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27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断更容易复更难!感谢昨天终于来了的暖气(怠惰)

27

 

周泽楷在喻文州醒来之前就离开了,第二天早晨有早课,他急着回去应付点名。周泽楷前些时间太多精力耗在录音室和谈判桌上,学校这边已然放飞,已经有三门课的老师注意到了他,这学期接近尾声,他可不想功亏一篑在最后关头爬进老师的黑名单。

运气说不好但是也挺好。不好在老师真的挑了今天点名,没给周泽楷侥幸的机会;好在恰恰是在周泽楷前脚刚进门的时候点到了他的名字。周泽楷气喘吁吁答了声“到”,挨了老师或无语或不甘的一个白眼。周泽楷视若无睹,转头往大教室后排的角落里瞅,果然看见自己的舍友们抱着团,正小心翼翼挥手跟自己打招呼,周泽楷丝毫不介意教室里令人尴尬的静默以及无数扎在身上的目光,大剌剌的径直走过去。

孙翔把空座位上的包拿起来随便扔到地上,给他腾了个位置,前排的好些女生装出漫不经心的矜持模样回头看他,似乎是在怪罪他迟到弄出了响动,其实只是想看看他这张脸。周泽楷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目光,无动于衷也不觉被打扰,他趴在桌子上放空,等老师点完名开始讲课了,才撑起身子掏出课本和笔记本装模作样。

旁边孙翔额头抵着桌沿,正专心致志打手游,周泽楷看了一会,没舍得打扰他,只好越过他去看江波涛。江波涛是个学霸,但是个先天型的,老师注意到的地方他很乖,注意不到的地方他就很作了,课也是不怎么听的,此时正撑着头盯着空空的黑板发呆。

周泽楷从孙翔背后小声喊他:“江。”

江波涛动作没变,目光转过来了,眨了眨眼睛用眼神问:怎么了。

周泽楷静静地看了他一会不知如何开口,而且还感受到了来自讲台方向带着警告意味的老师的视线。周泽楷想了想,最后扯了张纸准备传纸条,撕纸的清脆声音又给了前排女生们欲盖弥彰的理由,一个个的纷纷回头。

周泽楷趴着写了一会,把纸折了折递给江波涛,江波涛挠挠头打开,上面一行字:我可能很久都不会回宿舍了。

江波涛皱了眉,他并不是很吃惊,只是心情复杂,窸窸窣窣摸来笔给周泽楷回复,两个人就这么悄无声息用最古老的方式聊起了天。

江波涛问:不回宿舍的话有地方住吗?这算是正式跟主唱同居了?

周泽楷模糊回答:有地方住。

明目张胆避开了江波涛第二个问题,江波涛以为他是默认了,所以并没有继续追问。周泽楷有些庆幸,正好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江波涛解释。

之后江波涛问了些无关痛痒的,衣服需要带走吗,日用品呢。周泽楷表示什么都不带,只是人回来的不会很频繁,让他们不要太担心了。

 

喻文州醒过来时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他平躺着恍惚许久,一丝一丝把那些似梦的记忆碎片拉扯回来。他记得周泽楷明明是来过的呀,真的只是梦吗。喻文州静止了十分钟,最后无奈地撑着身子准备起床,身体各处的感觉全都回来了,他僵了一下,胳膊一软又躺回了被窝里。

周泽楷果然来过,身体上的记忆是抹不掉的。

那么脑海里零零碎碎的那些对话是真的发生过的吗。

周泽楷说试过了?又说没有成功?说真的,喻文州现在完全没有办法判断这些记忆的真实性,因为他已经做过很多这样内容的梦了。就算这次周泽楷是真的出现过,那又怎样呢,谁知道这次是不是大脑迫不及待的一场恶作剧,把现实和期盼混在一起,自导自演一场自欺欺人。

喻文州想了很久也想不出百分百确定的答案,干脆也就不想了。睡意散尽,他把空调调低了一度,起身随便套了身家居服准备工作。

咔哒。

客厅那边突然传来开门声,喻文州系扣子的动作一顿,然后飞快把扣子全部扣好,转身推开了卧室门,他没来得及做好心理建设,所以看到周泽楷的身影时结结实实愣在原地。

周泽楷没换鞋直接进了屋,把手上拎着的一大袋子外带茶点搁在茶几上,然后才开始解围巾脱外套,以及转头去看喻文州。喻文州还愣在那,周泽楷看了一会就笑了,偏开头,把衣服扔到沙发角落里堆着,挽起袖子去拆塑料袋包装,轻声说:“来吃饭吧。”

周泽楷。喻文州攥紧了手指,想说什么,但不知从何说起。周泽楷如此理所当然出现在这里,这证明什么?

喻文州有些混乱,转移视线去看桌子上摆开的早餐,是自己一直很喜欢吃的早茶,之前带周泽楷去吃过的,但这家一直是只许堂食不接受打包的,不知道周泽楷是用了什么办法才把这堆东西全带了回来。喻文州的早饭向来不准时,其实不只是早饭,他三餐都是没准,所以胃根本养不好,一天比一天完蛋。

周泽楷已经把所有的便利盒全打开了,又去厨房抽了两双筷子拿了两个空碗过来。喻文州还是那个姿势站在卧室门口,呆呆的。

周泽楷歪头叫他:“哥?文州?”

喻文州眯了一下眼睛,回了神,盯着摆了满满一茶几的东西,轻声说:“太多了,我吃不完的。”

周泽楷扯扯唇角,弯腰把碗筷放下,语气平淡:“反正都是给你的。”

 

一顿早饭吃的很平静,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周泽楷一手拿筷子一手翻手机,时不时就要看一眼。他是上课途中偷偷溜走的,让江波涛他们有情况了就群里说一声,虽然肯定赶不回去,但起码可以提前想想对策。他知道喻文州是要睡到这个点儿差不多,而且家里没有现成的早饭,喻文州百分之七十是直接跳过早餐等着午餐一起,百分之三十是去厨房随便搞点凑合一下。反正哪种都不靠谱,还是直接把早饭摆到喻文州面前最为实际。所以就有现在的画面了,周泽楷塞了三倍的钱贿赂店家允许外带。

喻文州显然是心里有事,没吃多少就放了筷子,轻声问:“你昨晚来过?”

周泽楷咬着筷子转头看他,看到一双平静的潮润的黑色眼睛,很熟悉很好看。

周泽楷点头:“来过。”

喻文州习惯性笑了一下,但眼中依旧平静,并未沾上多少笑意,只是拉扯唇角的动作太本能了,随随便便就可以做到。

周泽楷转回头去夹了块马蹄糕,补充说:“想你了,来看你。”

喻文州不说话了,一直看着周泽楷,直到周泽楷也吃饱了,直起背陷进沙发里,喻文州还在看他。

两人对上了视线,喻文州眼中是无声的问询,周泽楷接收到了,却不回复,甚至是暗暗享受这种被专注眼神注视时的那种陷落般的沉沦,是的,他习惯这种目光,但只享受喻文州的。

僵持太久,周泽楷觉得喻文州该要撑不下去了,于是撑起身体凑到喻文州面前去,轻轻呼气。

周泽楷说:“我只喜欢你。”

语气平淡,没有挑衅,没有叛逆,没有赌气时的孤注一掷也没有幼稚时的口不择言。他只是平平静静说出这五个字,陈述一个不能推翻的绝对事实。我试了别人,或者没有试别人,不管怎样都没关系,结果不会改变,我就是只喜欢你。

喻文州表情并无太大变化,只是短促皱眉,然后眨了眨眼睛,眼睫垂下去,轻轻地颤。心中叹息一般突然软下去,像是提心吊胆很久的事情终于如自己所愿却又不如自己所愿。

看来不是梦。

我只喜欢你。

每个字都带着重量,在他心口上用力敲,敲出冗长回声。

这要怎么回应呢,周泽楷走了,现在却又回来了,认认真真对自己说,只喜欢你。喻文州孤零零站在原地,世界地动山摇天地倾覆,他觉得自己是要陷进去了,陷进一个未知的世界中去,装满迷失与罪恶,一旦开始就不能回头。他原本一直站在起始的地方、站在孤独的路口,已经站了很久很久了,人明明是食髓知味的生物,大脑却非要冷静地提醒不要重复踏进同一条河流。

如喻文州所想,在他自己强撑着站在原地的这段时间里,周泽楷已经长大了,变得陌生,变得更难被控制,变得独立。变得更容易挣脱自己,却又对自己有着更大的吸引。

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对之前美好感情的继承,又像是一场完完全全的新生。以前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包裹在溺爱外壳中单纯的宠哄,现在那层壳被轻轻敲碎了,不能自控的情感汹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浩浩荡荡盖过了曾经的一切欲盖弥彰。

喻文州是很想让周泽楷听话,但又私心希望周泽楷不要听话。这很矛盾,理想完美无瑕,梦想直白自私,一个出于大脑的幻想,另一个出于心脏的直觉,孰轻孰重谁能评价。只是喻文州向来先入为主,冷大于热。

可现在,周泽楷说我试过了,周泽楷说我没有成功,周泽楷说我不想再试了,周泽楷说我只喜欢你。

喻文州闭上眼睛刨除一切无关繁杂扪心自问——不开心吗?听到这些你难道不开心吗?

……怎么可能不开心。

他果然离不开你,果然只喜欢你,果然没有选择别人。随之而来的,是松了口气般的开心、劫后余生般的开心、自暴自弃般的开心。如此想来,自己反倒成了幼稚与无理取闹的那个,把所有压迫和阻碍全搬出来堆到周泽楷面前,如愿以偿得到周泽楷的答案:除你之外无别人。

这不就是自己内心深处最想得到的答案吗。

 

这一切一切的翻天覆地反映在喻文州的脸上,只不过是短暂愣怔、抖抖睫毛以及一个淡笑。

喻文州回过神,伸手浅浅搂了搂周泽楷的肩膀,又很快松开,并未说其他的,他直接起身进了屋子去换衣服,五分钟后出来时周泽楷还坐在沙发上,抬头静静地看着他。

喻文州对着黑屏的电视屏幕摆弄衬衫衣领,抿了抿唇,回头说:“我去趟公司。”

周泽楷等了这么半天,想听的并不是这个,心里难免有落差,但没有表现的太明显,只是撇了下唇角,垂下眼眸一言不发,表情是淡淡的排斥。

喻文州看在眼里却没戳破,他有意拖延,对着屏幕理了好半天的衣服,听动静,身后的周泽楷已经在着手收拾桌子上的那堆茶点狼藉了。

“别管那些了。”喻文州终于回头,跟周泽楷对上了视线。

喻文州轻声问:“一起去吗?”

周泽楷眼中有疑惑:“去哪里?”

“公司啊。”喻文州说,“要跟我一起去吗?”

周泽楷手上收拾东西的动作停了,飞快眨了眨眼睛。

喻文州不急着听他回复,转身拿了车钥匙,接着又去玄关穿大衣。等全副武装把自己全裹好了,就差推门一个动作就能走人了,周泽楷还是站在沙发前面远远看着他。

喻文州无奈:“去吗?”

周泽楷这次只短暂犹豫了一秒,随后拎起沙发角落的外套一边穿一边往门口走,走到喻文州面前时就差拉个拉链了。喻文州低头帮他拉好,直直拉到最顶上,周泽楷扬起下巴,然后缩缩脖子,半张脸都埋进立起来的衣领里。

周泽楷的目光依旧清清冷冷,但直白专注,声音被布料隔了一层,平淡如常。

“走吧。”他说。

 

tbc

 

楷楷长大噜!喻之前跟少天说了要教楷楷的,所以不会再一昧藏着他护着他了

开新副本了,办公室恋情(并没有),好吧只是新的相处模式x

剧情跑到这里,大概走了一半差不多……?特码的为什么才走了一半(绝望)

 

以前那些被屏蔽的外链,我有空就去补档……

然而有点多……我,懒。我慢慢搞……(葛优)

 /  热度: 368评论: 43
评论(43)
热度(368)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