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昊翔】成年 01

这篇不长!

 

01

 

中午十二点整,孙翔的手机催命一样响个不停,他洗澡洗到尾声,听到动静随便一擦就冲出来了,以为是什么要紧电话。抓起手机一瞅,屏幕上弹着个日历的提示框,框里四个字“唐昊生日”。

孙翔脸色刷的黑了,手指一划把提醒关掉,甩着滴水的头发跑回去找吹风机。

 

他的手机是半年前换的,从iCloud上同步了数据,找回来好多几年前玩过的游戏,当然,跟着回来的还有照片、备忘录、短信记录等等,孙翔毫无防备,顿时满手机里都是唐昊,相册里装满唐昊的照片,备忘录里是唐昊每次来找他时的酒店地址和房号,短信记录里还有好些过期情话。

以前他俩好着的时候,孙翔用的就是这牌子的手机,所以这些东西都被存得好好的。

但他们早就分手了,这些过去的青涩痕迹只会让孙翔觉得自己当年是傻逼。他很是憋气,当晚上就把所有有关唐昊的东西删了个干干净净,一根毛都没给留下。

谁成想日历的备忘里还留了这么一手,当时没立刻发作,潜伏了大半年,现在可找着机会蹦出来了。

孙翔吹干头发换好衣服,叉着个腰,站在茶几旁边跟手机激烈对视,最后踹了一脚沙发,心想反正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自己没必要再矫情这些。

想开了的孙翔给唐昊发了条短信。

孙翔:生日快乐哈

半个小时后唐昊回复:谢了

你看,很正常嘛。时间过去这么久,也应该看开了。

孙翔把手机一揣,哼着歌出了门。

 

下午三点多,唐昊又一条短信发过来:晚上出来吃饭吗?

孙翔正在自家战队休息室里玩手游,屏幕上边蹦出推送条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扔出去。他完全没料到唐昊会再联系自己,这感觉很奇幻,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浑身的毛都炸开了。心里直犯嘀咕。

我靠,唐昊这几个意思啊,想约自己?不约!

没等他想好回复,唐昊又来一条:你在北京吗

孙翔面色不虞,心里倒慢慢平静了,暗暗冷笑一声。

唐昊这就是赤裸裸的搞事,没什么可纠结的。孙翔冷冰冰的回他:不在。

果然,唐昊没有再发短信过来了。

下班后孙翔熟练地挤上地铁钻到惯常的车厢角落里戴上耳机打游戏,中场休息时,点开微信刷了刷朋友圈。刘小别一分钟前的一条排在最前面,地铁里信号不好,图片没刷出来,孙翔只看到了文字:好兄弟又见面了![啤酒]

地铁减速,窗外快速闪过站台的明亮灯光和人山人海。

孙翔的4G立刻回归,图片啪的蹦出来,是一张四人合照。

孙翔睁大眼睛,一眼就看见照片正中间是唐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先看见唐昊,大概是视线的习惯。唐昊左搂右抱,挑起一边唇角,笑得痞痞的,旁边坐着邹远,另一边是刘小别和徐景熙,看背景应该是在某个酒店的包间,桌子很大,孙翔数了数餐具,起码数出了七八个人。

孙翔立刻就不能忍了,也不管下一站是哪儿,反正到站后立刻奋力挤下车,坐在地铁站的椅子上给刘小别打电话。

刘小别好半天才接起来,那头嘈杂的声音让孙翔皱起了眉。刘小别大着嗓门,很是亢奋:“哎孙翔!”

孙翔没好气儿:“我靠你们聚会都不叫我的,是不是七期聚会,啊?还把不把我当兄弟了!”

刘小别沉默一会,疑惑:“你不说你不在北京吗?”

孙翔怒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在北京了!”

刘小别无辜:“唐昊说的啊,说你跟他说过了。”

“……操。”孙翔咬牙:“你是不是傻,他单独来问我,我能老实儿说实话吗?我根本不知道你们要聚会。”

一听孙翔是要暴走,刘小别赶紧安抚:“好好好,我的锅我的锅,行了吧。不过这次也就是巧了,人多正好聚一下,这不是唐昊生日吗。”

孙翔吸气,瞪着天花板。

刘小别笑中带着调侃:“所以?你来吗?”

孙翔抿着嘴唇抉择许久,仿佛在做一个非死即活的重大决定,半晌,沉声道:“来。”

刘小别笑嘻嘻:“成,我们在金鼎轩,雍和宫A口,才刚开始吃,菜都没上齐。你快来,等你!”

说完啪的把电话挂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孙翔气鼓鼓的,捏着手机缓了一会,颓然的起身去看地铁换乘路线。

 

孙翔推开包间门时,一桌子人齐刷刷回头看他,颇有万众瞩目的架势,孙翔挑眉笑笑,十分受用,视察般扫了一圈,瞥到正对门口的唐昊时,目光短暂停留。

他们好几年没见了,唐昊看起来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个气质那个表情,胳膊搭在椅背上,身子半侧过来。

孙翔笑得很敷衍:“唐昊,生日快乐哈,我来得太急,也没准备什么礼物。”

唐昊扬了扬下巴:“心领了,礼物多见外啊,咱俩谁跟谁。”

“……”孙翔恶狠狠的咬紧了牙关。徐景熙见状,赶紧把孙翔往自己旁边的空位置拖:“来来来,先吃点东西,都凉了!”

孙翔黑着脸被徐景熙扯着走,那个给他留出来的空位置倒是极好,跟唐昊是大对角,俩人之间的距离是圆桌的直径。看来是考虑足了他俩关系尴尬,特意给他选的。孙翔很满意,脸色缓和了些。

大家继续吃吃喝喝扎堆聊天,孙翔跟刘小别熟悉一些,但刘小别坐在唐昊身边,跟孙翔隔了好几个人,孙翔没法搭话,只能先埋头吃菜填饱肚子。徐景熙怕他尴尬,凑过来跟他唠嗑。

“孙翔,你们俱乐部现在是不是挺好的啊。”

孙翔点头:“还可以吧,但是我那个分部成绩一般,不知道明年能不能给我换到别的队去。”

他们都退役好几年了,荣耀没有以前那么大热,近年倒是有很多新游戏上线,百花齐放群雄逐鹿,跟着多出好些新的电竞俱乐部,大部分都是多栖发展,孙翔现在待的这个就是现下电竞行业里最大的几个俱乐部之一。

他也不是没想过干点别的,但别的东西带给他的兴趣和热情远不如游戏带给他的多。

徐景熙问:“那你现在还玩荣耀吗?旁边就有个网咖,刚刚我们还商量要不要去玩俩小时。”

“偶尔玩。”孙翔伸着筷子把盘子里最后一个烧麦戳了个对穿,抬头时不小心跟唐昊对上了眼,唐昊已经放筷子了,瘫在椅子里和刘小别聊天,目光相撞的瞬间俩人同时偏开了视线。

孙翔抿抿嘴,低头继续谈荣耀:“那个,等级上限开到90之后我就没怎么碰了,新技能没好好练,玩着手生。”

徐景熙立刻很有兴致:“我最近有练战法的!卡就在我包里,等会咱俩试试,不一定谁赢谁呢。”

孙翔丝毫不怂:“来就来,让你感受被翔哥支配的恐惧!”

孙翔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唐昊那边,刘小别一起身,他立刻转头看过去。刘小别招呼大家坐到一起:“难得这么多人,我们拍个大合照。”

孙翔没动,被徐景熙扯着胳膊拽起来。

唐昊是聚会男主,理所当然站在人群最中间,孙翔难得低调,悄咪咪站在最外围,刘小别把手机调到相机界面塞给服务员,飞快跑到孙翔旁边站好,胳膊一甩用力勾在孙翔脖子上。

一群人干巴巴地对着镜头微笑。

刘小别面上笑着,小声对孙翔说:“哎,你跟唐昊,这么多年一直没联系?”

孙翔一听,立刻笑不太出来了,嘴角僵硬:“废话,都分手了,老子不可能理他。”

刘小别愁:“你们当个正常朋友也是可以的嘛,现在这样多尴尬。”

孙翔彻底不笑了:“当朋友更尴尬。”

服务员摁下了拍照键,举着手机说:“拍好啦。”

刘小别立刻松开孙翔,跑过去拿回手机,顺便手快发了个微博,迅速被粉丝们轮了起来。刘小别退役后去直播平台当主播,粉丝不少反多,每次出动都如蝗虫过境。

等孙翔打开微博看到那张照片时,转发已经飙到好几千。

他随便翻了几条评论,差点吐血。

粉丝A发现华点:翔哥怎么一脸不爽哈哈哈哈,八个人里就他没笑!

粉丝B好心回答:因为这是昊哥的生日会嘛

粉丝C不耻下问:这跟唐昊有什么关系?入坑晚不懂啊啊啊!求问他们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粉丝D乐于助人:就撕逼了呗,具体原因没人知道,反正突然有一天就相互取关了……当时还有人在昊哥直播的时候刷弹幕问过的,昊哥语气很不好,说不要再提他了,然后就把直播关掉了。两家粉掐得昏天黑地,不信你看看评论,现在也在掐

粉丝E目瞪口呆:天呐,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儿

粉丝F摇头叹息:陈年旧料了。直到现在他们也没互关,这都快五年了

 

tbc

妈哟手里一把坑……

憋急,我……一个一个慢慢填哈(瘫痪)

 /  热度: 271评论: 44
评论(44)
热度(271)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