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08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哟呵?感觉还没怎么搞,就3500+了,果断停手x

08

 

江波涛早晨五点醒了一次,被下铺的周泽楷扑腾醒的,他好不容易把眼睛扯开条缝歪头往下看了一眼,看到周泽楷正坐在床边发呆,江波涛问了句“你要出去吗”,没等听到周泽楷回答,就眼睛一闭又睡过去了。

再睁眼是九点半,上午没课,全宿舍商量好了把闹铃全都关了。江波涛睁眼第一件事是去看周泽楷的床,干干净净,周泽楷果然已经出门了。江波涛再看看宿舍乱七八糟的地面,头痛欲裂。

对铺的孙翔也刚醒,正懊悔的捂着脸在床上打滚儿。

江波涛抽了张卫生纸攒成团扔过去打他:“你打滚也没用,咱们先把宿舍收拾收拾吧。”

孙翔坐起来,面如死灰:“难道那个人不是舍长男朋友?还是说他俩吵架了?”

江波涛赶紧打断他:“别瞎猜了,你别再提这事儿了。”

他也愁的要命,扶着梯子下床下到一半,自己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接着全宿舍的手机挨个震了一遍,不同的短信提示音轮流响。江波涛只能又爬回床上,把手机捞过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陌生号码:周泽楷新号。

杜明疑惑:“恩?舍长怎么突然换号了。”

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江波涛默默存好,回了周泽楷一句“以前的号还用吗”,很快收到答复:不用了,删了吧。

中午吃饭时候周泽楷也没回来,江波涛他们结伴去食堂随便找了点吃的,吃饭也不闲着,也要偷偷摸摸聊一聊周泽楷。虽然周泽楷以前也偶尔冷冰冰的一看就是不开心,但是这么直白的愤怒他们还真没见过,没想到这么可怕,宿舍都要被他掀顶了。

孙翔闷闷不乐,用筷子捅盘子里的饭粒:“妈的都怪我,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早知道啥都不说了。”

方明华说:“也不能全怪你啊,谁知道舍长G点怎么长的,随便一捅就高潮了……咱先想想怎么安慰他吧。”

孙翔挠挠脸想了一会:“他昨天把衣服都扔了,我去逛个街给他买几件新的?”

江波涛觉得可行:“恩我看可以,下午下课了去,悄悄的,先别让他知道,不然肯定拦我们。”

孙翔总算稍微开心了点,对江波涛比了个OK的手势,低头继续吃饭。

 

黄少天被喻文州打发出去出差半个月,一大早就拖着箱子踹开了喻文州办公室的门,指着喻文州喋喋不休:“行啊喻文州,你公报私仇啊你,前两天明明说了这次不用我出去的,你的脸是姑娘家的脸啊怎么说变就变的,我以朋友身份帮你分析问题,你竟然拿上下级关系来压我,你看我以后还管不管你这些破事儿。”

说完就拖着箱子往外走,走到门口又有几句话想说,于是退回来,继续喋喋不休:“我必须再强调一遍,我对你弟弟没兴趣,我算看明白了,你心眼儿也就针眼儿大,我理解你们这种生意做多了的总是猜忌这个怀疑那个的,但是你不能连我都不相信啊,你再这样我是要伤心的我跟你讲,你要真介意这事儿你就明说,改天我把我那口子带出来当面给你秀一波儿你能满意不。”

这次是真说完了,啪的把门关上,走了。

喻文州好几次想插话,可惜都没找到机会。

黄少天一走,整个楼层都静了。喻文州头很疼,晚上没睡好,一直在想周泽楷的事。他当然没把黄少天的玩笑当真,但他确实介意这个玩笑,这玩笑太血淋淋了,戳得他不知所措。

想了一晚上,依旧想不明白周泽楷,有些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

快下班时候,他给周泽楷打了个电话,没什么事,只是想问问他这周末回家不。周泽楷的号码他倒背如流,懒得翻最近通话,直接手动输了11位数字播出去,两秒后,“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音响起,喻文州竟然没觉得太意外。

最近两个月,他打给周泽楷的电话多半都是有去无回。

他撑着脸发了会呆,直到有人抱着资料敲响了办公室门,他才回神。

手机同时震了一下,他以为是周泽楷,手快刚要点开,却看清了发件人是李想。他眨眨眼睛,没有划开,伸手锁了屏。

 

两小时后喻文州才戳开了那条短信。李想说发现了一家好吃的北京菜,想带他吃。

喻文州把这条短信反复看了十几遍,回复了两个字:好啊。

李想讨好的意思太明显了,可能是不甘心,不想就这么结束这段关系,所以小心翼翼来试探。他年龄小,在喻文州看来都是小孩玩的把戏,看了上一秒就能猜出下一秒的剧情。

喻文州不介意两人再见一面,把事情当面说开。

晚上七点多,他经历了一段高峰堵车,好不容易到了李想说的地方。饭点人多,李想提前去排号了。那家菜馆在综合体的七楼,喻文州坐直梯直接上去,门一开,正面就是那家北京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李想扑了个满怀。

李想看起来还挺开心的:“下一个号就是我们了,我以为你赶不上呢,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喻文州笑着看他年轻洋溢的脸,挺可爱的。

吃饭的时候,对于之前的事,李想没提半个字。他如往常一样,跟喻文州讲自己又在学校遇到了什么好玩的,再吐槽吐槽专业课老师,一顿饭吃得风平浪静。喻文州有点惊讶,心想这孩子也不是看起来的那么单纯傻乎乎的,起码的套路还是有的。他算准了喻文州不会主动过问,打算这事儿就这么翻片儿。

喻文州也不戳破,好脾气的继续陪他吃吃喝喝。

吃完饭李想不想太早回去,拉着喻文州下楼逛男装。

喻文州不想陪他,他就扯着喻文州胳膊耍赖。喻文州对这种小孩子脾气挺没辙的,尤其撒娇,他最受不了。因为周泽楷从来不会撒娇,所以喻文州对这种行为没有免疫。他每次都忍不住会想,周泽楷撒娇起来会是什么样子,肯定特别可爱。

李想趁他发呆的功夫,已经拉着他的手腕拐进男装层了。

喻文州也就没再挣扎。他盯着李想兴致勃勃的背影,想着,正好送他个分手礼物吧。

李想随便挑了几件钻进试衣间,喻文州坐在柜台旁边玩手机,想再给周泽楷打个电话。

门口叽叽喳喳的,进来一群人,喻文州抬头一瞥,发现那几个人有点眼熟,他多看了几眼,想起来是周泽楷的舍友们。

喻文州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周泽楷。

喻文州的目光太明显,江波涛发现了,赶紧拍拍孙翔的肩膀,小声说:“哎,那是不是舍长的哥哥?”

孙翔眯起眼睛偷偷看看喻文州,点头:“是。”

“这也太巧了。”江波涛把孙翔往架子后面推了推,让喻文州看不见他们,这才开口:“他是不是也是来给舍长买衣服的?”

孙翔立刻皱眉:“不会吧,那我们别在这家转了,买重了就不好了。”

江波涛沉思:“舍长以前提起过的,说衣服都是别人送的。”

孙翔踮起脚从架子上面往喻文州那瞅,正好看到李想从试衣间里出来,站在喻文州面前晃了两圈:“这件怎么样?”

喻文州笑了一下:“挺好的。”

孙翔立刻猫腰缩回来,笃定道:“没事,不是给舍长买的,是给另一个人。”

江波涛半信半疑,也垫脚瞅了瞅,看到李想和喻文州的互动,心里咯噔一下,小声嘀咕:“不是吧,舍长的哥哥也弯的啊。”

孙翔颇为感慨的点点头:“大概是家族遗传吧。”

江波涛:“……”

江波涛缩回脖子,不偷窥了,跟孙翔面面相觑。

喻文州绕过架子找到他们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个颇为滑稽的画面。喻文州的出现显然让两人没有防备,都被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喻文州不懂他们为什么这么紧张,温和的笑了一下:“你们是小周的舍友吧。”

孙翔赶紧狂点头。

喻文州眨眨眼睛:“我联系不到他了,你们方便的话,帮我传个话,问问他周末回家吗。”

江波涛忙道:“好好好。”

喻文州又笑了一下:“谢谢你们。”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拎着袋子的李想站在门口等他,有点好奇,探头探脑的。喻文州拍拍他肩膀:“走吧。”

直到喻文州彻底走远了,江波涛才恢复呼吸,一口气憋得嗓子疼。

杜明他们一窝蜂跑过来,叽叽喳喳问:“卧槽那是不是舍长哥哥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江波涛还没来得及解释,手机铃声响起来,是周泽楷。

他想都没想,直接接起来:“怎么了舍长?”

周泽楷声音委屈:“我没带钥匙。”

“啊。”江波涛看了看围在自己身边的好舍友们,明知故问:“宿舍里没人?”

周泽楷:“没有。”

江波涛朝方明华打手势,嘴里继续跟周泽楷讲电话:“我没在学校,估计还得一会儿,明华好像没事,你再等等,他应该快回来了。”

方明华比了个OK手势,先行一步,小跑着撤了,回去给周泽楷开门。

江波涛心累的挂了电话,跟孙翔他们继续挑衣服。

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他掏出手机胡乱翻了翻,盯着周泽楷的通话记录呆愣片刻,一股诡异的想法冒了出来。

不对啊,周泽楷的哥哥明明说了联系不到周泽楷的,可是,可是周泽楷刚刚给自己打完电话啊?手机有电,人也清醒,不可能联系不到啊。

没等想明白,孙翔已经在喊他了:“哎哎哎,来看看这件怎么样!”

 

逛了半个晚上,喻文州有点累,李想倒依旧生龙活虎,颠颠儿的走在前面,抢先钻进喻文州副驾驶位置。

喻文州慢悠悠跟上来,没急着开车,先点了根烟。

旁边李想顿时没动静了,安静下来,车里飘出股奇异的静谧。

喻文州抽掉半根,率先打破沉默,声音温和:“李想,我们到此为止吧。”

果然。

李想料到了他会这么说,情绪立刻冲上来。

一巴掌拍在车门上:“为什么!明明一直都好好的!就因为我说了你弟弟两句吗!我已经道过歉了!我不是故意的啊!是他先说我的!”

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他,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

李想又气又急:“你,你是不是早就想跟我掰了!你就,你就一点留恋的意思都没有?你说好就好,你说分就分!喻文州,我是真喜欢你,可是你把我当什么!你这人是不是,你,你是不是石头做的啊!你要真不喜欢我,妈逼的当时就别跟我谈恋爱啊!”

李想哽咽着,等了一会依旧没有等到喻文州的回答。他摇摇头,开门下车,反手砰的把门关上,跑着消失在喻文州的视野里,头也不回。

喻文州隔着层朦胧烟雾看着他,然后慢慢趴在方向盘上,缓缓吸气,满胸腔都是浓郁的烟草味。还挺疼的。

他想他不会再这样了。

你情我愿与问心无愧毫无关系,他不想玩了。

他累了。

 

tbc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喻文州这个同志,啊,是吧,就是欠操()

他跟李想的矛盾是阶级矛盾啊:我只是想跟你谈谈今天吃什么,你却非要跟我谈感情


 /  热度: 451评论: 61
评论(61)
热度(451)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