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28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有点短啊这章,来不及了有事!只能先关电脑噜!

28

 

喻文州没打算自己动手,本想把助理叫过来,但被周泽楷阻止了,伸手抢了车钥匙说“我开”,喻文州笑了一下,摸摸鼻尖没有拒绝。

周泽楷不玩车但练得还算稳,喻文州瘫在副驾没过多久就打了哈欠。车里很静,喻文州一直微微偏头去看窗外的风景,目光放空,是在发呆。周泽楷没去过喻文州的公司,跑上三环之后有点懵,转头问他该从哪个口出去,喻文州这才回神,没说话,只是倾身戳了几下导航,让周泽楷跟着导航走。

周泽楷走的这条路线不是喻文州以前常走的,路边风景都有些陌生,喻文州愣愣看了很久,终于看到熟悉的地标出现在视野里了,才觉得没什么意思,这才收回目光平视前方。

喻文州说:“你跟陈衷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眨眨眼睛,车速依旧,没有突然的刹车也没有突然的油门,证明喻文州这问题一点都没让他意外。周泽楷沉默一会,才说了一句:“你知道了。”

喻文州笑:“我肯定会知道,你刻意隐瞒了吗?”

没有。周泽楷摇摇头。

那不就得了。喻文州轻轻叹口气,低头去看掌心的纹路。

他不说话,周泽楷也就不说话,似乎并不想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到底是喻文州憋不住继续问他:“你认真的?”

周泽楷眯了一下眼睛:“恩。”

“你觉得我会同意吗。”喻文州偏头看他,眼中是深深的黑。

周泽楷听了这话笑起来,眼尾划过一点得逞和促狭,只是短暂分神看了喻文州一眼,很快就继续关注前方路况了。他反问:“不会吗?”

喻文州被问得没脾气,垮下肩膀有些颓靡,声音空落落的:“恩,只要你是认真的,我会同意的。”

周泽楷悄悄撇唇角,眼底一层不易被察觉的烦躁。这就很尴尬了,本意是想怼喻文州的,结果两句就被反怼回来,他早该料到的。

喻文州立刻捕捉到他这点小情绪:“不开心吗?”

周泽楷没说话。

喻文州笑:“我知道你只是想拖时间,拖过一个陈衷的确没什么问题,但这没有意义,没有她,还会有别人。”

周泽楷有些不屑:“我一个一个拖。”

又幼稚起来了。喻文州无奈道:“其实……你去结婚也挺好的,实在拖不下去就这样吧。”

周泽楷立刻抿紧唇,眉心也拧起来了:“你觉得挺好的?”

喻文州不接茬,垂眼又去看手心的纹路,无名指屈起来去勾那道压断爱情线的伤疤。

心里有个声音说你这样太被动了,不像是个生意人,另一个声音打断它:在周泽楷面前被动一点也没什么,他可以跟所有人玩生意场,但就是不想跟周泽楷搞这些。他对周泽楷没有丝毫戒备,只有百分之二百的信任。这对喻文州来说太难得了,他眼中的周泽楷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单纯无害的。

喻文州说:“我是相信你,所以才……”

周泽楷打断他:“那你会开心吗?”

喻文州说:“你开心就好。”

周泽楷一个急刹车,喻文州没反应过来,被安全带扯着才避免了额头撞上挡风玻璃的惨剧。

周泽楷没什么表情,平静地推门下车:“到了。”

 

他们默契地没再继续进行有关陈衷的话题,喻文州把周泽楷带进公司,直接领进自己办公室,中途被去打印室拿资料顺便抽烟开小差的徐景熙撞见了,立刻不太好,资料也不管不顾了,把烟一掐偷偷跑到门口探头去看两人的背影。喻文州没注意到徐景熙,所以也没停下来打声招呼。

喻文州进了办公室把外套脱了随手一扔,先塞给周泽楷一打儿文件,是集团的组织架构,喻文州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你对哪个部门感兴趣?”言下之意,你喜欢哪个我就把你放到哪里。

周泽楷犹豫片刻,翻开一张一张看起来,地产是发展最大范围最广的老本行,主要是三级架构模式,集团总部下分了北上广三个区域中心,周泽楷粗略翻过,只是停在上海分部的时间多了几秒,此外还有一排的物业物流俱乐部零售投资等等的子公司,周泽楷越翻越快,最后几页直接水水带过,然后又翻回了第一页,他盯着董事长下面的总裁框框看了许久,伸手用指腹压了压那两个字:“对这个感兴趣。”

喻文州笑出声,伸手把那几张纸抽了回来:“好吧,那你就先在我办公室待几天吧。”

喻文州早就有想过给周泽楷挑个地方的,当时周泽楷根本不稀罕这些,所以喻文州也没主动提过。本来是想把周泽楷扔到投资开发那里去,那里比较磨人,但现在看周泽楷毫无这方面的兴趣,喻文州也就没再提这事。桌子上堆着几份上海传真过来的项目报告,喻文州看了几眼,突然反应过来刚刚周泽楷目光的停顿,于是抬头瞥了周泽楷一眼,周泽楷正站在文件柜前面东翻翻西翻翻,十分无辜。

喻文州撑着头问:“你想去上海?”

周泽楷眨眨眼睛,转头看着喻文州说:“没有。”

喻文州说:“上海那边比较自由,想去也可以。”

“自由?”周泽楷不太懂。

“运营方面比较自由。简单说,总部只插手钱和人这两种东西,给钱以及收钱,还有分派高管层。其他的集团放权,所以那边的模式比较自由。”

周泽楷敏锐捕捉到了重点:“给钱和收钱?”

喻文州笑了一下:“对,它们没有投资权限,这权限只有总部有,它们想要投资项目或者拿地,都是要报上来审核的,财务方面也是总财务部直接管理的。”

最重要的东西全都捏在手里,集权和放权倒是十分明朗。周泽楷眨眨眼睛,点头表示明白了。

“哦。”喻文州又补充一句:“这套模式只对地产板块起作用。”

周泽楷问:“其他的呢?”

“其他板块自由度更高,算是给了钱让他们试水吧,近两年效益还算不错的是文化旅游,受益于政策,很多中小城市的近期规划里很在意这些,所以不缺项目。”

周泽楷从柜子里抽了好厚一本项目报告放到喻文州办公桌上,又拖了把椅子坐在喻文州身边,这才撑着头开始翻,是三年前广州的一个写字楼开发项目,没什么特别的。

喻文州一边审合同一边分神跟周泽楷聊天:“最近的新项目是三亚的,已经拿地立项了,过阵子报建阶段还要过去几次,可以带你去呀。”

“恩。”周泽楷点头。

静了几秒,周泽楷把手里的大厚本合上,突然问:“文化娱乐呢?”

喻文州没反应过来:“什么?”

“投资文化娱乐呢?”周泽楷偏头看他。

喻文州微愣,抬头看着周泽楷的眼睛,漂亮的眼睛里干干净净的,只装了不加掩饰的丝缕探寻。

“恩……”喻文州笑了一下:“你对这方面感兴趣?”

周泽楷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还想说点什么,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能不敲门直接进屋的人除了黄少天也是没别人了。黄少天手里拿了两个牛油果大概是准备分给喻文州一个,一进门看见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人,立刻愣了,再仔细一看,多出来的人是……周泽楷?

黄少天睁大眼睛:“我靠我靠我靠我靠。”

说完揉揉眼睛,确定不是幻觉之后,立刻后退两步退出办公室,顺便把门猛地关上,隔了五秒钟,敲门声响起来,黄少天的声音难得的谨小慎微:“咳,喻总,您方便吗?我能进来吗?”

喻文州笑得无奈:“进来吧,少天。”

 

tbc

没解决的根本问题依旧没解决

还是需要解决很久的!

周稍微,试探了一下喻

 /  热度: 354评论: 52
评论(52)
热度(354)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