音冰冷:“他们还说什么了。”

孙翔哪敢继续说,抿着嘴唇装无辜。

周泽楷翻身坐起来,把耳机随便扔进床边的垃圾桶,又问了一遍:“他们还说什么了。”

“……没什么了。”孙翔声音发虚。

周泽楷转头瞪着孙翔,瞪得孙翔头皮发麻,感觉要是再不说,可能就得跟周泽楷打起来了。孙翔可不想在宿舍里跟舍友打架,多影响感情啊。而且孙翔不知道周泽楷为什么要生气,这明明是个好事儿啊?周泽楷前阵子刚失恋,现在就要有新男朋友了,这不挺好的吗?

但周泽楷显然不这么认为。

周泽楷依旧瞪着孙翔,眼睛微微眯起来。

孙翔撇撇嘴,不瞒他了,勉强回忆了一下:“真没说什么了,就说会认真跟你谈恋爱,让你哥放心……嗯……还说你哥送你的衣服是他帮着挑的来着。”

周泽楷猛地站起来,走到衣柜前面,用力拉开了衣柜的门。他眼眶泛红,一件一件往外扯,后来嫌费劲,干脆一整摞一整摞抱出来,全扔在地上,全是喻文州送他的,有的他还一次都没穿过,但他不想再穿了。

全宿舍的人静静看着他的动作,没人敢劝。

他们感觉得到周泽楷很伤心,但他们不明白周泽楷为什么会这样伤心。

周泽楷几乎把整个衣柜清空。

他垂头看看堆了一地的各个牌子各个样式的衣服,又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这件,好的,也是喻文州送的,周泽楷二话没说单手脱掉扔在地上。他就这么裸着上半身,去公共洗手间拖来共用垃圾桶,然后把堆在地上的这些全都扔了进去。

实在太多了,周泽楷扔了五六次才彻底扔干净。

江波涛他们也不能拦着,只是心疼,这些衣服加起来几十万是有了,周泽楷现在一个任性全给扔了,不知道第二天醒了会不会难受。

周泽楷扔了衣服还没停,又去翻抽屉里的东西,电脑平板键盘鼠标,一个接一个的摔。只要是喻文州送的,此时全都是周泽楷的敌人,宿舍地板上一片狼藉。

周泽楷甚至开始解手腕上的表。

孙翔跟方明华交换了个眼神,跑上来用力抱住他。周泽楷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不挣了,他低下头,肩膀开始轻轻地抖,接着全身都在抖了。

他们知道周泽楷在哭,认识一年多,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周泽楷哭。

但只是片刻。

周泽楷很快平静下来,低着头,一动不动。

但孙翔和方明华一点都不敢放松力道,生怕周泽楷再一个冲动干出点儿别的事儿。

全宿舍如被按下静音,气氛紧张,沉默了整整五分钟。

周泽楷静静地等着眼眶湿热的感觉褪下去。

半晌,他终于叹了口气,声音有点哑,但是很平静:“我没事。”

孙翔和方明华试着松了手,见周泽楷的确没什么出格动作,这才算松懈下来。

周泽楷站在宿舍中间又发了会呆,然后踢开地上摔得稀碎的东西,走回床边,一屁股坐在床铺上。他试图让自己保持平稳的呼吸,掀了被子钻进去,手机搁在枕头边上,屏幕正亮着。

周泽楷把它捞过来。是喻文州的短信,刚刚发来的。

周泽楷闭上眼睛,一阵恶心的感觉顶上喉咙,他现在只要看见“喻文州”这三个字,心脏就疼得不能控制,伴随而来的是强烈的反胃的冲动。

他深呼吸了几次把那感觉强压下去,睁开眼睛滑开了喻文州的短信。

喻文州说:晚安。

周泽楷眼前瞬间模糊。

他手一甩,用力把手机摔出去,极其清脆的一声,让它立刻与地上那些稀里哗啦的破烂儿们融为一体。

喻文州,就算你对我再好,我也不会信了。

周泽楷把被子扯到眼睛上面,几乎盖过头顶。

他告诉自己,就这样吧。

他真的不想再看见有关喻文州的任何东西了。

 

tbc

  

我喻太套路

从小养楷楷,然后对楷楷巨好,把楷楷眼光刷到巨高,让楷楷根本看不起别人

然后我喻还不想承认楷楷现在这样是被自己惯出来的,也不想承认自己对楷楷有除亲情之外的感情,还得少天儿捅他一刀他才能看清自己x

楷楷对于我喻来说,一直是个特别稳定的可以控制的因素

我喻没想过楷楷会离开自己,没想过楷楷会有男朋友女朋友,没想过楷楷会关注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他头疼于楷楷的独占欲,也沉迷于楷楷的独占欲,并且从中获取安心感

在我喻心里,楷楷是不变的第一顺位,其他频繁更换的小情人们排在后面不知道多少位开外,喻对楷楷的感情十分复杂,亲情依旧占大比重,所以他才能催眠自己这么长时间

被少天吓了一下之后,我喻总算注意到那些除亲情之外的感情了

可惜楷楷已经不想要了

  

而且就算没有翔翔搞事,这一天依旧会来,楷楷被喻吊了十八年,总会有崩盘的一天

早搞早好啊!不然喻还要继续吊着他的!

楷楷跟喻的区别就是,他对喻的感情是爱情大于亲情的。因为他的成长环境特殊、性格比喻更直接、年龄比喻小很多,所以在他眼里,欲望、迷恋、依赖、偏执都是爱情的一部分

  

……所以这文不是那种虐……双箭头没毛病!就是比较折腾!

 /  热度: 551评论: 92
评论(92)
热度(551)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