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20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昨晚上兴致勃勃跟包包剧透完大纲之后,我爆手速的欲望就减半了……(懒惰)

20

 

周泽楷没听清喻文州说了些什么,他用最快的速度转身冲出门,开门关门的动作行云流水,电梯停在一层,他用力摁了两次,似乎听到喻文州开门想要追上来,心急猛拍了一下下行按钮,然后转身钻进了紧急通道。他下楼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听不到后面喻文州的声音了。

这个小区里都是低层楼,周泽楷没用多久就跑出了室外,微凉的空气灌进鼻腔。

他没急着走,只是静静躲在灌丛后面,扰了一只野猫的清梦。那猫通体纯白,不知道身上是不是脏兮兮的,被周泽楷一惊,转身就跑,尾巴直直的翘起来。周泽楷静静地看着它一溜烟跑远,诡异的情绪猛地涌上来。他觉得自己跟那猫没有任何区别。

半分钟后喻文州冲出大门,出现在周泽楷的视野里。

喻文州没穿外套,左右看看,轻声喊了两句“周泽楷”。

周泽楷一动不动躲在灌丛里,直直的盯着他,看他把小区花园转了个遍,看他蹲在台阶上打电话,看他的身体明显的发抖,看他把手机摔出去一声清脆的响动,看他转身往车库走。

喻文州徘徊了半个小时,周泽楷就蹲了半个小时。

他身上还是喻文州的衣服和睡裤,冷得手脚都没有知觉,长时间蹲姿的保持让他身体僵硬,起身时不能自控的踉跄了一下。周泽楷出来时只带了个手机,身份证钱包全都扔在喻文州家里,所以喻文州判断他不会走远,才会耗费半个小时的时间翻遍了整个小区。

但还是被周泽楷躲过去了。

周泽楷找了家最近的小宾馆,因为没有证件,软磨硬泡了好半天,前台姐姐才同意让他手动登记,趁他低头写字的时候,目光赤裸的盯着他瞧。周泽楷没有察觉,他浑浑噩噩给手机开机准备线上扫码支付,结果开机后半分钟,手机被短信震得直接卡了屏。前台姐姐也不着急,撑着头饶有兴致地等他。

但周泽楷着急。他直接粗暴的再次重启,飞速支付成功,拿了房卡进了房间。

房间应该是刚刚打扫过的,飘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空气很是潮湿。他仰面躺在床上,缓了一会,才慢吞吞掏出手机查看消息,还不忘给它调成飞行模式。

排在最上面的一条短信是孙翔三天前发过来的,凌晨四点。

孙翔说:你要是不想回来,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你的事我们以后懒得管,我们的事也不用你费心,你自己玩自己的去吧

再上一条是江波涛的,语气就好上很多了:小周,我们很担心你,开机后回个消息报平安

周泽楷闷闷地翻身,整张脸埋进枕头里,枕头的布料蹭着他脆弱的眼尾。

他吸吸鼻子,好半天才抬起头,把枕头垫到胸口下面,下载了之前在孙翔手机上玩过的那个游戏。他没记住名字,搜索引擎上用关键词找了一大圈,“会飞的黑色毛球”“会被撞碎”“最后被吸进去”。

热心网友给出答案:badland迷失之地,看看是不是这个?别名是罪恶之地,是的话请采纳~

这条回复被提问者采纳为最佳答案。

周泽楷把这个游戏下载下来,正是他在孙翔手机上玩过的那个。

他从第一关开始打,起初十分轻松。游戏画面有些昏暗,背景音是虫鸣鸟叫,颇为清幽,不知道从何处诞生的黑色小毛球落在起始点上,一旦点击屏幕开始向前飞,就没有办法停下来了。中途有齿轮和刀锋等着它,还有许多错误的路线分叉,走错就会被堵在死胡同里进退维谷,只能静静等着屏幕前移将它碾成碎末。

如果平安无事走到尽头通了关,关底巨大的吸风口会把毛球强力吸进去,如接纳一只迷途的孤独幽灵。风力真的很大,吸力也很强,不容置疑不能反抗。从飞起来的那瞬间开始,周泽楷已经在期待毛球顺利通关后的解脱那刻了。

他畅通无阻一口气玩穿了好几个图,终于在难度逐级提升之后频频卡关。每次他得意洋洋觉得自己即将走到最后的时候,小毛球都要撞碎在尖刺上瞬间烟消云散。

周泽楷不甘心,一直玩到窗外泛起温暖阳光。他不得不承认,这游戏真的很难,过不去的地方再努力一百次或许总会有侥幸的时候,但他被磨平的耐心难以转圜,当结局被狂风吸引的美好冲动难以抵过过程的痛苦时,他退缩了。

 

喻文州抗不过父亲一天三遍的念叨,终于跟那位陈家大小姐见了一面。陈家大小姐名为陈衷,性格很直爽,两人约在茶楼,公事公办。陈衷卡着点儿到店,黑色长裙白色手包,循着位置找到喻文州,微笑示意了一下便直接坐在喻文州对面的空位置上。

喻文州本来在发呆,见她来了才回过神来,礼节性笑笑,把菜单朝她推过来。

陈衷挑了下唇,垂眼随意一瞥:“我还不是很饿,别浪费粮食了,我们直接谈正事吧。”

喻文州有些意外,但十分欣赏这种直截了当,也就不绕弯子了,轻声问:“陈小姐也是被逼着出来见面的?”

喻文州用了个“也”字,陈衷挑眉,笑道:“同是天涯沦落人嘛。”

喻文州和陈衷是早就认识的,两家关系一直不错,一个独女一个长子,各种场合都要带出去刷脸。四五年前父辈之间就开玩笑提过联姻这事,但当时两家发展远不如现在强劲,所以彼此之间没有说得太死,只是简单试探过几次。后来陈衷被问烦了,出国待了许久,他们这辈儿的交流也就这么断了。

陈衷一口干掉一杯辣木茶,愤愤道:“我刚回来一个周不到,他们就让我出来见你。”

喻文州撑着脸:“我这边也很突然啊,都没准备的。”

陈衷小声说:“既然都是情非得已,那就一起演个戏,可以吧。”

还真是一点都不绕弯子。喻文州笑:“怎么演?”

她挺直了后背,给自己倒了杯茶:“我不知道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反正我爸挺重视这事,现在圈里都已经传开了,我出去跟姐们逛个街都能被八卦半天。除非出现比你更合适的,不然我爸肯定是要扒着你家不松手的。”

喻文州没什么表情:“恩,我这也差不多。”

陈衷松了口气:“那就行,既然我们两个能解决,那我就不闹了,不然跟你闹散了,我爸肯定会再给我找个别人,还不如咱俩彼此说开,问题内部解决,省得他们瞎操心。”

喻文州有些不好的预感,指尖摩挲着茶杯边缘,微微拧起眉。

陈衷说:“咱俩赶快把婚定了,堵他们的嘴让他们安心。但你的事我不过问,我的事你也别管,两家该合作的就合作,至于私下里,你把我当妹妹就行了。”

喻文州淡淡地看着她,犹豫道:“但是……”

“你说孩子的事?”陈衷早就想好了,坦然道:“估计头三年他们不会怎么催,但三年后应该会突然催得很紧,就像我们这次见面一样,他们会突然特别着急。到时候实在拖不下去的话,我们就走代孕。”

喻文州暗暗咬了咬嘴唇,没说话。

陈衷看他这反应,意识到事情好像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顺利。陈衷小声问:“怎么,你那边接受不了?”

喻文州无奈笑道:“可能结婚都接受不了。”

陈衷一听,脸色有些难看:“没有感情的婚姻有什么接受不了的,你那位跟你闹过了?你就解释解释嘛,这很难解释吗?她既然选择跟你谈恋爱,就应该知道你家是个什么情况,早该料到会有这一天的不是吗。就算现在躲过了我,你爸以后还会给你找别人,不知道能找个谁来呢,有没有我这么通情达理可就难说了。怎么了,她就那么在意名分?”

喻文州微愣,随后点头:“对,他很在意。”

陈衷呆了两秒,随后哼笑一声,那表情就像是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行吧,反正我这儿就是这个态度了,你那边你自己摆平。如果你非要跟她结婚,那你自己演电视剧里的纨绔子弟一往情深去,你自己跟你爸说,我不掺和你这烂摊子,我不会帮你也不会害你,不当助攻也不当反派,就是这样。”

喻文州摇头:“你别急,我理性上是接受的,但感性上还要再缓一缓。”

陈衷表理解:“恩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你现在不是空窗期吗?”

喻文州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陈衷说:“我姐们以为我们关系挺好呢,经常给我八卦你的事。你真不是空窗?那人谁啊,能让你这么护着。”

喻文州没有犹豫:“抱歉,不能告诉你。”

陈衷不客气道:“看来那人身份特殊啊,怕我捏着你把柄拿你当枪使?我没这么无聊,咱俩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你死我也死,我可没工夫把心机用在你身上。”

“我不是这个意思。”喻文州笑着看她,语气真诚:“你的计划很完美,我会试着解决我这边的问题的。”说完垂眼看了看表。

看样子是想结束谈话了。陈衷对这次会谈的结果基本满意,点点头:“好,那我们先这么定下,我也先正常跟我爸汇报。如果你那边有变故,第一时间通知我,我立刻撒手什么都不管,可以吗?”

“可以,谢谢。”喻文州跟她握了握手。

陈衷松懈很多,轻松道:“那我以后私下里就叫你‘哥’了?这样是不是比较不容易让你家那位起疑心?”

喻文州微微一僵,摇头:“没事的……不用。就直接叫我喻文州吧。”

“哦。”陈衷饶有兴致眯起眼睛:“好的,那你也别一口一个陈小姐了,叫我陈衷就可以。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包厢,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下楼之后相互示意一下便分道扬镳了。陈衷的背影颇为潇洒,步履轻快,喻文州十分理解她的心情,她大概也是没想到两人会如此顺利达成共识。可惜喻文州远没有她那么轻松。

不管怎样都是错误,错一点和错很多又能有什么区别呢。

他钻进车里又看了看时间,没有犹豫,直接朝着周泽楷学校的方向开,走了十分钟后却又转向拐往回家的方向,想着还是先把陈衷的事情跟爸妈汇报一下比较好。

因为他还没有想明白到底该如何跟周泽楷交谈。周泽楷所有闹别扭的点都很容易理解,因为周泽楷一直是想独占喻文州的,他不理解喻文州莫名其妙的宽容,他不接受喻文州这样疏远的交往方式。

但喻文州要怎么跟他解释呢?没法解释,他们立场不同,想要得到的东西也完全不同。

喻文州是想见周泽楷,想的快疯了,但他能跟周泽楷说什么呢。我大概真的要结婚了?但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婚姻只是形式?而我只喜欢你?

喻文州永远说不出来的。这字字句句都是侮辱,他永远不可能对周泽楷说出这些,那是他近二十年最宝贝的周泽楷,他怎么可能让周泽楷在这种地方退让。

喻文州等了一个又一个闪烁红灯,复杂心情渐渐消退下去,理智上线,脑中转得飞快。

他心里平静如水毫无波澜,明镜似的看清自己也看清现实。他不再逃避不再自欺欺人了,开始谨慎思考手中一切可以利用的筹码。他知道自己对周泽楷很重要很重要,如同整个世界。既然自己注定给不了周泽楷所有,那就必须帮周泽楷争取到近乎等价的利益。这样就算自己真的有一天从周泽楷的世界里消失了,周泽楷也不至于一无所有穷途末路。

他必须要给周泽楷留足后路。留感情上的后路,留物质上的后路,越多越好,只有这样他才会稍稍安心几秒,或者稍稍缓解一下整日整夜蚀骨的疼痛。

 

tbc

陈衷,就是晨钟暮鼓的晨钟……好中性啊这名字x

真的……我好想按快进……虽然剧情已经被我推得飞起了,可是我还是想按快进啊!!!!!

心痛……楷楷的badland

 /  热度: 377评论: 48
评论(48)
热度(377)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