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01

说要让我周当人生赢家的甜周喻abo!

结果我周不是奶也不是咖啡,他被我改成酒味的了(很敷衍)我喻还是茶!

 

01

 

“我靠,你们这屋儿没法呆。”孙翔刚走到门口,立刻嫌弃地皱起一张脸,捂着鼻子转身逃跑:“开会来我屋!”

江波涛很无辜,回头看看周泽楷,周泽楷更无辜,也在看江波涛。

过了一会,江波涛问:“憋回去了吗?”

周泽楷认真点头:“差不多。”

江波涛:“那你先去孙翔的房间,我开个窗透气。”

周泽楷乖乖去敲隔壁孙翔的门。

江波涛把窗户推到最大,厕所的换气扇也打开,捯饬好一切之后才往孙翔那边跑。

一进门就看到周泽楷坐在凳子上垂着头正接受孙翔的批评。孙翔盘腿窝在床上,表情很严肃:“队长,你怎么就那么容易发情?都好几次了吧,上次满训练室都是酒味,杜明都醉了。”

怪我咯?周泽楷很不服。

孙翔指指自己:“你看,同为alpha,我就没你那么过分。”

“你懂什么。”吕泊远躺在另一张床上玩手机,“队长是秘密武器,下次友谊赛让队长去对面休息室里走一圈,灌他们个十瓶的量,保准管用。”

孙翔真的认真思考一番,随后表示看不起这种下三滥战术,胜之不武。

 

周泽楷是个alpha,信息素是酒精味道,这味道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很不讨喜,打电竞的都是喝酒很少的,能喝也不敢喝。好在轮回全队上下一个omega都没,所以周泽楷一般不会被撩拨出信息素。但除了被发情omega勾出味来之外,每个alpha还会有自己的习惯,周泽楷是一开心起来就容易信息素失控。比如轮回拿第一个冠军的时候,周泽楷的宿舍跟被酒泡了似的,谁来谁醉,经理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没人能预测周泽楷的酒瓶子什么时候就倒了,江波涛也不能。

幸好周泽楷很少开心到信息素爆炸的程度,不然轮回其他队员撑不过一周估计就要集体罢练的。

 

现下马上要进季后赛,联盟把当赛季的全明星全叫到一起说要提前拍好下赛季的宣传片。轮回一共来了四个,天气不好怕延误,提前一天早早就过来了。

他们四个闷在孙翔的房间里,很快把第二天的集合时间地点和注意事项确定下来,期间周泽楷依旧无知无觉悄咪咪地冒信息素,孙翔鼻子灵,赶在自己屋子被酒精彻底占领之前把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轰出了门。江波涛巨冤。

江波涛疑惑地瞅了瞅自家队长帅炸天的侧脸:“队长,你今天……很开心?”

周泽楷茫然地摇摇头,眉梢带了点焦虑。

也是,这表情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开心。

江波涛没问细节,只是委婉地提醒他:“咳,队长啊,明天进摄影棚之后你可一定别太开心哈……”

周泽楷歪头送给江波涛一个问号。

江波涛解释:“全明星里有omega的。”

哦。周泽楷立刻反应过来。蓝雨的喻文州嘛。全联盟现役主力里只有喻文州一个omega,特殊得很。早年多少战队因为这个看不起蓝雨,后来被打得头都飞了。

喻文州是omega。所以要是明天棚拍的时候自己还是控制不住信息素那就麻烦了。

周泽楷想到这,立刻转身往电梯间走:“我去买药。”

江波涛赶紧拦住他,特无奈:“别别别,你先回屋,我去帮你买。”

 

周泽楷不开心啊,周泽楷一点都不开心。

周泽楷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等着江波涛带着抑制剂回来救自己。

江波涛他们没问,所以周泽楷也没细说。其实他这次信息素失控是被omega撩出来的,他中午准备去趟酒店二楼的甜品台随便买点吃的,结果路过开放休息区的时候,突然闻到了淡淡的茶的香气,周泽楷没在意,以为二楼新开了家茶店。

但实在太香了。周泽楷没忍住好奇,循着味道又闻了闻,心脏猛地咯噔一下。

脑中蓦地一片白,跟被蛊惑了似的。那清新的若有若无的香气似乎化为实体,内里是蚀骨的甜,蛇一样缠上周泽楷的四肢百骸,绞得他僵在原地动弹不得。来而不往非礼也,他被扯得心痒,alpha信息素不受控地悄悄涌出来一些,尝试着与迎面而来的浅潮稍稍碰触,随便勾引了两下,那清茶的香气顿时如爆炸一般浓郁了几倍,带着狂啸的躁动。

脑中立刻响起尖锐的警报声,周泽楷一惊,赶紧回神把信息素收了回来,胸腔中扑通扑通的频率极快。

哪儿是茶楼里飘出来的味啊!明明是omega的味道,很浓郁,可能是正在发情。

周泽楷也没心情买甜品了,飞快溜回了房间,越想越后怕,心中乱成一团。他不了解omega发情期的状况,据说很难受,他不知道自己刚刚回礼的那一下会对那个omega产生多大的刺激,不知道会不会让那个omega更加煎熬。

反正莫名其妙就产生负罪感了。周泽楷一整个下午都在焦虑中度过,一会想这个一会想那个。想着要不去二楼找找那个omega在哪?会不会真的出事了?但是万一自己又没控制好,把事情变得更糟了怎么办?当时自己不应该就那么走了,应该找到他,然后轻轻抱一抱他,给他个临时标记,这样才更安全一些……但是现在再来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啊。

周泽楷不是个爱纠结的人,但他的确一整个下午都在纠结这件事。每次纠结到一半,回想起那股缥缈的青涩的omega信息素时,周泽楷都会控制不住地激动一下,内心哀嚎着砸碎一瓶酒。

很快整个屋子都被酒泡了,可怜江波涛跟他同屋,简直要被熏晕。

 

当晚周泽楷依靠抑制剂平复了身体上的亢奋,但心理上的吃药也拯救不了。好几种情绪混在一起,周泽楷翻腾了两个小时才勉强睡着,第二天早早就自然醒了,对着镜子发呆好半天,确定没出黑眼圈之后才松了口气。出门之前,周泽楷又嗑了两片药,整个人干干净净人畜无害。

宣传片拍摄过程中周泽楷困得放弃思考全程神游,表现出来就是特别乖,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让他摆什么动作他就摆什么动作,十分机械。但特别讨摄影大哥的喜欢,连连夸周泽楷是专业的。

枪系合拍的部分排在第一个,完成的最快,摄影大哥换人的手势打出来,周泽楷立刻松了口气,逃命似的坐回休息区缩着,周围闹哄哄的。

除了一年一次的全明星,很少再有这么多人凑在一起的时候了,大家扎堆聊得风生水起,只有周泽楷一言不发,傻乎乎的打哈欠发呆。

剑系的部分拍完之后是暗夜系的,摄影那边对着名单点名:“喻文州,杨聪,李华!”

周泽楷脑中一根神经跳了一下,转头往蓝雨那边看,正看到蓝雨队长起身,唇角柔和,后背挺得很直。黄少天刚拍完了跑回来,身后跟着卢瀚文,一大一小俩剑客围着喻文州叽叽喳喳。离得有些距离,周泽楷听不清楚他们的对话,但黄少天的表情很严肃,喻文州的表情很温和,形成了强烈反差。喻文州走前安抚般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看口型,好像是说了一句“我没事”,得来黄少天一记无奈的白眼。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呢。周泽楷是有些好奇的,但这好奇很快就被扔到了脑后。

喻文州走进光源中心,脚下拉出模糊的影子。他肤色偏白,被大灯一打,更是白了几度,周泽楷手肘撑着膝盖,远远盯着喻文州的身体,看他柔和的侧脸轮廓和抬手时外套牵拉勾勒出的腰线,看他对着镜头微笑或沉思,表情变换的颇为熟练。

看着看着,心中缓缓蹦出一句:喻文州是个omega呢。

周泽楷以前一直把这件事作为客观存在的真理,从来没认真思考过或是在意过,现在倒是突然走了心。

喻文州是omega,但不瘦弱也不软糯,看起来跟alpha和beta没什么区别。

周泽楷长这么大没遇到过几个omega,其实A和O都是很稀有的,但周泽楷身处职业顶端,环境所致,周围从来不缺大A,所以他从来没觉得自己很稀奇,倒是真的发觉到omega的少见。训练营里偶尔会出几个,但很快就被淘汰,根本不可能混进职业一线队。

只有喻文州例外。

据说,荣耀职业联赛第一赛季至今,喻文州是全联盟注册职业选手中唯一的omega。不仅仅是现役唯一,还是荣耀职业联赛史上第一个。真是越想越特殊。

周泽楷又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直到被江波涛拍拍肩膀说出去吃饭。

周泽楷立刻回神,小声道:“不去二楼。”

江波涛懵:“这酒店只有二楼有吃的啊。”

周泽楷摇头摇成一百八十度的。

江波涛挠挠头,看了看已经撤退到门口等得不耐烦的孙翔和吕泊远,劝说:“反正先出去看看吧,小孙和泊远起晚了没吃早饭,可能已经快不行了。”

听了这话,周泽楷乖乖起身跟着江波涛往门口走。

走前又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明亮聚光灯下的喻文州,喻文州好像也在看他,模模糊糊似乎还勾起唇角笑了一下,但很快就转头去看身旁的杨聪,两人正聊着天,笑着说了几句话。

周泽楷收回目光离开了摄影棚。

心中又感叹般重复了一遍:喻文州是omega呀。

挺好的。

 

tbc

我知道我刨了好多坑……我真的都记得!每一个!都记得!每天顶多填一个……填哪个看心情……有些坑泥萌催我我也填不起来啊!!(含笑九泉)

最近大概主要还是填至亲……因为只有它大纲最完整,并且最接近完结x

 

 

短短一个周末,天儿就已经冷到挤早高峰地铁都不出汗的程度了,到底是什么支撑我从被窝里钻出来坐在电脑前的(哆嗦)

一年之中的最冷两天:来暖气的前一天,以及,暖气走的第一天

 

 /  热度: 718评论: 68
评论(68)
热度(718)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