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22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不懂自己,不是爆不动手速了吗……为什么搞得更勤快了……

少天儿一出来,就是一个字,爽x

22

 

周泽楷回到宿舍时宿舍是没有人的,他掏出课表看了一下,确定江波涛他们是去上课了还没回来。他半个月没回来了,床上干干净净,走的时候什么样子,现在就还是什么样子。好几天没睡好,躺平了没多久就睁不开眼睛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轻微的开门声刺激了他脆弱的神经,他立刻挺腰坐起来,喊了一声“文州”。

开门的是孙翔,愣在门口呆呆的看着周泽楷。很快后面江波涛他们也回来了,跑的太快直接撞上孙翔的后背,把孙翔撞出去三米。

江波涛捂着脑门埋怨:“傻站在门口干什么呢。”一抬头看见周泽楷,也愣了。

周泽楷有些局促,指尖扯着袖子边,轻声说:“对不起。”

孙翔“哼”了一声,把书扔到桌子上,没见过周泽楷似的,开了电脑戴上耳机开始玩游戏。

江波涛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孙翔,又看了看周泽楷,最后还是走过来坐到周泽楷床边:“那个……你没事就好。”

杜明他们谨慎的没多说话,各自玩各自的去了。

周泽楷看看江波涛,又小声说了一遍:“对不起。”

搞得江波涛有点难堪,摆摆手:“没事,就是,我们实在联系不到你,所以都有点着急。”

周泽楷抿起唇,眼中很是无措。

江波涛咳了两声,关心道:“到底怎么了?你这几天去哪了?回家了?”

周泽楷犹豫片刻,点点头。

江波涛小心翼翼地措辞:“家里出事了?”

周泽楷正想摇头,但看着江波涛颇为真诚和关心的表情,他几乎压抑不住,闷在心里的那些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明白的情绪拼死拼活往外涌,他性子太清冷,之前很少主动跟别人吐槽自己的事情,现在他却突然不想憋着了,他真的想要试试生命里装满其他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周泽楷轻轻“恩”了一声。

江波涛吓了一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爸爸出事了还是你妈妈出事了”这句话滚在肚子里转了好几圈也问不出来。也幸好他没这么问。

周泽楷说:“跟哥哥吵架了。”

江波涛顿时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没事没事,肯定过两天就来找你和好了,亲兄弟嘛,肯定怎么吵都不会有事的嘛。”

周泽楷扯了扯唇角,低下头没说话。

江波涛顿觉不好。也是,肯定不是一般的吵架,不然不可能半个月都处于不正常状态。江波涛心中浮起无数家庭伦理大戏,亲兄弟反目,哥哥害弟弟,弟弟捅哥哥,还有什么弟弟睡了哥哥的老婆,哥哥看上了弟弟的女朋友之类之类的。

江波涛不敢细想,只能干巴巴的说:“那个,吵得很厉害……吗?”

周泽楷点头。

卧槽。江波涛心想必须转移话题了,赶紧咳了一声,挠挠头:“哎,我们还以为你又是失恋了呢,想想也是,你也不像是那种因为失恋就失去自我的人,哈哈哈。”

周泽楷抬头看看他,眼中有疑惑。周泽楷张了张嘴,似乎在纠结什么,然后小声说:“是失恋。”

江波涛吓了一跳。刚刚不是才说了是跟哥哥吵架吗!

周泽楷轻声道:“我跟我哥分手了。”

“!”江波涛猛地往后一缩,从凳子上缩了下去,踉跄两步差点一屁股坐地上。

孙翔把鼠标一摔:“你说什么!?”

他空带了个耳机装样子,其实还是有在听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对话的,此时听到重要事件,当然忍不住了,噌地站起身来,凳子哐啷一声歪倒下去,孙翔懒得管,两三步冲到周泽楷面前:“你刚刚说什么?”

周泽楷抬头看看他,正要说话,孙翔跟被打通任督二脉一样豁然开朗,抢先一步丢出一串问题:“我操,你喜欢你哥哥?你还跟他谈恋爱?以前每次情绪不好都是跟你哥吵架?你根本没有别的男朋友?一直以来都是你哥?”

周泽楷局促的眨眨眼睛,最后轻轻点了头。

“我操!”孙翔猛踹了一下床,突然什么都懂了:“上次你把你衣服电脑所有的东西都摔了扔了,因为那些东西都是你哥送你的!……等等,不对啊周泽楷!”

孙翔想起什么似的,紧张道:“上一次我们一起去给你买衣服,还看见你哥跟一个男生在一起了呢!?还看见你哥给他买衣服了呢!?他背着你跟别人在一起你知道吗!?”

周泽楷皱眉,觉得孙翔说的那个男生应该是李想,于是点点头:“知道。”

整个宿舍都炸了,杜明把作业一摔:“那你还喜欢他!你早告诉我们啊!早说我们肯定劝你早分!”

周泽楷站起来,十分局促:“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然而声音太小,根本盖不过一整个宿舍的义愤填膺。

孙翔指尖反复敲着桌子:“周泽楷,你别跟我说是你一厢情愿的,你哥是不是根本不喜欢你,那你还傻乎乎的喜欢他做什么!”

周泽楷解释:“不是的,他喜欢我。”说完自己一愣,心口酥麻。

此时孙翔脑子意外的灵活,回味了一下周泽楷这话的意思,眼睛一亮,啪的拍了桌子:“然而他比你大,他是长子,考虑的比你多,而且你是他亲弟弟,他很不安。所以他跟你说,家业为大,他要为了父母去做他该做的事,然后就不得不舍弃你了?”

孙翔这段话说的很明白,该说的重点都说出来了,周泽楷想了想,竟真没什么可以补充的地方。

周泽楷说:“恩。”

孙翔静下来,过了好一会,突兀道:“你可以跟他断绝关系。”

江波涛窜过来一把捂住了孙翔的嘴。

周泽楷摇头。

他知道孙翔是认真给自己建议的,但如果连最后一点兄弟关系都断了,他和喻文州的联系不就彻底没了吗。

不对,他现在不应该再想喻文州了。

周泽楷抬头看看孙翔:“去酒吧吗?”

 

喻文州把所有分部的资料全调了出来,挨个审项目,一上午没抬头。中午吃饭时黄少天来敲他门,他甚至没有听见。黄少天直接推门进来了:“忙活什么呢,你这饭搭子不称职啊。”

喻文州敷衍的笑了一下,目光还是盯在电脑上没移开:“恩,等我一会。”

黄少天大大咧咧坐到沙发上,开始玩手机:“你和陈家大小姐的事我听说了。”

喻文州笑:“消息灵通嘛。”

“她怎么样?听说性格特别爆,提前给你点蜡烛。”

“挺好的,挺通情达理的。”喻文州回答的中规中矩,心不在焉。

但黄少天兴致十足,跑过来撑着喻文州的办公桌:“哎哎哎,说真的,我那儿有人跟陈衷很熟,陈衷在国外有男朋友的,而且关系很稳定,你要不要利用这个闹一闹什么的。”

喻文州抬头看看他:“闹什么?”

“拿这事儿跟你爸说说嘛,说你良心不安,道德不允许你插足别人的感情什么的,然后悔婚。”

“躲得了这个,还有下一个。”

黄少天撇撇嘴,作势要偷看一下他的屏幕:“你在干嘛呢?”

喻文州平静道:“找个合适的子公司送我弟弟。”

黄少天一个踉跄:“什么!?”

“不然他要怎么办。”

“我天喻文州,你脑子被门夹了吗?你弟弟怎么可能要这些东西!”

“可我只能给他这些东西。”喻文州抬头,“别的我给不起。”

黄少天愣了愣,试探道:“你……你这算是做选择了吗?你决定……放弃你弟弟?”

“没有。”喻文州皱眉,抬手撑住额头:“我不会主动放弃他。”

“你想……帮他安排好一切,然后等他自己走?”

“恩。”

“如果他就是不走呢?”黄少天说出最坏的结果:“不管你做了什么,软的硬的全招呼一遍,他还是不走呢?就非你不可了,你要怎么办?”

喻文州目光定住,静止许久:“我不知道。”

“我觉得你应该先跟你爸透个气儿。旁敲侧击问一下,就说,你觉得你自己是弯的,看他什么反应。”黄少天突然来了兴致,趴在喻文州桌子上,两眼放光给他出馊主意:“说不定他根本不在意。老实说,这圈子里没几个纯直男,你爸肯定接受度特别高。”

喻文州轻松道:“我爸大概会生气吧,但是只要我跟他承诺我会结婚,他肯定立刻原谅我。”

“对嘛,他们要的是两家合作发展,政商勾结前景大好,结婚是最能稳定这种关系的,但风险也很大,他家出事了,你家也跑不了。”

“我知道。”喻文州抬头直视黄少天的眼睛:“你想暗示什么?你想让我再出格一点?我喜欢上自己亲弟弟,这事已经很出格了好吗?”

“那你现在是想拨乱反正咯?怎么算出格你告诉我,你嘴上说着还在做选择、还没放弃,但其实你已经把他放弃了,你觉得你这么违心的放弃他就不算出格了?你甚至都没跟你爸提过这事。”

“怎么提?你让我怎么提?”

黄少天挑眉:“别说我阴,如果是我,我就去套陈家的把柄,如果实在查不出来我就下个套让他们自己钻,然后拿着这个跟我爹谈判。”

“我懂,但我做不出来。所以你是你,我是我。”

“你当然做得出来,你比我狠多了。”黄少天说:“只不过现在是没那个契机。”

喻文州微微一笑:“这是下下策。”

黄少天也笑:“对你弟弟来说,这是上上策。”

 

tbc

有可爱的妹纸质疑这不是篇爽文QAQ……我沉思许久QAQ……可能大概真的只有我自己搞的时候觉得爽吧QAQ

 /  热度: 386评论: 63
评论(63)
热度(38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