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09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懵比,第一次发的tag不显示,后来直接进主页都看不到了,懵比,重发

幼稚的爱耍小脾气的楷楷下线了,且磕且珍惜

 

09

 

当孙翔把四大袋子衣服摆在周泽楷面前的时候,周泽楷彻底傻了。他看看衣服,看看孙翔,再看看其他人,眼中是茫然。

孙翔摸摸鼻尖,不太好意思:“那个,你不是把衣服都扔了吗,我们就,恩,出去给你买了几件。”

周泽楷愣愣的,眨巴眨巴眼睛,突然笑了一下,笑出大大的卧蚕。

他说:“谢谢。”

江波涛一干人等全都松了一大口气。

我操,周泽楷笑了。他们都多久没见周泽楷这么笑了,此时心里激动地跟中了500w彩票似的。

孙翔一放松起来就嘴上没个把门儿的:“舍长,现在你不生我气了吧,啧,以后你哪儿不开心了就说出来嘛,别拿东西撒气啊。”

江波涛捅捅他后腰,他立刻闭嘴了。

周泽楷倒没被孙翔的话刺激到,眼睛依旧亮晶晶的,咬着嘴唇有些沾沾自喜的意味,然后扯了一个衣服袋子抱到腿上,低头翻腾了半天,又来了一句:“谢谢。”

搞得孙翔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解释道:“那什么,肯定没有你以前那些衣服贵……”

周泽楷扬起的唇角慢慢垂下去,他不笑了,嘴唇抿成一条线。

江波涛真是要给孙翔跪下了,搞起事情无师自通。他这次狠拍了一下,拍的孙翔趔趄了半步,又立刻闭嘴了。

但周泽楷并没什么过激举动,他沉默着把袋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放在床上叠好,然后无声轻叹,静静地发了会儿呆。

声音空落落的:“不是的。”

孙翔这次学乖了,谨慎的没接话。

周泽楷抱着衣服往衣柜那边走,淡道:“以前那些,一文不值。”

 

周泽楷突然觉得面前一片无垠空旷,海阔天空。久违的轻松。

他终于可以不用盯着一个人停不下来了,世界里不是只有喻文州,除了喻文州,还有太多他本该看见却从未注意到的东西。

爱是盲目,把一切都蒙上浓雾,他被困在幻想铸造的海市蜃楼里,整日做梦。

喜怒哀乐都只为喻文州一个人,真的很没意思。

周泽楷曾经真的觉得没有比喻文州更好的人,现在想想,大概不是没有更好的,只是他自己看不到更好的,是喻文州对他的控制太过强势,是他把喻文州放在太高的地方,根深蒂固。

但其实世界是很大的。

他终于要从只有喻文州的梦里走出去了。

 

周泽楷不搞事了,整个宿舍都欢乐祥和起来。

全宿舍的人围着桌子啃西瓜,一个个都蹭了满脸的西瓜瓤,江波涛速度干掉几牙儿,心满意足瘫在椅子里摸肚子。周泽楷还在埋头苦吃,肩膀微微缩起来。

江波涛突然想起来,拍拍他的肩膀:“哎,舍长,今天我们出去碰见你哥了。”

周泽楷吃瓜的动作一停,猛地转头看着江波涛的脸。

江波涛给吓了一跳,支吾道:“那个,你哥让我问问你周末回不回家来着。”

周泽楷眼中闪过一些情绪,然后回头继续啃瓜:“不回。”

江波涛无奈:“你跟我说又没用,你给你哥打个电话吧。”

周泽楷模糊应了声。

吃饱喝足再在宿舍空地上转悠两圈,消化好了之后,各自爬上各自的床慵懒颓废。孙翔翘着腿翻豆瓣同城,突然眼睛一亮:“舍长!GAY吧去吗!”

江波涛差点把西瓜吐出来:“咱能别闹……”

周泽楷说:“好啊。”

江波涛把后半句咽回去,呛了两声。

孙翔是个笔直笔直的大直男,特别骚包,江波涛他们吐槽他是夜店小王子。自称全城的夜店都待过,翔哥不知道的那些都是不上档次的。但就是没去过GAY吧,直男嘛,没兴趣。

现在逛豆瓣逛到一家新开的,他虽然不会进去,但可以安利给周泽楷啊。

孙翔洋洋得意了一会,想想又觉得不对,严肃道:“舍长,你现在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啊。”

江波涛不忍听了,戴上耳机装死。

周泽楷平淡道:“没有。”

孙翔点头:“哦,那去GAY吧没什么问题。”

还挺有原则。

孙翔抱着手机又翻了一会,突然激动地一拍大腿:“哎我操!这店开业暖场请了好多超牛逼的乐队!这他妈,堪比小型音乐节啊!我操我操,咱都去吧!”

 

喻文州第三天依旧打不通周泽楷的电话,他终于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了,很后悔之前没留个周泽楷室友的号码,不然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无意义的干着急。

喻文州下班之后心不在焉,等反应过来,已经把车开到了周泽楷的学校门口。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将错就错,打着方向盘拐进了周泽楷的校园。周五的校园比往日要乱很多,处处洋溢着假期将至的喜悦,喻文州把车停在周泽楷宿舍楼下,准备再尝试着打个电话。

周泽楷却没给他这个机会,抢先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看起来好端端的,跟舍友混在一起,还背着包,似乎是要出去玩。

喻文州有些惊讶,推开车门下了车,远远喊了一句:“小周?”

周泽楷背影一僵,顿了几秒才转过身来,没什么表情。

江波涛瞅瞅他,小声说:“你哥找你有事?要不我们明天去?”

孙翔立刻摇头:“不行不行,明天就不是这几个乐队了。”

“……”江波涛对着孙翔的后脑勺抬手就是一巴掌。

周泽楷说:“就今天。”

他往喻文州那边走了两步,又回头补充一句:“等我两分钟。”

喻文州倚着车门远远看着他,眼中有些疑惑,他觉得周泽楷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但又说不出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了。

对于此时的周泽楷来说,直面喻文州是很需要勇气的。他做了好久心里建设,才敢面无表情若无其事的走到喻文州面前。

他也不说话,意思很明显,他在等喻文州先开口。

喻文州温和地笑了一下:“你手机怎么了?我好几天都打不通。”

周泽楷短促皱眉,偏开了视线。

见他这反应,喻文州没再细问,换了个话题:“明天回家吗。”

周泽楷没有思考:“不回。”

喻文州无奈的看着他:“你都好几个月没回去了,爸真的想你。”

周泽楷没搭腔。要是真的想,早就来学校看自己了,又不是不知道他学校在哪。他又不傻,喻文州总把他当小孩,对他撒这种无伤大雅的谎,其实根本没有一点意义。

周泽楷直说:“还有事吗?”

语气太过疏远太不客气了,喻文州再好脾气也不太能接受他这么冷淡。

喻文州轻蹙着眉,目光带了些审视和责怪,声音倒是依旧温和:“小周,别任性了。”

周泽楷瞳孔骤缩,周身气压炸了一下,反问道:“任性?”

喻文州无声轻叹:“你哪里不开心,可以直接告诉我啊,你什么都不说,还要跟我赌气……”语气是惯用的宠溺又无奈,与以前没有任何区别,是周泽楷最喜欢的语调,曾经沉溺其中不愿清醒。

周泽楷恍惚片刻,目光慢慢软下来,泛潮的瞳仁里藏着很多欲说还休的情绪。

他垂眼盯着喻文州的衬衫领口,第一个扣子没有扣好,可以清楚看到锁骨的凹陷,轮廓如朦胧远山。

看着看着,心底竟然诡异的沉静下去。再无波动。

他听见自己对喻文州说:“你不会懂的。”

你不会懂的,其实我自己也不懂。不懂为什么会对你产生如此异样的情绪,不懂我们为什么不会像其他兄弟那样完美的亦近亦远。

但喻文州显然不接受这样敷衍的答案。

什么叫“你不会懂”?周泽楷是他亲弟弟,他不懂,又还有谁能懂?

喻文州已经快要笑不出来了,身体里残存的丁点耐心为他支撑起最后的温和:“小周,不管怎样,你都先告诉我,好不好。”

周泽楷与他对视,目光中有千尺寒冰。

周泽楷闭了闭眼睛,轻笑一下,乖乖说:“好。”

喻文州松了口气。

接着,他听到周泽楷声音低沉,平静决绝,似是带着强力蛊惑的致幻剂。

 

周泽楷说:“哥,我喜欢你。”

 


tbc

 

 

 

周泽楷:“哥。”

喻文州,卒。


 /  热度: 449评论: 46
评论(46)
热度(449)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