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15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我感觉我的套路已经被看穿了……这还了得!?

好不容易甜一甜,你们竟然,竟然已经预知到后面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啊兄弟们!!

哎……搞事前再刷一刷糖分吧x……我觉得这章还是很甜的x,喘口气,过渡过渡

15

 

喻文州睡的迷迷糊糊的,觉得很热,本能往旁边挪了挪,却被拦腰的一股力量硬搂回去。喻文州被折腾醒了,半张脸往枕头里蹭,发出几声模糊的鼻音。接着听到身后一声很轻的笑声。

这声音把喻文州从朦胧中猛扯了出来。

他整个人僵着,触感慢慢复苏,有人从背后抱着他,温暖的心口贴住他光裸的后背,恢复工作状态的大脑帮着回忆起了昨晚上的一切。

喻文州绝望地闭上眼睛,彻彻底底体会了一次溺水窒息。

周泽楷见他醒了,立刻不老实起来。两人明明已经贴得很紧没有缝隙了,他却还非要搂着喻文州的腰用力往自己的方向扯,好像要把喻文州彻底揉进身体里。喻文州试图抗争,但腰上实在使不上力气,只能轻叹一声随他去了。

周泽楷鼻尖蹭着喻文州的后颈,带来些清冷的气息,接着湿润触感蜻蜓点水落在他皮肤上。喻文州一抖,打了个寒颤。

他反手推了推周泽楷的胳膊,哑声道:“别动……”

周泽楷当然不听他的,继续舔他烫热的皮肤,慢慢吻到耳侧。大早晨的都不经撩,喻文州压着喘息,头微微后仰着,暴露出脆弱的喉结。

见他如此反应,周泽楷动作更加直接,手顺着腰线往下摸,毫不费力拉开了喻文州一条腿,屈起来反凹着踩在身后的床铺上。喻文州躺的别扭,大张着腿的姿势让他很没有安全感,本能地弓起腰想跑,臀缝却正顶在周泽楷胯间。这下更是溜不掉了,被掰着脑袋艰难接吻。

喻文州实在耗不过,接吻缝隙小声的劝:“我要去公司开会的,等我回来好不好。”

周泽楷咬他下唇,答的利落:“不好。”

喻文州头痛欲裂,却说不出什么更好的制止的理由。周泽楷一条胳膊圈在他胸前不让他跑,另一只手已经摸到他小腹了,微凉的指尖轻轻按着他滚烫的腿根儿,又熟稔的往更隐秘的地方探。

喻文州感受得到周泽楷毛孔中涌出的淡淡欢欣。他实在有些头疼,但宠溺成了习惯,他无法在这种时候对周泽楷说出什么破坏气氛的重话,他不想,也不敢。所以只是象征性的挣了挣,不构成任何威胁。

周泽楷就着侧躺的姿势从背后进入,喻文州后腰一麻,轻哼出声,手指扣紧了床沿。周泽楷动作轻柔了很多,颇为缱绻,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暗潮比之前铺天盖地的霸道更加可怕,喻文州几乎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身在何处。周泽楷掰着他的腿认真找合适的姿势,呼吸都是温柔的。

就这么耗费掉大早晨宝贵的一个小时。

做完后喻文州被抱着翻了个身,总算看清了身后周泽楷的表情。周泽楷眉目软软的,眼中有明亮的散不尽的花火,盯着喻文州看时小心翼翼又讨好。

喻文州心底泛酸,没忍住凑上去吻了吻他的鼻尖。周泽楷的眼睛顿时更亮了。

太容易满足了。

真的是小孩子啊。

 

喻文州没骗周泽楷,他是真的要回公司开会,一下床就急急忙忙洗漱穿外套给助理打电话准备出门了。腿还是软的,睡眠不足,后背都微微垮下去。

周泽楷不急着回学校,蹭在喻文州的沙发上看他忙忙碌碌的背影。

喻文州走前站在玄关回头看他,眉心微微蹙着,但眼中是重重的无奈和宠溺。

喻文州小声说:“我先走了,你也快回学校吧。”

周泽楷不说话,跑过来一把抱住他,又蹭上半天不肯放手,眼中的不舍几乎要化成实体满溢出来了。

喻文州不自然地别开视线,稍稍用力挣脱这个撒娇般的拥抱:“我真的要走了,车在楼下等着呢。”

周泽楷抿着唇,不情不愿地点头:“我在家等你。”

“别瞎闹,快回学校吧,别耽误课。”

喻文州的手机震起来,是助理在催,他不能再耽搁了,转身出了门,潦草地对站在门口的周泽楷挥了挥手。

走得急了,腰腿更加难受,喻文州咬牙努力忽略掉那些纵欲过度般的身体不适,大步走到车前钻进副驾驶,坐下时忘了缓冲,没忍住倒抽了一口气。

助理吓了一跳,一边倒车一边瞥他:“没事吧喻总?”

喻文州疲惫的摇摇头,系上安全带调整了座椅靠背,准备睡上一觉。

助理也就没再多嘴。

喻文州把脸偏向窗外的方向,一闭上眼睛,脑中就涌出周泽楷的脸。近几天都是这样,他已经习惯了,所以此时只能算是闭目养神,距离彻底睡着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一想起周泽楷欢欣的模样就心脏抽痛。

喻文州太久没有见到周泽楷这样了,周泽楷脾气本来就不算好,最近又一直跟喻文州耗着,整日清清冷冷的,何时像今天这样软绵绵过。这样的周泽楷太少见,喻文州也觉得新鲜,随后又觉得难过,心空落落的沉下去。

他到底是说出来了。

到底是对周泽楷说出来了,说自己喜欢他。

这太可怕了。喻文州想不到后果,也无法预测。但事情已经发生,他不能阻止任何。

他的自私终于打败理智,还要给自己找个好听的理由:你看,你难得坦诚,周泽楷看起来多开心呀。

是啊,周泽楷多开心。所以说是个小孩子。特别好哄,只能看见当前的愉悦,才不管以后的荆天棘地和薄冰深渊。

喻文州越是这么想,就越是忍不住骂自己的一时冲动。他都干了些什么呀,冷静下来,清醒下来,认真想一想,他做的事情没有一样是对的。该松手时没有松手,该回应时没有回应,反反复复纠缠不清,落得现在境地,折腾自己也折腾周泽楷。更可怕的是,折腾这么久,事情发展的方向却是向着喻文州最无法控制的那边。

之前是身在其中无能为力,现在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喻文州总算可以跳脱出来如此从容的分析结果。

他的确是把周泽楷留下了。可是然后呢?

……真是荒唐。

 

上午九点开始开会,直接压过午饭,直到下午一点半才散会。

会议上讨论了几个重点项目,黄少天提过的文昌的那两块地被划进考察日程,喻文州想亲自去看看,时间初步定在下周周内。保准免不了喝大酒,喻文州已经打算好了,带黄少天和李远一起去,不然自己肯定是竖着去横着回。

会议拖了太久,黄少天饿得直哼哼,散会后立刻拉着喻文州出去找吃的。吃饭也堵不住嘴,黄少天照旧喋喋不休,跟喻文州聊了聊文昌项目的细节,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包里抽出两张歌剧的票递给喻文州:“给你给你,放我这别再忘了。”

喻文州笑着接过:“谢谢。”

黄少天埋头苦吃,不在意的摆摆手:“我这不是实在没空吗,扔手里也是浪费。给你的话,你还可以带你弟弟去看看什么的。”

喻文州动作微微停顿,勾起唇角不再言语。

黄少天脑子里本来蹦跶着刚刚结束的会议,现在跳到周泽楷身上停留片刻,又飞快跳了回去,两边一交叉,黄少天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抬头看看喻文州,面上有些疑惑,筷子直戳在盘子里:“文州,你弟弟多大了,满十八了吧?”

喻文州点头:“马上十九,怎么了?”

黄少天疑惑更甚,眯起眼睛:“成年了啊,那我怎么从来没见他开过股东会?”

喻文州僵住,抬眼飞快瞥了瞥黄少天。

黄少天撑着脸:“怪不得我总觉得哪儿怪怪的,潜意识里总觉得他不是你亲弟弟……因为他从来没过问过公司的事儿啊?以前我没感觉不对劲,但今天仔细想想,这不科学吧。怎么,你爸想让他彻底自由发展?”

喻文州夹了一块豌豆黄慢慢咀嚼,半晌,对黄少天轻轻笑了一下。

黄少天看懂他这意味深长的表情了,立刻举手:“行了,算我多嘴,我不该问。”

喻文州无奈的摇摇头:“没什么……确实,他没有股份,一分都没。”

黄少天瞪大眼睛:“还真要搞自由发展啊?这么自由啊?那也别这么绝吧,分小儿子点东西不是理所当然吗?不管你弟弟要不要,这该给的还是得给吧,不然说不过去啊。”

喻文州只是笑,没有再回答黄少天了。后半顿饭吃的颇为静谧。

黄少天毕竟不了解情况。

周泽楷在家中的地位极其尴尬,喻文州一直明白。

父亲从来都没有怎么认真管过周泽楷,在周泽楷不会走路不会说话最需要照顾的时候,父亲好几个月的不回家。是真的忙,那几年政策好,企业扩张的关键时期,一忙就是四五年。等一切稳定了,周泽楷已经懂得一二三四人情世故了。

喻文州相信父亲是有心与周泽楷亲近的,毕竟亲生儿子,身上流着自己的血。可惜长大了的周泽楷十分不留情面,记仇似的,一直对父亲十分冷淡。时间长了,养不熟,父亲也就不在他身上继续花费功夫了,说难听点,就是周泽楷彻底失宠了。周泽楷的所作所为等同于亲手放弃了自己唯一的靠山。

不然他不可能留在国内一本正经读大学,家里公司也不可能没有他的位置。

而且更难办的,喻文州的母亲一直对周泽楷抱有深刻敌意。好在周泽楷看起来无欲无求,从不关心什么,不贪婪不索取,所以后来喻夫人也没再找周泽楷太多的麻烦。

但这境况已经足够周泽楷举步维艰。

都说小孩子是很聪明的,身处复杂情势中,他们总能一眼看出哪条大腿是自己最该抱的。

可惜周泽楷不是普通的小孩子,他的强硬融于骨血,继承了亲生母亲的执拗决绝,宁折不弯。当年周母孕期七月,拿了刀架在自己脖子上,说如果不能结婚没有名分,那肚子里的孩子不要也罢。还好当时喻父是真的喜欢她,舍不得她也舍不得孩子,跟被勾了魂似的,对着寒光锋芒当场妥协。

不然喻文州大概是不会见到周泽楷了。

想到这里,喻文州几乎失笑出声。

……多自私的想法啊。

他现在能这么平静的回忆当初,只是因为最后失去母亲的不是自己罢了。所以他才有余地做选择题,想东想西想天想地,全是奢侈的烦恼。若不是周泽楷出生时周母突发心脏病,现在进退维谷地位难堪的该是喻文州才对。

地狱天堂之间只是一张纸那么薄的距离,从万物江山到一无所有,可能也就一个眨眼的功夫。

喻文州知道,父母从没想让周泽楷染指家里任何东西,周泽楷到底只是外人。周母上位未遂,注定周泽楷现在的难堪。没有靠山,不受偏爱,父亲放养他,说是给他自由的选择,其实只是什么都不想教他罢了,想让他单纯,没有獠牙,永远当个温顺的花瓶,永不构成威胁。对比起来,喻文州十六岁就被父亲揪着进了公司,十八岁就拿了第一个项目,父亲对他的要求比天还大比星星还多,孰轻孰重太过明显了。

可这又能怪谁呢。

是周泽楷亲手推开可以依靠的亲生父亲,是周泽楷硬扛着看他不顺眼的喻家夫人。如此艰难沉浮中,是周泽楷最终选择了喻文州。

他被喻文州从小护到大,如被当头罩了个打不碎的结界,隔绝一切肮脏世故,又悄悄滋生了诡异浓郁的偏执感情。

是他心甘情愿被喻文州控制的。

这又能怪谁呢。

 

谁让当时是你把无人看护的我轻轻抱起来,谁让当时是我对你停止哭泣又笑出了光明。

 

tbc

所以真的是我喻负责赚钱养家,我周负责貌美如花x的

 /  热度: 495评论: 64
评论(64)
热度(495)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