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昊翔】成年 02

天呐,进度奇慢……这样下去……(绝望)

02

 

孙翔处处躲着唐昊真不是对唐昊还有什么念想,只是他在这方面很是敏感,简单说就是记仇小心眼儿。当时是孙翔忍不下去提的分手,分手前一个月两人大吵过一次,关系已经如履薄冰,继续耗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孙翔不屑于拿分手当要挟,所以既然说出来了,就真的是不能回头的……反正孙翔觉得没有回头的可能。分手短信发出去,唐昊果然如他料想那般没有丝毫挽留,只是回了条消息:“孙翔,我操你妈逼。”

从此算是彻底掰了。

 

饭后他们还真结伴去了旁边的网咖,退役之后就不需要处处紧张怕人认出来了,搁在以前,他们肯定不敢如此肆无忌惮进出网吧这种地方。

唐昊把大家的身份证都收来准备一起开机,唯独略过孙翔,似乎是要尽力避免两人之间的一切接触。孙翔并没有因为这样的行为而难堪,反而挺感谢他,自己开开心心掏了身份证递给前台。刘小别他们看在眼里叹在心中,站在旁边颇为尴尬,两个当事人倒是十分坦然。

徐景熙戳戳孙翔,小声问:“你带卡了吗?用不用借个号?”

“不用,我有。”孙翔把证件拿回来塞进钱包夹层,熟练地去翻旁边的其他几张卡,翻到一半突然停了动作,手指不上不下的僵着。他眨眨眼睛,感受到旁边一道意味不明的视线,转头去看,目光猛撞进唐昊眼底。

孙翔不自在地拧起眉,把钱包一收,对前台说:“租一张荣耀的卡,战法。”

 

一楼人太多,他们乌泱泱一起去了二楼的单间,徐景熙坐在孙翔旁边,两人兴致勃勃插卡准备来场同职业切磋。孙翔一边改键位一边熟悉技能,荣耀这游戏两天不碰都会手生,孙翔近年一直带队搞别的游戏,很久没认真玩荣耀了。他对空做了几个基础操作,试图快速唤醒骨血里的旧日记忆。

徐景熙探头看他屏幕:“你这号装备怎么样?开修正场吧?”

“恩修正场吧。”孙翔歪头瞅瞅屏幕里的角色,嫌弃地撇嘴:“这外观也太丑了吧。”

刘小别坐他对面,听了立刻嘲笑他:“网吧的卡,给你满级就不错了,你还指望它能跟一叶之秋同模?”

就你话多。孙翔不耐烦地瞪他一眼,吸吸鼻子没吭声。

徐景熙开了个房间,刘小别他们问了房间号,全跑来围观。

孙翔敲着键盘控制角色原地跳了几下,模样颇为急躁,倒计时321,开始的瞬间便提着战矛猛冲上去,一如昨日飒爽潇洒不知退却,孙翔试图抢先手,起手龙牙却被徐景熙躲过,迅速拧身也回敬他一记龙牙。

孙翔挑眉笑:“战法的套路。”

两个角色的技能循环几乎无差,但气势相差很多,孙翔进,徐景熙退,徐景熙本职治疗,主动攻击的意识要弱上很多。孙翔穷追猛打,三次技能命中,有了炫纹加持后愈战愈勇,手速狂飙。他认真起来表情十分严肃,唇紧抿着,浅棕色的瞳仁里闪烁专注的光明。

孙翔手上连按几个组合键,鼠标一推,屏幕里乌金矛尖猛然上挑,一记天击打出对方一个浮空,徐景熙躲闪不及,嘀咕一声“我去”,孙翔意识顶尖,短暂浮空足够他接上一套连招,龙牙连突圆舞棍,普攻龙牙落花掌,此时的场面是孙翔占了绝对上风,眼中光明更盛,不自觉咬了下唇,无声笑起来,神色颇为嚣张。

他技能交的迅速,视角不断变换,闪过场外的时候,瞥见刘小别他们全都坐在旁边观战。

第一次孙翔没空在意,第二次视角再转过去,他眼尖的看清其中一个角色头顶id:负青天。

“……”孙翔一个恍惚,手上失误摁滑了键,技能没跟上,立刻被徐景熙抓住空隙反打一波。

他赶紧回神勉力招架,有些心不在焉。

负青天。毫无疑问是唐昊的角色,这还是孙翔帮着起的名字。当时两人一起建小号,跑到网游里为祸四方,抢野怪逛地图看风景。孙翔那号也留着,就在钱包里装着,id是绝云气。当时他得意洋洋对着手机给唐昊念百度百科,磕磕绊绊的:“有鸟焉,其名为鹏,恩……背若泰山,翼若什么什么什么……呃,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唐昊听得头都大了,皱眉:“说人话!”

“绝云气,负青天!帅不帅!”

孙翔扑上床打滚,被唐昊抓住脚腕拽到身边。唐昊本以为孙翔会想出什么“春城扛把子”“魔都小霸王”之类,早就做好了提反对意见的准备,万万没想到孙翔这次远超平日水准。

孙翔翻身坐起来,脸上写满求表扬求夸奖,唐昊笑着推了他一把,说:“恩,还可以。”

 

孙翔一记斗破山河终结比赛,屏幕里的角色还剩下不到百分之十的血。观战许久的刘小别立刻举手:“来,咱俩再比一场。”

一晚上没人闲下来,都在竞技场里翻滚,孙翔胜率奇高,鼻孔都要仰天上去了,拽的二五八万的,嚣张道:“还有谁!”

半分钟后地图对面站了个流氓角色。

孙翔立刻不闹腾了,挺直后背,哼了一声。

如果说方才那几场都是娱乐和消遣为上,那这场孙翔是真的百分之一百二的专注,神经紧绷,注意力集中,如站在总决赛的擂台上那般认真。

他不想输给唐昊的,但场面却不如他所愿。起手失误,战法被流氓贴身压着打了一套,落了下风。

邹远站在他电脑后面观战,忍不住提醒:“用90级大招啊!霸体强控的!”

孙翔专心起来根本听不见外界的声音,眉心紧拧,磕键盘甩鼠标,竭力想要翻盘。他不熟悉后来出的那些新技能,怕用了之后打破技能循环,所以干脆一个都不碰。

刘小别感叹:“哎,你这是还活在五年前啊。”

这句话倒是让孙翔听见了,心脏咯噔一下,一口血堵住。面色顿时十分不好看,把鼠标一扔,干脆不打了。

唐昊见状,扯开嘴角笑:“怎么了,输不起啊?”

“放屁!”孙翔气得要死,拍了桌子就要发作,邹远赶紧按着肩膀给人压回椅子里。

孙翔深呼吸几个来回,恶狠狠地盯着屏幕里嚣张的流氓,试图让身体里乱窜的那股烦闷平息下去。

半晌,他低下头。别扭地开口:“这号你还练着啊。”

沉默许久,唐昊才闷声回答:“恩。”

 

玩到很晚,大家依依不舍下机离开,几个要回宾馆的,还有几个准备回家的。这次没人开车,一行人说说笑笑走到地铁站门口了,才发现地铁已经停运了。倒是给了他们一个继续打游戏的好理由。

刘小别意犹未尽:“要不咱网吧包夜算了?”

大家都没玩够,纷纷同意,唯独孙翔摇头:“不行啊我明天上班,后天比赛日。”

刘小别问:“那你准备回家?”

孙翔整张脸都皱起来了:“太远了,不想回。”

其实孙翔的俱乐部离这挺近的,也就两站地铁,比家近多了。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孙翔懒得折腾,想着干脆去俱乐部休息室里凑合一晚算了。

孙翔不得不跟大伙儿挥手告别,委屈巴巴的:“那个,我回俱乐部睡沙发去,你们好好玩啊。”

唐昊听闻,哼笑一声,无奈地撇着唇角,从钱包里抽出张房卡递到孙翔面前。

“你干嘛啊!”孙翔吓了一跳,目光尖锐地盯紧唐昊的脸,浑身炸着刺。

唐昊语气嚣张又不耐,抖抖指间的卡:“我宾馆离这近,你睡我屋吧,反正我们刷夜不回去。”

孙翔僵着没反应。

唐昊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又抖了抖卡,催促道:“快点的。”

孙翔愣愣地接过,不确定道:“你真不回?”

唐昊嗤笑:“怕我回去偷袭你啊。”

“操,不是!”孙翔急迫地解释,“我是怕你回来太晚,我睡着了没法给你开门!”

说完自己都愣住了。

心里弹幕顿时狂飙,要完要完要完,这句话好像说得太过暧昧了,要完要完要完。今天他从见到唐昊开始就一直紧绷着神经努力在气势上压过唐昊,旧情人重逢嘛,这种心态很常见。他憋了一整个晚上,还算成功,谁成想现在一不留神就要功亏一篑。

孙翔整个人都懵逼了。

唐昊看他这样,暗暗觉得好笑,破天荒没逞一时口舌之快。

唐昊说:“没事,我要是回去的话,可以找前台要备用房卡。”

……竟然没怼自己。

孙翔松了一大口气,肩膀都垮下来,声音空落落的。

“哦,那谢啦。”

 

四月的夜晚不热不冷,孙翔两手揣兜,一边走一边愤愤地踢着颗小石子。

他平时都飞扬跋扈的,唯独碰上有关唐昊的事就要十二级戒备,搞得唐昊很特殊似的。好吧,确实是很特殊。平时两人没见面没联系的时候怎么都好,现在突然打照面,孙翔实在不习惯,处处别扭,说的话做的事都不像自己了。

耳边又响起刘小别那句:你这是还活在五年前啊。

刘小别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孙翔就是能听出别的意思。

活你大爷的五年前啊!

孙翔飞起一脚用力把小石头踢出老远,眼睁睁见它嗒嗒嗒地蹦进灌丛,炸出一只警惕的白色野猫。

 

tbc

《逍遥游》的完整句: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绝云气,不就越云嘛!所以这个id给翔翔了(敷衍)

 /  热度: 234评论: 24
评论(24)
热度(234)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