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翔周】王不见王 03

03

孙翔的想法很简单,他就是想打周泽楷一顿,但周泽楷进了屋门一关,气氛好像有那么点不太对。周泽楷用最快的速度冲进浴室洗澡,极力逃避俩人之间那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尴尬。

孙翔盘腿坐在床上心不在焉,心里打着小算盘,心想周泽楷突然要来睡我屋肯定是图谋不轨,但自己可以趁机掌握主动权把周泽楷的可怕想法扼杀在摇篮里。恩,所以打一顿是必须的。

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啦淅沥沥,孙翔抻着脖子偷瞄了门缝好几眼,确定周泽楷一时半会出不来,然后蹑手蹑脚从衣柜里扯了件厚外套拎在手里站在浴室门口等周泽楷出来。

一边等一边玩手机刷微博,顺便仰头30°拍了张自拍发出去撩粉丝,回复如潮水,有人评论:咦背景的浴室灯是亮着的,玻璃上还有水,三更半夜有人在翔哥房间里做什么?哆啦A梦吃惊。

我靠,大意了,孙翔飞快地把照片删掉。

身后屋里的水停了,孙翔把手机收好,立刻进入战斗准备状态。周泽楷没让他等太久,披着浴巾刚推开门,还没看清门外地毯的颜色,就被当头罩了一记暗夜斗篷,又被一胳膊勒住了脖子,周泽楷懵了一下,抬手去掐孙翔的腰,反而被勒着往床边挪了几步,脚下被人一绊,失去平衡直接扑在床上。

这一系列动作孙翔做的是行云流水,毕竟早就脑内排练无数遍,实施起来特别干脆利落。

周泽楷被撂倒在床上之后顿觉不好,伸手想扯罩在头上的外套,谁成想腰上突然一个重量压上来,差点把周泽楷晚饭压出来。周泽楷没忍住闷哼一声,老老实实趴着不动弹了。

折腾了一套,周泽楷腰上围着的浴巾都快被扯掉了,孙翔坐着稍微往下磨蹭磨蹭,浴巾就跟着往下磨蹭磨蹭。本来已经放弃挣扎的周泽楷心中警铃大作,也不管蒙在头上的外套了,赶紧伸手把浴巾死命往上扯,声音冷冰冰的:“孙翔,你想干嘛。”

要是此时江波涛在,肯定能从周泽楷的语气里解读出百分之两百的冲天怒火。

可惜孙翔不是江波涛,孙翔感受不到。

孙翔完全没有察觉到危险,反而耿直地轻哼一声,伸手扣住了周泽楷的后颈。湿漉漉的发梢还滴着水,蹭在孙翔的手背上。

孙翔挑眉:“还能干嘛?想揍你呗。”

哦,只是这样啊。周泽楷一听,反而松了口气。鬼知道他为什么听到这个答案后会松口气,反正挣扎的欲望突然减了半,手上随便拉了拉浴巾,然后就继续去扯蒙在头上的衣服。也不知道孙翔怎么罩的,手法还挺熟练,周泽楷扯了半天才给扯下来,被闷出一头汗,感觉刚刚的澡都白洗了。

周泽楷勉强回头凉飕飕地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孙翔。

孙翔被周泽楷瞅得有点慌,他一只手还扣在周泽楷后脖子上,另一只手正抓着枕头已经做好了待机准备,只要手一起再一落,保准能一枕头准确糊在周泽楷的帅脸上。

可是孙翔就是怂怂地停下了,心想打脸是不是不太好,毕竟周泽楷也就能靠脸吃饭了。

可是不打脸还能打哪?

孙翔目光往下滑,周泽楷上半身都裸着,此时趴着的姿势,后背肌肉线条格外养眼,孙翔打量一圈,在周泽楷凹下去的腰窝上停留片刻,然后继续往下移……不是,同学,你眼睛看哪儿呢???

周泽楷被瞅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毛骨悚然,面对危险产生的条件反射很是迅速利落,一个翻身出其不意把孙翔从自己身上甩了下去,这一下可好,孙翔被惹毛了,也不挑不拣了,直接反扑上来按着周泽楷的肩膀试图反控制。俩人立刻纠缠成一团,从床这边滚到床那边,如果有第三者观看这个场面,大概会觉得两个人正在练摔跤。

周泽楷身上没衣服,场面对他实在不利,而且他怕热,抱着孙翔你来我往滚了两圈就不行了,终于在俩人都没劲儿之后首先放弃挣扎,被孙翔按着肩膀压在了身底下。

周泽楷逮了空子语气不咋好地解释:“……你想多了,我空调坏了。”

孙翔动作一顿,抬头去看周泽楷的脸。周泽楷因为这么一顿扑腾,湿头发乱乱的贴在脸侧,脸颊还有点红,整个人都潮潮的喘得厉害。要不是孙翔对周泽楷的印象实在不好,现在看见这么一张脸,大概立刻就把持不住了。

幸好孙翔对周泽楷是有偏见的,这替孙翔保留了最后一丢丢理智。

孙翔很生气,心说你这理由骗鬼去吧。怎么早不坏晚不坏偏偏现在坏,不是图谋不轨是什么。周泽楷,真没看出来啊。

孙翔轻蔑地笑了一声,偏开了目光:“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周泽楷睁大眼睛。同学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孙翔一动不动沉默了几秒,又垂眼快速瞥了眼周泽楷的脸,语气似有妥协:“……我只在上面。”

周泽楷气得想狗带,用了最后一丝力气猛地把孙翔推下了床,顺便一膝盖顶在孙翔的肚子上。

周泽楷翻身坐起来,冷声说:“真巧,我也是。”

 

所以话题是怎么跳到这的?

周泽楷很茫然,他只是屋里空调坏了所以想来蹭半张床啊?虽然蹭的目标不是那么合适,但是他别无选择啊?如果江波涛方明华他们几个在,那还轮得到孙翔什么事?自己也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怎么在孙翔眼里就跟十恶不赦了似的。

孙翔同样很茫然,大半夜的周泽楷突然来敲自己房间门说要跟自己睡觉,俩人关系本来就不太好,猛地这样来一下真的很奇怪好吗?自己多想一点,怎么就有错了?将计就计把人骗进屋然后蒙头怼一顿,怎么就不对了?孙翔还觉得自己聪明得很机智得很呢好吗。

反正都觉得自己没错,都觉得是对方脑子里养了鱼,鱼还贼能吐泡泡。

年轻人杠起来是一点都不含糊,终于彻底闹不动了,双双躺平了直喘气。周泽楷一身汗,抬手看了看胳膊上被孙翔捏出来的指印,实在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孙翔也没好到哪去,哼哼唧唧翻身去摸枕头底下的遥控器,颤颤巍巍举起来给空调调低了一度。

周泽楷真的是白洗澡了,浑身湿乎乎,想着缓过来之后再去洗一次。孙翔衣服领子都被周泽楷扯大了一圈,脖子上勒出一道印儿,他抬手轻轻摸了摸,疼得直吸气。

周泽楷也是有点不好意思,低声说:“真的是空调坏了。”

孙翔同样不太好意思,所以没再进行言语攻击,只是气呼呼地“哦”了一声。

周泽楷又说:“我怕热。”所以才来蹭你屋的,不然才不会过来呢好吗!

孙翔也不想继续轴下去了,懒得细细追究周泽楷的动机。反正周泽楷已经被自己搞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自己也没亏着,就算周泽楷目的不纯,那现在也是有心无力,实在没什么可担心的。

而且孙翔也累了,困了想睡觉了。他不情不愿往边上挪了挪试图与周泽楷拉开最大距离,又把被子往自己这边扯了扯。

“行吧行吧,勉为其难让你睡一晚。”孙翔抬手去关床头灯。

“……我要洗澡。”周泽楷拼命挣扎,但是实在动不了。

“都几点了,你洗澡我还睡不睡觉了。”孙翔摸黑冲着周泽楷的方向抱怨。

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周泽楷咬牙,不太爽地妥协了,反正一身湿哒哒的要蹭也是蹭在孙翔的床单上。

空调温度有点低,周泽楷没穿睡衣,光溜溜地钻进被子里,开始跟孙翔抢被子。俩人抢来抢去抢了半天,孙翔烦躁的“嘿”了一声,凑过来想把周泽楷怼下床,结果手一推,推到了周泽楷光裸的小腹上,蹭了一手的汗。

孙翔顿时不太好:“……你怎么这么湿啊。”

周泽楷:“……”

孙翔:“你睡觉都不套个睡衣的!?”

周泽楷:“……恩。”

我的天,周泽楷真是太可怕了,来自己屋睡觉不穿睡衣,其心可诛,真不是自己冤枉他好吗。

孙翔赶紧把被子全蹬到周泽楷那边:“给你给你,都给你。”

 

周泽楷实在是睡不安稳,盖了被觉得热,不盖被又觉得冷,天刚蒙蒙亮,周泽楷就醒了,转身去看孙翔,后者睡得毫无形象,半条腿挂在床沿外边,胳膊伸平了标准的大字型,手也就离周泽楷五公分不到的距离。

周泽楷赶紧往旁边挪了挪,把五公分扩展到十公分。

盯着天花板平躺了半小时,周泽楷确定不会有回笼觉了,只好任命地翻身坐起来,这么个简单的动作愣是翻了三遍才成功,胳膊疼腿疼跟被坦克碾了似的。

周泽楷颓然的弓着背,拼命遏制想抽孙翔两巴掌的冲动。

周泽楷现在看起来确实是不太好,胳膊上背上腰上全是指印,好些被孙翔用力太过的压痕还泛着红,而且他还没穿衣服,还坐在孙翔的床上,这时候要是有个人来敲门那就精彩了。

咚咚咚。

江波涛喊:“小孙,我从家里给你带了点吃的过来。”

孙翔嘟囔着翻了个身,似乎是要醒过来了。周泽楷连忙四处打量寻找自己的衣服,江波涛敲第二波的时候周泽楷才想起来自己衣服全扔在浴室里,也不管腿疼还是腰疼了,赶紧翻身下床往浴室里跑。孙翔已经被敲醒了,跟在周泽楷身后蹭下了床,迷迷糊糊冲门口喊:“副队,马上!”

周泽楷刚套上裤子,上衣拎在手里还没分清正反没找准头在哪,孙翔那边已经踩着拖鞋来给江波涛开门了,周泽楷从浴室里探个头出来:“别!”

然而门已经开了,江波涛手拎两盒饭团,看着孙翔身后的周泽楷,笑容僵在脸上。

江波涛:“……哈哈哈哈。”

 

孙翔和周泽楷的关系更完蛋了。

江波涛不太明白,明明都已经……了是吧。可为什么这两个人还是一副势不两立完全没有缓和的模样呢,自己不在的这一天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想补剧却不知该从何补起啊。

江波涛回来之后,周泽楷全天黏江波涛,表情欲言又止,又无辜又委屈的,好像是想解释什么,但是江波涛并不在意啊,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好解释的。当天中午吃完午饭,江波涛郑重地拍拍周泽楷的肩膀:“队长,放心,我是不会说出去的,你还是我们伟大的队长。”

周泽楷:“不……”不是,你到底误会了什么。

江波涛已经端着盘子转身走了。

周泽楷满心绝望,连江波涛都不相信自己了,这可怎么办。谁说江波涛是自己人形翻译机的?差评,退货,必须退货。

 

周泽楷和孙翔相看两生厌,能不交流就不交流,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新一周的团队赛训练。

孙翔被周泽楷带着周末加练过之后,刻意的注意了一下队友的动向。

其实孙翔独成习惯的一部分原因是他以前呆过的战队跟他水平差距有些大,在越云的时候全队只有他一个发着光,到了嘉世之后是队员们没把心思花在比赛上。这导致孙翔身上一直有种奇异的使命感:队里只有自己最厉害,所以自己带全队飞责无旁贷。他也真不是有意秀操作,只是他必须得在操作上碾压对手,他的队伍才能有赢的希望。

所以突然把他扔到轮回这么个冠军队里,他一时还真不太能适应,身后的队友已经不需要他罩着了,但他已经习惯自己一人横冲直撞了。

孙翔心里明白这个道理,可想要改变并不是一朝一夕的容易事情。

现在孙翔正在自己和队友之间艰难地找平衡,怎么才能既保证个人风格不受影响,又能完美融进轮回的战术中,这真的是个很麻烦的问题。

相互拉扯中,又是一场七零八落的团队赛训练,孙翔真心愁闷,撑着头盯着屏幕闷闷不乐。周泽楷不让他坐小角落里,把他调到自己旁边,现在周泽楷左手边是江波涛,右手边就是孙翔。

周泽楷能感受到孙翔的尝试,虽然结果依旧不好,但比起第一天的肆无忌惮不管不顾真的已经收敛很多了。

周泽楷揉揉手腕:“再来。”

又开了一盘新比赛,这次反而没有刚刚的好,孙翔要么压抑得太狠,要么放飞得太凶,他自己也十分不适应这种被束缚的感觉,最后忍不住又绕回了单打独斗的惯用套路里。

周泽楷凉飕飕地转头瞅他侧脸。

孙翔极烦躁,被盯得脸有点烫,但还要嘴硬:“反正也赢了嘛。”

周泽楷语气平静:“但拿不了冠军的。”

孙翔瞳孔一缩,左手用力攥成了拳,好半天才闷闷回了一句:“哦。”

tbc

……这真是令人绝望的同事关系

 /  热度: 546评论: 54
评论(54)
热度(54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