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30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抠抠搜搜更新了一点!

正准备动手!发现咦已经够3000字了,好的果断放下了抬起来的手(擦汗)

30

 

周泽楷进了教室刚一坐下,就被孙翔杜明围着数落了一顿。

孙翔拿崭新崭新的课本敲周泽楷的头:“舍长,你知道你不在的日子里我们抄个作业有多困难吗!”

周泽楷无辜地睁大眼睛,用眼神示意旁边的江波涛:你们还可以抄他的啊。

孙翔皱眉:“江波涛作业提前三天就交了,我们抄个毛啊。”

嘿这也不能怪我啊,周泽楷委屈,你们不会提前抄啊。

几个人缩在后排揪着抄作业与被抄作业这件事闹腾了一整节课,最后以孙翔被老师揪上台写题为终结。

周四全天课是满的,从早八点半上到晚五点半,周泽楷中午跟着大部队吃食堂,几个人挤了食堂长桌的一整排,周泽楷坐在最边边上,听着山那头的方明华聊最近的新八卦。

方明华说:“舍长你最近不回宿舍不知道,隔壁有个妹子特别主动,连续三天在咱宿舍楼底下摆蜡烛。”

周泽楷惊讶:“给谁摆的?”

旁边孙翔赶紧“咳”了一声。

江波涛微笑地点头:“给孙翔。”

周泽楷喷出一口饭,孙翔红着一张脸把筷子往江波涛身上扔:“不要再提这件事了丢脸死了!”

“妹子给你告白你应该装逼才对啊有什么好丢脸的!”江波涛用力把筷子扔了回去。

“不是啊!”孙翔烦躁的要命,“她这样,全校人都知道她喜欢我了,我今天来食堂吃个早饭,还被学长嘲笑了一顿,说我这么矜持干嘛,问我咋还不接受她。我操,我又不喜欢她!”

周泽楷说:“那你拒绝她呀。”

孙翔更烦躁了:“她一个妹子,我哪敢当面拒绝她啊,让她多没面子啊,我给她发短信拒绝了,但是她好像没当回事……”

方明华怜爱地拍拍孙翔的头:“要不你就试试呗,她挺好看的,好多学长都追她呢,性格也开朗,跟你迷之相配啊。”

孙翔拍开他的手:“配个屁。”

江波涛也帮他出主意:“你就假装跟她交往几天,然后找个理由跟她分手就好了。”

但孙翔就是转不过这个弯,皱着脸说:“但是我不喜欢她啊。”

江波涛说:“哎呀,你别这么耿直嘛。”

孙翔说:“不喜欢她怎么能跟她在一起呢,这不骗炮吗。”

江波涛大惊:“孩子,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周泽楷闷声直笑,他已经吃完了,正听到兴头上,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打断了他听八卦的聚精会神。孙翔被怼的头都抬不起来,听到铃声如蒙大赦,赶紧扬声结束话题:“周泽楷来电话了!我们别吵了!让周泽楷接电话!”

“……”几个人立刻静下来,气氛变化太快,一脸懵逼的周泽楷看了看大家,众目睽睽之下默默掏出了手机,屏幕上“喻文州”的名字亮着。

周泽楷乖乖接起来:“文州?”

喻文州的声音十分平和:“你在宿舍吗?还是在吃饭?”

周泽楷轻声说:“刚吃完。”

喻文州说:“我在你宿舍楼下。”

“啊。”周泽楷挺直了后背,跟舍友们打手势示意了一下,端着盘子先撤退了,“我马上过来了。”

周泽楷就这么跑了,竖着耳朵想偷偷听电话内容的鸡贼舍友们相互对视几眼,顿时有些失望,见周泽楷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孙翔才压低声音说:“你们猜是谁打来的?”

江波涛就坐在周泽楷旁边,听得清楚一点:“听声音不是孟成真,应该是舍长的哥哥。舍长的哥哥是叫喻文州吧?”

孙翔瞪大眼睛:“他又跟他哥和好了?”

江波涛回忆了一下刚刚听到的那两句对话内容,还真听不出什么猫腻,只好谨慎摇头:“没听出来,可能只是和平了,不算和好吧,舍长最近不一直跟孟哥好着吗。”

八卦风向终于从自己身上转移了,孙翔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刻揪着周泽楷进行深入探讨:“你们猜,舍长是喜欢他哥哥多一点呢,还是喜欢孟哥多一点呢?”

“还是喜欢哥哥多一点吧。”杜明严肃认真地分析,“舍长跟孟哥认识都是高中了,太晚了。”

“我还是不太懂,弟弟怎么会喜欢上哥哥呢。”孙翔挠挠下巴,“哎杜明,你不是有个妹妹吗,那你……”

杜明大惊:“哎我操!干我什么事啊!”

 

周泽楷老远就看到喻文州的车了,直接跑过去钻进副驾驶里吹空调,喻文州正低头发短信,见他坐进来了,温和地对他笑了笑。

“怎么过来了?”周泽楷跑得有点喘,天冷了,鼻尖都红红的。

“突然要出去。”喻文州把手机收好,伸手去揉周泽楷的头发。

周泽楷听了他要出差,眼中飘出些不情不愿的抗拒情绪:“什么时候走?”

“下午就走。”喻文州试探他,“带你去?”

“好呀。”周泽楷眼睛一亮。

这反应让喻文州莫名满意,笑起来说:“不行,我这次要去十多天,时间太长了,不能带你。”

十多天。周泽楷皱一下眉,算了算日子,眉心越拧越紧。

“恩,没法给你过生日了。”喻文州轻声说,又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

周泽楷低下头,没接话。

周泽楷的生日一直很低调,他的生日也是母亲的祭日,所以从来不怎么大张旗鼓的搞,在家里搞起来总会透着点尴尬。往年主要都是喻文州给他过的,先回家里简单吃一顿饭,去一趟墓园,再带着他出去单独玩别的。相反喻文州的就完全不同,喻文州每年的生日都是一次热闹的社交场,山里别墅能闹上一整夜。

差别很大,但周泽楷一直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反正有喻文州陪着就行了。所以现在喻文州突然说要出差,周泽楷还真的有点懵,呆呆地问:“要去哪里?”

“文昌,之前跟你说过的。”喻文州看看时间,“我得先去机场了,生日先欠着,回来给你补上。”

“……恩。”周泽楷答应是答应了,但是坐在车里不动,完全没有下车的意思。

喻文州趴在方向盘上侧着脸看他,笑着问:“怎么了?”

周泽楷不说话,侧过身子,伸手扣住喻文州后颈把人拉过来一些,轻轻咬喻文州的嘴唇。喻文州不满地轻哼一声,倒没挣开,他很怕别人这样咬自己,很容易有感觉,这么点秘密在被周泽楷发现之后十分要命,现在周泽楷已经学不会普普通通的接吻了。

喻文州余光一直瞥着挡风玻璃外面,见远远几个学生走过来,顿时有些紧张,伸手用力推了推周泽楷的肩膀,周泽楷这才放开他。

喻文州侧坐着,抬手压了压嘴唇,声音有些哑:“好了,我真的要走了。生日回趟家吧,你又很久没有回家了。”

周泽楷就是很不喜欢喻文州说起回家的事,很明显喻文州也是知道他对这方面事情的抗拒的,所以话是说出来了,但喻文州并没有指望周泽楷会听。

果然,周泽楷没点头也没摇头,转身拉开车门:“我先上楼了。”

“恩。”喻文州趴在方向盘上看他背影。

周泽楷穿了件军绿色的皮衣外套,右手袖子挽起了一半,喻文州以前没注意,现在盯着看了一会,觉得这件衣服很陌生,他不记得自己有送给过周泽楷这件衣服,大概是周泽楷自己买的。

周泽楷退了两步没急着走,站在一边看着喻文州,直到喻文州撑起身子开车离开,他才转身进了宿舍楼。

喻文州一直在看他,看他身影越来越小,很快从后视镜里彻底消失。这场面有些眼熟,喻文州眨眨眼睛,细小的烦躁情绪突然入侵大脑,他轻轻叹了口气,垂眼打开了去机场的导航。

 

文昌那片度假区的方案一改再改,沿海的十多公里都是海防林范围,退线退出至少500米,这在开发商眼里是大把大把能看不能碰的钱,当然要想方设法努力钻空子,能抠出一亩是一亩。现在方案初步定下来,过来报建方案,项目前期的事全归黄少天管,本来只要黄少天过来就可以了,但喻文州又暗戳戳的想搞关系抠点地,所以也跟着过来了,现下躺在飞机上煎熬地听着黄少天不间断的长篇大论的废话。

上学时候最怕的不是老师讲天书讲整整两小时,而是怕他一边讲还要一边跟同学们搞互动。

黄少天兴致勃勃:“你还记得咱俩说要砍掉的那片椰子林吗?”

喻文州点点头:“怎么了?那片也不能动?”

“不不不,那片是可以砍的,不过被我划进三期里了,一时半会开发不到它。”黄少天也躺着,嘴里吃着东西,转头调侃地瞅瞅喻文州的脸,“万一你哪天改主意了,突然又不想平那片林子了,我这也是给你留了个退路对吧。”

喻文州不以为意:“瞎扯什么理由呢,那片地太偏了,放到后期很正常。”

黄少天立刻嚷嚷着说喻文州你好没有幽默感啊,说我开个玩笑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吗。

喻文州不给他面子,笑说:“不能。”

“跟你聊天没意思。”黄少天往嘴里倒零食,“那片林子真的挺好看的,先这么拖着吧,能晚砍一年是一年。”

喻文州笑够了就不笑了,伸手摩挲着一次性杯子的边缘,静静地发起呆来。

呆了两分钟,喻文州眯起眼睛,轻声说:“是挺好看的。我突然也不太想砍了。”

“哇,你脑子进水啦?”黄少天赶紧掏掏耳朵,眼睛睁得很大,悄咪咪准备套喻文州的话。

喻文州变回轻松的样子,歪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黄少天:“如果我就是不想砍呢?”

“那只能做公园了,拿来当噱头也是可以的。”黄少天还真的给喻文州认真分析了一下,“如果真改成公园,那就做大点,周围的地必须全都买下来,自家的公园不能便宜外人嘛对吧。所以也不是不能搞,就是风险太大,来钱太慢,前期投入又太多,跟咱之前分析的结果有出入。文昌这地儿发展得慢,你在这搞那么长远的项目不是等赔吗?这儿就是适合一锤子买卖,胡吹一波,房子一卖,拿钱走人,再也不来第二次。”

喻文州笑:“如果我说我不怕赔呢?”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半天只憋出一句话:“那我就该跳槽了。”

喻文州端着杯子喝了口茶,没再说话。

“天呐我不想跟你打哑谜一样的聊天了。”黄少天狂挠头发。

“好吧,最后一句。”喻文州笑,“我真的不想砍那片林子了,还想让它变成这片区域价值最高的中心地标。这样就不会有人舍得砍它了,连我自己都不会舍得。”

 

tbc

标签:周喻
 /  热度: 318评论: 29
评论(29)
热度(318)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