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就算了

【周喻】橙

最近真的太懒了,不想推大纲不想搞剧情,所以不填坑了

就观察观察生活偶尔搞搞3000字小短篇好了(高位截瘫)

    

    

喻文州戴上耳机趴下准备睡午觉,有人敲桌子说“门外有人找”,声音贱兮兮的。喻文州困得发懵,眯着眼睛朝门口瞅,看到了校花的半个后脑勺,喻文州只好撑起身子拉好校服外套往门外走。校花跟他同级,隔壁班的,因为跟喻文州家在同一个小区,所以彼此之间挺熟悉,放学经常一起回家,上学偶尔也会同行,但只是朋友。高中生多少是有些虚荣的,喻文州跟校花的关系已经传了N个版本,喻文州听见也当没听见,从未刻意解释过。

校花见喻文州出来了,立刻不跟旁边小女生聊天了,揪着他校服袖子跑到走廊拐角。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柔顺的长马尾垂到后背中间的位置,她凑到喻文州耳边小声说:“听说校医室来了一个特别帅的新医生!”声音亢奋,一听就是想搞事。

喻文州装作感兴趣的样子,笑了一下等她下文。

她顿了顿,继续说:“我想去看看耶,但是找不到理由,你说我装作扭脚的话,会不会被拆穿?”

一个小时后喻文州背着她敲响了校医室的门,门没锁,但还是有人来帮他们开门了,喻文州可以听到脚步声。门打开的瞬间喻文州胳膊一疼,是校花妹子激动地狠掐了他一下,痛感让他头脑清明,所以见周泽楷的第一面时完全没有失态,只是愣怔片刻,彻底忘了之前跟妹子串好的口供,妹子也忘了,趴在他后背上跟着他一起瞅周泽楷的脸。

周泽楷被看得不太自在,咬着嘴唇腼腆笑笑,小声问:“哪里不舒服吗?”

妹子立刻回魂,从喻文州背上跳下来,蹦蹦跳跳到周泽楷面前去——动作流畅,完全不像是崴了脚。她自己也觉出不对了,懵逼地挠了挠头。喻文州凉飕飕地瞅她,脑中迅速转了两圈,然后笑眯眯地对周泽楷说:“老师,她肚子疼。”

妹子连连点头:“对对对,肚子疼,特疼。”

 

从那之后校花隔三差五头疼胃疼低血糖中暑,喻文州专业护花天使,陪她进了一次又一次校医室,见了周泽楷一面又一面。周泽楷是毒药也是解药,从他过来实习开始,全校每天都要感冒一大批女生,每个课间校医室都是人满为患,但不管什么疑难杂症,只要来看周泽楷一眼,瞬间痊愈。

喻文州亲眼见证了校花演技的大飞跃,深觉世界欠她一个小金人。

只可惜演的再好也捞不到周泽楷的注意,周泽楷就像太高太远的梦中幻象,他的世界太大太宽,面对这群高中小孩就像是看到一窝撒娇的奶猫。他压根没当回事,他习惯了,他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他不以为意。

但偏偏注意到了喻文州。

周泽楷一直以为喻文州和校花关系不单纯,他会这么想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每次被校花blingbling盯着的时候,周泽楷总会格外尴尬,生怕惹旁边的喻文州生气了。

可这么多天下来,周泽楷从未见过喻文州生气的样子,喻文州只会饶有兴致地盯着周泽楷笑,眼睛都笑得弯弯的,温和平静,没有杀伤力,不像其他学生那样直白透明,总像是藏着一个秘密,或者两个故事。周泽楷心想,这只猫与其他的猫不一样呀。

后来,是两人在一起之后的某天,喻文州穿着周泽楷的衬衫躺在周泽楷的床上背书,背得烦了,把书往脸上一扣,翘起腿跟周泽楷聊天,说:你那时候都不怎么看我的,只顾着看姑娘去了。

周泽楷伸手捏他的腰:没有,我以为……

哦,你别误会。喻文州打断他,笑弯眼睛说:我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我故意的,这样你才会注意到我呀。

 

校花姑娘一周三次跑校医室,风雨无阻,但所有的情愫有去无回,如石子扔进深井,她看不到把井填满的那一天,也听不到丝毫回声。终于在某个夏天燥热的崩溃午后,她跑到操场角落里大哭一场,喻文州找到她时已经快上课了,因为约好了例行校医室的,她这么突然消失,喻文州立刻发觉。

喻文州蹲下来拍她的肩膀,轻声问:“还去吗?”

她用袖子胡乱抹脸上的眼泪,愤愤道:“不去啦,再也不去了。”

花期短短半个月,总是要凋落的。从这天开始,喻文州失去了每周进出校医室的理由。

当天下午,他撑着头心不在焉地听课,手里的笔转了一圈又一圈,窗外蝉鸣正盛,风一吹过来,梧桐树叶哗拉拉的响,塑胶跑道上的斑驳树影跟着节奏晃。校医室在实验楼的一层,窗户正对篮球场,喻文州放学时没有和校花妹子同行,他自己一人去打篮球,单肩挂着包,路过校医室窗口的时候,转头朝里看了一眼,脚下却没停。

屋里开着灯,站着两三个穿着校服的学生,最靠近窗户的是个穿白大褂的背影。喻文州低头笑了一会,把包和校服外套扔到自己班男生的那一堆里,横七竖八的很是随意。就算周泽楷一眼就能看穿又怎样呢,他就是想跟周泽楷玩这种直白的小心机。

场里有人看他过来,扬声开他玩笑:“不陪姑娘回家,过来跟我们凑什么热闹啊。”

喻文州笑眯眯的,丝毫不介意,熟练地伸手要球:“我可能要凑好久的热闹了。”

立刻被围成一团,七嘴八舌打听八卦,问是不是分手了?是校花妹子太喜欢周老师了,你终于忍不下去了所以分手了?

喻文州头一次澄清道:“想什么呢,我从来没有跟她在一起过呀。”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喻文州放学后的热闹没能凑上太长时间,没过几天,平淡无奇的一节体育课,长跑测试时喻文州被旁边人不小心撞倒,手臂和膝盖擦破了好大一片,当场疼得汗都出来了,坐在地上半天没动静,耳边是嗡嗡的尖锐的耳鸣。同学们围着他叽叽喳喳,问他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

喻文州咬牙不说话,等缓得差不多了,才自己撑着地面慢慢站起来,他还有心劲儿管理表情,对担心的同学们笑笑,轻声说:“你们继续玩吧,我自己去就好了。”

周围人陆续散去,喻文州眯起眼睛去看校医室的窗口,他一眼就能找到那扇窗户,窗台摆着两盆绿萝,夏日里格外茂盛。明明离着不远,但喻文州看不清窗户里的景象。

他只好一步一步走过去。

上课时间,实验楼走廊里分外冷清,喻文州低着头,扶着墙走一会歇一会,他听到开门关门声,抬头看看,远远看到周泽楷从医务室里跑出来。

喻文州干脆停下脚步,就这么有些狼狈地站着,等周泽楷终于走到自己面前。

周泽楷确实是来接他的,目光先是在喻文州苍白汗意的脸上停留两秒,接着很快落在他可怖的手臂伤口上,周泽楷立刻皱眉,捏住他的手腕小心地观察,目光深沉,嘴唇紧抿着,喻文州可以清楚感受到周泽楷指尖传来的颤抖。

他听到周泽楷低声问:“疼吗。”

声音里有从未听到过的紧张和急促。

喻文州没忍住笑起来,抬头看看周泽楷近在咫尺的眼睛,小声说:“没事,不疼的。”

周泽楷不说话,把他扶回医务室里,转身去找消毒的东西。

喻文州说:“其实不严重的。”

周泽楷摇头:“我看到了。”

喻文州立刻转头去看窗外,找了好半天才从宽阔操场上找到自己摔倒的那个跑道拐角,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站在那聊天,喻文州却怎么也看不清他们的脸。其实很远啊,真的很远的。他不知道周泽楷这样远远看自己的时候,是不是就像自己远远看这里窗台上的绿萝一样,一眼命中。

喻文州发了会呆,好像看见自己心里开出了一朵花。

 

喻文州赖在温暖的有淡淡消毒水味道的医务室里整整一个下午,周泽楷帮他消了毒,在喻文州说自己膝盖也擦破了之后,周泽楷明显呆了两秒,盯着喻文州的校服裤子十分为难。喻文州觉得好笑,赶紧自己动手挽裤腿,说裤子很肥的,是可以直接挽起来的。听他这么说,周泽楷肉眼可见的放松下来,局促地对喻文州笑了笑。

喻文州仰仗自己伤员特殊身份,知道周泽楷不会跟自己瞎胡闹,坐在病床上肆无忌惮伸长胳膊去拿桌子上周泽楷的学生证看。一翻开就眯起了眼睛,长得好看的人证件照也拍得好看,喻文州潦草翻过几页,又合上去看学生证封面上印着的学校名字,脑中飘过去零散几条信息,周泽楷是本地人,二十三岁,正在读研一。

喻文州抬头看他:“周老师,您要实习到什么时候?”

周泽楷歪头算了算时间:“半个月后吧。”其实周泽楷不习惯被称呼为“老师”,但学生们不听,非要这么叫他,他拗不过那么多女生娇滴滴的撒娇,所以就随他们去了。

喻文州点点头:“好快啊。”

周泽楷笑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给喻文州开了些内服的药,写病历时轻声问:“年龄?”

喻文州正发呆,听到这话勾起唇角短促一笑,眼中是波澜层层的水中明光。

“十六。”他淡淡地说。

屋中静谧片刻,只有钢笔尖摩擦粗糙纸张的沙沙声。喻文州转头又去看窗外,篮球场的一切尽收眼中,夏季世界馨绿葱茏,这学校又大又小,小的时候不过二十几分钟就能转完,大的时候却又可以装下那么多明显热切的小心思,谁又在今天对谁告了白,哪个班的学妹又喜欢上了哪个班的学长。

喻文州收回目光,笑说:“您不会把我当作小孩子吧。”

周泽楷有些疑惑地抬头,窗外橙色傍晚暖光蔓延至他整个侧脸,平时有些冷硬的棱角此时分外柔和。

“没有的。”周泽楷认真地说。

喻文州垂眼看看手臂上涂了碘伏的伤口,又看了看已经痛到麻木的膝盖。校服裤子挽起堆在大腿一半的位置,硌着一条大动脉,这让他明显感受到身体里一根筋突突的跳,年轻冲动,一下又一下。

喻文州没有抬头,眼中依旧是柔和,手指却悄悄攥紧了床单布料,指骨用力到发白。

“没关系。”喻文州轻声说:“我很快就会十八岁了。”

 

周泽楷实习结束的那天好多女生都哭成了花猫,可爱的校花妹子难得平静,她早就哭过一次了,所以现在倒很超凡脱俗。放弃周泽楷之后,她飞快就有了新目标,是高三刚转学过来的一个高帅学长,但放学依旧拉着喻文州一起走,一人一杯冰奶茶,风把她的长头发吹起来,几乎吹到喻文州的脸上。周泽楷走了,喻文州的一切看起来都恢复正常了。

校花捏住吸管去戳杯子底的珍珠,突然说:“周老师是不是有女朋友的呀,不然怎么会对谁都那么冷淡呢。”

喻文州咬着吸管点头:“大概吧。”

她又有些沮丧了:“哎……我偷偷跟你说啊,我跟周老师告白的那天,周老师一点都不惊讶,好像已经料到了……告白什么的,他大概早就习惯了吧。”

喻文州抿了抿唇,没有接话。

“他只是很抱歉地笑了一下,然后摸了摸我的头发,对我说,你还小呀。”

“噗。”喻文州没忍住侧身笑起来,被她带着怨气不轻不重拍了后背。

“你幸灾乐祸什么!还笑得这么开心,很好笑吗!”

喻文州不吭声,被一巴掌拍得呛了口奶茶,正好也快喝完了,他一边咳嗽一边把空杯子扔进垃圾桶,眯起眼睛去看高高的梧桐行道树的尽头。他一直喜欢夏天,总是想让它走得慢一点。

但现在又想让它快些过去,连带后面的秋天冬天春天也一起快些过去。那就太好了。

    

fin

一般都是喻更适合医生老师这类角色……但这次更想让喻当个小屁孩(x)

 /  热度: 496评论: 54
评论(54)
热度(49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