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翔周】王不见王 02

一边写一边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02

江波涛直觉周泽楷和孙翔之间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才导致两人关系如此紧张,不然周泽楷不可能对孙翔有那么大的敌意。周泽楷这人很简单,他看起来不会跟谁太好,但一直也没跟谁太不好过,现在一上来就平白无故和孙翔不对付?没道理啊。

但是江波涛也知道自己从周泽楷嘴里肯定是翘不出一个屁的,还是别问了吧。

其实周泽楷心情已经好多了,昨天那让他独自面对孙翔的时候才是真的对自己意志力的考验,现在江波涛他们回来了,周泽楷压力顿时小了很多,而且晚饭吃完回来发现宿舍楼底下的冰柜补货啦,真是可喜可贺。

周泽楷转身就不去思考孙翔的问题了,他并没把孙翔放在心上,如果孙翔的挑衅真的走了周泽楷的心,那孙翔反倒是特别的了。然而现实是孙翔在周泽楷这还真没特别到哪里去。

所以当晚上周泽楷睡得特好特安稳,倒是孙翔翻来覆去睡不着失眠。孙翔不断安抚自己,一定是水土不服,一定是睡惯了嘉世的床现在突然一下不能适应……然而自己都没有办法骗过自己,前几天自己就已经搬进来了啊,前几天怎么都没什么毛病睡得死死的闹铃响三遍才能睁眼啊。

……因为前几天还没见到过周泽楷呀。

孙翔太生气了,一想起周泽楷就更生气了,更睡不着了,坐起来抄着枕头砸床头柜。

孙翔现在很暴躁,一想起周泽楷的脸就想打人,周泽楷脸那么好看,打起来肯定倍儿爽。孙翔脑内演练得腥风血雨,一定要从后背偷袭,蹑手蹑脚地接近,把队服往他头上一兜,趁他没反应过来一腿撂倒,坐在他腰上揍,必须得蒙住脸别让他看见自己是谁。

还真别说,这招儿有奇效,孙翔脑内揍了一会周泽楷之后就奇迹般的被睡意笼罩了。

 

到底还是睡得太晚,孙翔第二天挣扎着爬起来,眼睛睁都睁不开,稍微睁大一点就想哭,他后悔极了,早知如此,昨晚上就该再早点想一想揍周泽楷的事,也不至于翻来覆去那么久都闭不上眼睛。

孙翔揉着脸懵着进了训练室,基础训练打了不下十个哈欠,对面杜明都被他传染了,也跟着狂打哈欠。孙翔飞速把上午的基础任务搞完,打了个卡之后开始走神,困得目光呆滞,头一点一点的。好不容易捱到休息,孙翔一秒都不耽搁,晃晃悠悠去饮水机边上接水喝。据说困了就要多喝水,很有效的。

周泽楷也在接水,半弯着腰。周泽楷骨架长得好,身材也好,肩宽腰细的。接完水之后才看到身后等着个孙翔,周泽楷面无表情,目光在孙翔没精打采的脸上划了一圈,并没作出什么反应,没微笑也没皱眉,直愣愣的转个身就回位置坐下了。

孙翔毫不客气对着周泽楷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都是年轻人,碰上事了都是说怼就怼,不搞那些迂回的没意思的幺蛾子,孙翔现在烦周泽楷烦得要命,喝了两大口冰水之后清醒很多,扬着下巴就去敲周泽楷的电脑桌子:“1V1吗。”

周泽楷看都不看他,目光直勾勾盯着电脑屏幕,摇了摇头。

孙翔哼笑,语气轻佻:“你不是厉害吗,指导指导我呗。”

周泽楷依旧目不转睛,这次头都不摇了,毫无反应,跟没听到孙翔说话似的。

嘿这就不能忍了。孙翔歪头瞥瞥周泽楷的屏幕,心想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好看啊能让枪王头不抬眼不睁的不搭理自己啊,孙翔眯着眼睛瞅了好半天,才看出来是荣耀当赛季的宣传广告,屏幕里的一枪穿云开了乱射十分暴力,子弹横飞火光绚烂,但一枪穿云的镜头并不多,这宣传片把每个职业都介绍了一遍,平均每个角色出场时间也就一个技能特效的时间不能再多了。

孙翔心说这片子我看过啊,一枪穿云之后就是一叶之秋,他撑着周泽楷的椅背静静等着一叶之秋出场,谁知道一枪穿云枪口的硝烟刚刚散尽,转场特效刚刚开了个头,周泽楷就果断甩鼠标点了屏幕右上角的叉叉:“后面不好看了。”

……你,你他妈。

故意的,这必须是故意的,孙翔一口血差点喷出去,瞪大眼睛准备跟周泽楷理论。周泽楷不吃他这一套,轻描淡写回头看看他的脸,无辜道:“休息时间结束了。”

 

孙翔觉得周泽楷就是看不起自己。恩,看不起自己?搞笑。

孙翔对自己的实力是极其肯定的,他足够骄傲但是没有盲目骄傲,他也对自己的水平判定得很是合理,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技术上有哪里不行,就算有自己忽略的没掌握好的微操,那也只是多练两节课的事,只有自己没注意到的,没有自己做不到的。

所以他不明白周泽楷的轻蔑从何而来,如果自己是玩神枪的,周泽楷能秀的他也能秀,他丝毫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水平。

于是俩人就杠在这不上不下的。一个是“我觉得你就是没我厉害”,另一个是“我还真就是不比你差”,都不服气,没法交流。

下午团队训练的时候江波涛压力巨大,这次不是队内对抗了,这次是正式队打陪练队,走正规团队赛模式,带第六人替补的那种。

这是他们第一次带孙翔玩,然而孙翔明显没及时进入状态,进图之后很快落单,被陪练队三个人围了,但孙翔毕竟是封了神的操作者,愣生生凭借技术压制把对方的围剿撕开了个口子,一叶之秋剩了半血成功蹭回奶妈身边讨了个大治疗技能。

嘿这胡来的。周泽楷当场皱眉了,直起腰从电脑上面往孙翔坐着的那个小角落瞅,当然看不见孙翔的脸,只能看到孙翔被耳机压得一头乱毛的头顶。

周泽楷这个动作虽然没有引起孙翔的注意,但成功引起了旁边江波涛的注意,江波涛能明显感觉到周泽楷对孙翔脱节表现的不满以及对孙翔依靠个人能力秀操作扭转局面的不屑。

江波涛轻咳一声,凑过来些小声说:“小孙肯定是不适应……”

“恩。”周泽楷收回目光,平平淡淡,情绪又掩饰地很好了,敲键盘甩鼠标操纵一枪穿云跟上一叶之秋的进度,看似体贴地帮一叶之秋打起了掩护。

 

周泽楷团队意识很棒的,他已经习惯了队友们在自己左右策应,如果没有队友,他打比赛肯定会累上十倍不止,刚出道那个赛季就是这个状况。因为亲身体验过对比过,周泽楷深知单扛的无力,所以他真的不是很能理解孙翔独狼般的行动是图个什么,为了抢先手多几个击杀数据上好看?还是只想着显摆刚刚那种1V3的华丽操作?不管哪种,周泽楷都是真的不懂,只能脑内评价的时候把孙翔这种行为归结为意识不到位。

周泽楷一边不爽着,一边带孙翔练着,一个周耗完了,的确是比第一天好了点,不是好在孙翔开窍了,是好在轮回全队能跟上孙翔的速度了。

……这真的好吗。

周泽楷简直太无奈了,全队的节奏都跟着孙翔走,有时候孙翔一个爆发跑太快,总是要掉队几个,周泽楷拼死拼活是能追上的,但真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跟孙翔周泽楷同级别操作水平的啊喂。

一周下来每个人都很累,周泽楷尤其累。

周末时候江波涛他们陆续回家,江波涛走前拍拍周泽楷的肩膀,语气很郑重也很无奈:“队长,多照顾照顾小孙啊,别让他那么快。”

周泽楷面无表情点点头。心说这任务实在太特么艰巨了,这又不是我说说就能管用的啊,要是真这么好搞定,孙翔早就不是孙翔了。

 

周泽楷依旧对孙翔没好感,但作为轮回队长,他有责任帮孙翔队员解决专业问题。周泽楷是公私分明的,既然都在同一个俱乐部那就是同事,平时打比赛就是工作,工作上的事要严肃解决,私底下的事私下再说。

于是平静的周末,周泽楷把孙翔约到了训练室加练。周泽楷要求很简单,第一轮你主力我辅助,第二轮我主力你辅助,同一张地图同一群npc,看哪种打法的损耗最少。

孙翔不屑:“比损耗?怎么不比时间啊。”

周泽楷不说话,把npc数量上限调到了200个:“这样可以比时间。”

孙翔宛如听到笑话:“你搞笑呢,200个npc怎么可能一管血全杀完,我们现在又没治疗,就算有治疗,杀200个npc那蓝肯定也撑不住啊。”

“所以嘛。”周泽楷语气平淡,把200重新调回了30。

孙翔有点不耐烦了,但是又有点明白周泽楷的意思了,所以没再纠结比赛的规则问题,准备直接开干。他揣着卡转身往自己那个角落里走,走了一半被周泽楷叫住,周泽楷朝他眨眼睛:“坐我旁边。”

“……啊?”孙翔以为自己听错了,眯起眼睛歪了歪头。

周泽楷也有点不耐烦了,敷衍道:“影响交流。”

“哦。”孙翔又绕回来了,一屁股坐到江波涛的位置上。

 

一天练完,周泽楷很是心疼自己,第一时间冲到宿舍一楼冰柜前面干了半瓶柠檬盐水,然后倚在旁边的墙上软绵绵地发呆。

太累了太累了真是太累了……孙翔秀操作的习惯太根深蒂固,似乎是沉迷于1v好几十的快感中无法自拔,每次一叶之秋扭转劣势抡着战矛从敌阵里杀出来的时候,孙翔眼睛都比平时亮上好几倍。

周泽楷觉得自己跟孙翔的追求是不一样的,他们在荣耀上的价值观不一样,所以根本没法沟通。孙翔就是偏爱横冲直撞唯我独尊的快感,周泽楷就是喜欢跟队友你一刀我一枪配合着搞围杀。

但孙翔也不是对队友全无感觉。比如:周泽楷追不上他的时候他的确是会很不爽,仿佛脑门上顶着仨大字“你很废”;但是如果周泽楷追上他了,并且主动协助配合他了,他立刻就开心了,虽然碍于面子不会把夸周泽楷的话说出来,但表情写得清清楚楚“还可以嘛”。

所以孙翔不是不想要队友,他只是想要跟他水平相当能跟上他节奏的队友。

如果搞个采访,问孙翔你最希望哪些人来当你的伙伴呀,答案可以重复选择并且可以选择自己的话,孙翔大概会耿直又傲气地回答:希望场上的六个人都是一叶之秋,都是我。

……做梦去吧。

周泽楷默默又灌了一大口海之言。

 

当晚周泽楷本着帮弱逼队友挑毛病解决问题的原则,拿队长身份逼迫自己弄了点孙翔在嘉世时候的比赛视频来看。越看越愁,越愁越热,火烧火燎的,汗顺着颌骨线条往下淌,聚在下巴尖上终于滴进了键盘缝里。

周泽楷抬手蹭了蹭额头,手背湿了一片。

周泽楷有点懵,他看录像看得太认真,还真没发现什么时候突然就热成这样了。录像不太好看,的确是看的直上火,但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周泽楷抬头瞅瞅空调,发现空调灯灭了。

一阵恐慌袭来,周泽楷赶紧到处翻遥控器,紧张兮兮对着空调口狂摁启动键,然而空调毫无反应,跟死了似的。

“……”看清楚现实的周泽楷绝望的陷进了椅子里。

空调坏了?是的,空调坏了。

空调都坏了,还看什么比赛录像啊!周泽楷把电脑关上,进浴室用凉水冲了冲脸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然而根本冷静不下来,在他发呆思考的空隙里,热度扑面而来,汗又开始止不住的流了。

周泽楷的确比较容易流汗,随便跑跑跳跳就湿的透透的,所以他真的不喜欢太热的天气,谁都不愿意自己每天跟被水汽蒸过似的潮乎乎的是吧。

周泽楷在自己高温桑拿一般的房间里闷了十分钟,最后实在忍不下去,晃晃悠悠出门去敲隔壁江波涛的宿舍门。敲了半天没人理,周泽楷这才惊恐的想起来江波涛回家了。

不仅仅是江波涛回家了,方明华也回家了,杜明也回家了,吕泊远也回家了……

周泽楷呆站在宿舍走廊里迎接劈头盖脸的五雷轰顶,期间还能感受到周围汹涌热空气的全方位入侵。

这还了得???

周泽楷立刻跑回屋里摸出手机给修空调的人打电话,得到的答案很残忍:哎呀小伙子啊现在太晚啦我们下班啦,等明天早晨我们早点过去给你修好不好啦?

周泽楷挂了电话,心里回答:不好。

正当他呆站在走廊里绞尽脑汁想辙的时候,身后的房间门被推开了,屋里冷气冲出来,吹了周泽楷一后背,周泽楷没忍住当场叹息一声。诶,好爽哦。

孙翔疑惑地瞅瞅杵在自己房间门口的轮回队长,张嘴想说什么,但考虑到现在他跟周泽楷的关系实在不咋样,他是不屑于跟周泽楷对话的。所以愣是把话又咽了回去,顺便白了周泽楷一眼。比傲娇,没人赢得了孙翔。

周泽楷还沉浸在身后的神秘力量中无法自拔不愿醒来,他当然知道身后这房间是谁的,但他不愿承认,所以不想回头。

孙翔懒得带钥匙,直接敞着门,踩着拖鞋邋里邋遢跑下楼去拿雪糕吃。

见孙翔走远了,周泽楷赶紧翻个面儿,后背倚在墙上,面朝孙翔大开着的房门口,继续接受冷气的熏陶。

很诱惑很诱惑,真的很诱惑。

周泽楷十分纠结,爽了两分钟不到,孙翔就一手冰棍一手饮料的回来了,斜眼瞅瞅贴墙罚站的周泽楷,到底是一句话没说,面无表情进了屋抬脚准备踢上门。

周泽楷一个着急,腰挺直了,后背离开了凉爽的墙面。

“等等。”周泽楷的声音有些急促。

孙翔关门的动作顿住,含着一口雪糕,莫名其妙地转过身来打量着被汗水浸得半透的周泽楷。

孙翔的眼神实在算不上友好,被孙翔这么一瞅,周泽楷已经糊了的脑袋立刻清醒了大半,但又更快的被热气蒸冒了烟,恢复工作不到两秒,再次瘫痪。

孙翔知道周泽楷不爱说话是个闷葫芦,所以其实也没太指望周泽楷能说出点什么,他等了两口雪糕的工夫,屋里凉气都要被放光了,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孙翔耐心条本来就短的要命,更何况面前站着的人还是他最近特别看不顺眼的,所以耐心条降得格外快。

终于扣成了零,孙翔瞪了周泽楷一眼,毫不犹豫转身准备关门。

周泽楷皱眉,一步过去顶在门板上,阻止了门锁的扣合。

有完没完了到底。孙翔没好气儿:“有屁快放行不行!”

背后是灼灼热气,面前是清凉冷风,这反差,这是天上地下的阶级反差啊。管他呢,先爽了再说。周泽楷瞬间想开,抬头直视孙翔的眼睛,牙一咬心一横,平静道:“今晚能睡你房间吗?”

“……啊。”孙翔懵逼。感觉被当头闷了一棍子。

周泽楷顿时后悔了,默默移开视线,尴尬地扯了扯唇角。

孙翔神色复杂,勉强上下打量周泽楷一圈,从他挂着汗的下巴看到泛潮的锁骨,再看到被浸成半透明的棉质T恤,还有线条颇为完美的小腿。恩别说,还真挺好看的,不愧是联盟第一颜,轮回捧他也是有理由的。当然,比起自己还是差了些。

孙翔的目光太过肆无忌惮,似乎是把周泽楷当场剖了从内到外看了个透。

周泽楷给他看得更难受了,这次往外冒的是冷汗了,脑中煎熬着要不还是转身回去吧?继续站在这儿好像很没面子诶,但是站在这里好爽,完全不想动,鞋底好像粘住了,奇怪,真的动不了诶。

正纠结着,突然被孙翔一胳膊搭住了肩膀。

孙翔凑近了些,眯眼思考片刻,蓦地挑眉笑了一下,侧身让出进屋的路:“行啊,反正我床挺大的,来呗。”

tbc

 /  热度: 552评论: 43
评论(43)
热度(552)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