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19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19

 

中午和合作方一起吃过饭后,喻文州开着车去踩那两块地。靠海,有大片没有被开发过的沙滩,背后是看不到尽头的椰子林。前几天台风过来走了一趟,枝叶遍地,一片狼藉。

黄少天走在前面,艰难地从挡路的大片椰子叶中寻找出路。椰子树太高了,成片出现的时候十分压迫,但叶子稀疏,总会有阳光渗透下来缓解缓解气氛。

黄少天一边往林子深处走,一边感叹:“这地买了之后这些椰子林肯定保不住,全得给咔咔砍了。”

喻文州跟在他后面,笑而不语。

黄少天抬头看看被枝叶过滤后的乍亮天光:“其实椰子林才是这里真正的财富嘛。”

喻文州:“可是怎么能比得过别墅、酒店、度假区呢。”

“恩你说的很对。”黄少天煞有其事点点头。

两人都没再说话了。椰子林深处藏着零星几家土墙民居,多半都是闭门闲置,这里雨水多,没人居住的土房子很容易垮掉,许多家的院墙已经残破不堪,就算主人再回来,也没法继续住下去了。

黄少天看看它们:“你说这些村民是真的希望自己的地被买走吗。”

喻文州说:“看价格了,一切不情愿都是因为给的钱不够多。只要价码开到足够高,没有人会拒绝的。”

黄少天回头嫌弃地瞅瞅他:“我跟你谈情怀,你跟我谈钱,妈的你俗不俗啊。”

“现在谈情怀才叫俗,谈利益才是正经事。”

“等开发这块地的时候,要卖的不还是这块地的情怀吗。”

喻文州说:“没办法嘛,情怀使人感动,感动了才会产生冲动,冲动的结果是盲目。这样才能达到目的嘛。”

“当然知道。”黄少天短促一笑:“你对所有事情都是这样想的吗?”

“恩?”喻文州有些疑惑,抬头看看黄少天的背影。

黄少天回头,眼底深沉:“如果周泽楷不是你弟弟呢?”

喻文州愣怔,随后坦然:“那我不会喜欢上他的。”

“假设一下。”黄少天说:“假如他不是你弟弟,你又像现在这么喜欢他,你会为了他出柜吗。”

“会。”

黄少天摸了摸下巴:“那你还真是相当喜欢他。”

“但你的假设永远不会成立,所以这个结果只存在于想象中。”喻文州勉强笑笑:“我真的想不出,如果他不是我弟弟,我为什么还会这么迁就他这么宠他。如果我对他没有那么好,他大概也不会喜欢上我吧。”

“你说的这倒是个问题。有因有果嘛。”黄少天点头:“那……根据你对他的了解,你猜他会不会为了你,选择跟你断绝关系?”

喻文州愣住:“你在说什么啊。”

黄少天说:“你想一下呗。”

喻文州失笑:“怎么可能,这关系是说断绝就能断绝的吗?”

黄少天终于回过头去,耸肩,给喻文州留了个背影。

喻文州还在为这荒唐的假设发笑,笑着笑着一阵恐慌猛地席卷上来。周泽楷会吗,会做到这份上吗,会用这种方式胁迫自己吗。他皱眉思考片刻,随即自己把自己的一切疯狂假象狠狠碾灭下去,如碾灭周泽楷指间的那支烟。

他低头去看右手的手心,那处烫伤已经不痛了,留下一个小小的圆圆的疤,摸起来颇为突兀,硬生生熔断掌纹凝成了新的印记。这道疤代表他一次不能挽回的任性。这任性不可逆,如这道疤永远都无法消退。

喻文州叹口气,抬头看了看高耸又压抑的椰子林,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

 

周泽楷跟孟成真打了一架,在酒吧ktv的走廊上,闹得很大,孙翔他们全都过来拉架。他们从来没见过周泽楷那么生气,似乎对面的孟成真是他十恶不赦的仇人。就算被两边架着胳膊,也要试图挣脱,力气大的可怕。孟成真也火了,指着周泽楷的鼻尖:“我他妈又不知道那是你哥,要是早知道,我他妈就直接跟他说我是你男人。”周泽楷闻言瞳孔猛缩,手臂一甩愣是把孙翔甩出去两米,一步冲上去按住孟成真肩膀就是一个提膝,十成十的力气顶在孟成真的小腹上,一招得手还不甘心,拧身想继续打。孟成真哪儿能让着他,小臂格挡,另一只手迅速扼住他喉咙。两人都打红了眼,再这么下去肯定要出事,最后是保安急忙赶来将两人勉力分开。

那天过后,周泽楷就再也没有回过宿舍过夜。

起初几天江波涛他们还没怎么担心,后来憋不住了,给周泽楷打电话,发现是关机状态。实在联系不到周泽楷,他们再三犹豫,最后没忍住打给了孟成真。

孙翔紧张地都结巴了:“孟哥,那个,周泽楷这几天在你那儿吗。”

孟成真还气着:“在你妈!”

孙翔被震得耳根发麻,立刻把手机拿开老远。听筒里源源不绝的粗口,一百零八个脏字不重样儿。

江波涛赶紧把手机接过来,语气尽量平缓:“孟哥,不好意思啊,小周都五六天没回宿舍了,也联系不上,我们就是想问问,他这几天去你们那了吗?”

孟成真国骂停了一秒,但依旧粗声粗气:“干我屁事!”

江波涛连忙道:“哦哦好,不好意思打扰了。”

“操,最好别让我再看见他,妈的我见一次操一次。”

眼看又要再爆几段国骂精粹,江波涛飞快把电话挂掉,焦躁地用力抓了抓头发:“看来是没在那边,怎么办啊,会不会真的出事了。”

孙翔瘫在椅子里发呆,半晌,突然冷笑一声:“都好几次了,说消失就消失,随心所欲,可能根本不介意我们担不担心吧。”

江波涛皱眉:“别这么说。”

孙翔一拍桌子,高声道:“我说错了吗!我们把他当朋友!他呢!每次他情绪不好我们都尽量陪他了吧!他领情了吗!”

江波涛声音也严肃起来:“他只是不善言辞,你何必这么恶意揣测他。”

孙翔睁大眼睛,大喘气了好几次,咬牙道:“我可没你那么圣母。”

眼看俩人是要怼起来,方明华赶紧起身来拦,哎哎呀呀的和稀泥:“别激动嘛,我们都是担心小周安全,别扯远了。”

孙翔觉得委屈,梗着脖子控诉:“认识他这一年半,他隔三差五就失恋,可是我们有哪次是知道他男朋友身份的吗?他哪次告诉我们了吗?他都不爱跟我们说,我们凭什么管他!”

江波涛反射性就要反驳,但提着口气,愣是一个字都反驳不出来。

孙翔说的没错啊。

周泽楷太过冷淡,那股清冷气质如千年雪山顶峰的冰,百米深厚,不是他们一两年的友谊就能轻易敲碎的。江波涛想到这里,顿觉十分颓然,几乎自嘲的笑出来。他潦草地摆了摆手:“……对,你说得对……可以,熄灯睡觉吧,都别再管这事了。”

 

喻文州在海南待了半个月,那晚过后,他给周泽楷的电话再也没有打通过。周泽楷作的太频繁,喻文州也觉得累了,而且这几天几乎天天喝大酒,十分伤身。也真被拉去过高档夜总会,但喻文州只在大厅活动,连包厢门都拒绝进去,表现的颇为清高。

回北京的飞机半夜十二点落地,助理来接他们,先把黄少天和李远顺路送回家,最后才往喻文州的小区开。辗转一圈,等喻文州到了家,已经快两点了。

喻文州困得睁不开眼睛,车上睡了半个小时,下车时被强行推醒,脚下发飘。他意识断线,开锁推门,屋里灯亮着,但他竟没意识到不对劲,静静地撑着墙换鞋脱外套,再一抬头,发现客厅中间站了个周泽楷。

喻文州猛地清醒,所有睡意都被炸散了。

周泽楷没什么表情,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头发乱乱的,身上穿着喻文州的T恤和睡裤。

喻文州愣愣地看着他,突然觉得屋里到处都透着奇怪,茶几上十几个开封的啤酒罐,沙发上扔着枕头和羊绒毯子,空气里飘出好大一股酒精味。周泽楷的状态也很不对,连头发梢都写满颓靡,眼底深沉地根本无法看透。

这又是闹什么呢。

喻文州偏开视线不看他,只是轻声叫他名字:“周泽楷。”

周泽楷吸吸鼻子,两三步跑过来一把抱住他,小声道:“文州……”

喻文州哭笑不得,颇为宠溺的拍拍他后颈。

周泽楷似乎很着急,言语有些混乱:“我没有……那个人只是……”

喻文州听懂了他在说什么,轻轻笑了一下,心脏的钝痛蔓延到四肢百骸。周泽楷很是急于解释,但他为什么要给自己解释这些呢。

喻文州把他从自己怀里捞出来,柔和地直视:“没关系,我不在意的。”

周泽楷一僵,如被当头泼了一桶冰水,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他想听的可不是这个,他本以为喻文州会生气,或者,他甚至隐隐期待喻文州会生气。可是……

周泽楷轻声重复:“你不在意?”

喻文州皱眉,轻轻点头。

周泽楷瞳孔缩起来,面前的喻文州像是突然变身成了他最为惧怕的洪水猛兽,说着他不想听的言语,露出他不想看到的表情。

可是,喻文州果然不在意。

奇怪,为什么要用“果然”这个词呢。是自己早就料到了如此结局吧,但听喻文州亲口说出来,杀伤力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猛烈千万倍,心底最微弱的希望荧光被掐灭了,零星灯火和彻底黑暗的差距竟然如天上与地下。

为什么不在意啊。

你不是疼吗,你不是不想把我给别人吗,那我喝醉了睡在别人床上,你为什么会不在意。我担惊受怕负罪满满的这十天,到底算什么,是笑话吗。

喻文州轻轻推开他,走到沙发边上捞起羊毛毯子和枕头放回卧室,接着又回来收拾周泽楷留下的一茶几的烂摊子,啤酒罐东倒西歪,百分之八十都是空的。喻文州一个一个的拿起来晃一晃,眉心越拧越紧,终于抬头责怪道:“怎么喝这么多酒。”

周泽楷还站在原地,孤零零的,默默地看着喻文州。

他茫然了,也绝望了,声音特别委屈,没头没尾的,“我想你。”

喻文州愣住,眨了眨眼睛,如被当心猛开一枪,酥酥麻麻。

周泽楷真的忍不住了,用力咬着嘴唇,唇角垂下去:“为什么不在意。我都会在意的……

“我不信。

“你骗我吧。

“……我错了。”

周泽楷这么低声下气的模样太少见了,喻文州一时间也愣了,反应过来后,连忙偏开视线,慌乱中努力捱过那阵几乎窒息的心疼。

喻文州摇摇头:“不是,我没骗你,你也没什么错……乖,我们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好吗?”

周泽楷听得呆住,从头到脚彻底凉透了。

身体中的什么东西好像突然破碎,四分五裂分崩离析,露出内里隐藏着的巨大丑陋的名为自以为是的疤痕。一切美好回忆都被打上殷红色问号,继而被喻文州亲手画了暗黑色的否定符。然后,梦醒了。

周泽楷眯起眼睛,清冷声音如冬月寒冰:“喻文州。你玩我。”

 

tbc

文州现在很煎熬的……他觉得自己肯定要结婚的嘛,所以想让楷楷有自己的生活

他当然是在意的,但是他不能说,他不想继续控制楷楷了

是的!!!他终于不想控制楷楷了!!!套一句电影台词: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楷楷就是那片椰子林,装满喻文州的情怀,但喻文州还是会把它们砍掉,换成自认为理所应当的东西

 

进度会变很快……后面很多戏都删了

本来会有更多的麻烦,但是我认真想了想,现在楷楷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了,他已经撑不住了,于情于理都是不可能再继续跑太多剧情的,不然会特别不科学

所以我就……直接下手砍了很多戏……恩,很快就要走到爽的巅峰了,大家不要着急(x)

 /  热度: 438评论: 48
评论(48)
热度(438)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