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至亲至疏 31

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亲兄弟 

……突然就想二更一下x

31

 

“你今年生日确定不回家是吧。”江波涛肩膀夹着手机,一边从钱包里掏钱一边用眼神示意旁边的孙翔把蛋糕回执单收好,孙翔比了个ok的手势,核对过信息之后折了折塞进了衣服兜里。

江波涛跟周泽楷再三确认过了,挂掉电话,跟孙翔一前一后出了蛋糕店的门。

孙翔立刻继续进行刚刚被电话打断的严肃推论:“你说舍长还缺什么?我觉得他什么都不缺,我真是不知道该送他什么好。”

江波涛耸肩:“那就不送呗,你高中时候男生之间有送生日礼物的习惯吗?反正我们没有,谁过生日谁请客。”

“啊我们也是啊。”孙翔皱眉,“但是我总觉得周泽楷哪儿不一样,需要区别对待。”

江波涛睁大眼睛:“你别跟我说你爱上舍长了。”

“放屁!”孙翔立刻红了脸,“我笔直笔直的!”

“开玩笑的,看你激动的。”江波涛十分嫌弃。

“反正舍长说了不回家是吧?我怕他要回去跟他哥哥一起过生日。”一阵冷风吹过,孙翔缩缩脖子,半张脸埋到围巾里,眼睛都冷得眯起来。

“说了不回的,我问了三遍,应该是确定不回了。反正我们是提前一天晚上过,所以就算小周当天有事也没关系。”江波涛顿了顿,盯着马路对面药店的招牌,“要不给小周买盒安全套?”

“噗。”孙翔一个踉跄,“周泽楷缺这个!?”

“我就随口一说嘛。”江波涛发现不能跟孙翔开玩笑,孙翔会当真,于是乖乖闭嘴了。

刚认识周泽楷那会儿,他们天天八卦周泽楷,因为周泽楷不爱说话太高冷,怎么看怎么不好相处,全宿舍的人都觉得周泽楷背后有故事,后来的事实证明,周泽楷也确实是有故事的。孙翔设身处地想过,如果把自己扔到周泽楷家的环境里,自己可能早就拿着钱自己出去浪了,玩所有想玩的,不过节不回家的那种,反正不会像周泽楷这样安安静静当个普通死大学生。

要说周泽楷缺什么吗?看起来确实是什么都不缺,但他过于冷漠偏离的气质让他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虽然也会跟着大家开玩笑,聚餐时也毫无大少爷的毛病和架子,可是就是有哪里跟大家不一样。

孙翔现在吹着冷风,搜肠刮肚钻牛角尖就非想把周泽楷看透了。旁边初中放学了,三三两两结伴出来吃午饭买零食,没开始抽条长高的小男生小女生们说说笑笑闹成一团,叫嚷着从孙翔江波涛身边跑过去。

孙翔盯着他们看了一会,突然“啊”了一声,对江波涛说:“我知道了,周泽楷缺爱。”

“哈哈哈哈。”江波涛如听到笑话,“每天想给舍长表白的人围起来能绕学校三圈。”

“那周泽楷表现出丁点兴趣了吗?不尴尬也不炫耀,半点反应都没有。”孙翔说,“他就没想过要谈恋爱。”

“因为一直有他哥哥呀。”江波涛无奈,拍拍孙翔肩膀,“好了,你可别在舍长面前提这些啊。”

“哦。”孙翔闷闷应了声,过了会,又问,“杜明他们是去店里找孟哥了?”

“恩。”江波涛点头,“生日正好去店里过。”

 

周泽楷是生日的前一天晚上被江波涛叫出门的,他本来蹲在喻文州家里看电视,心里毫无波动,懒得要命。江波涛电话过来的时候刚刚放完NBA当周十佳球,正好进了广告,周泽楷一听要约他去店里,立刻明白他们要干什么了,没怎么犹豫,爬起来套了外套就出了门,车还没打上,天上先飘起了雪。

周泽楷站在路灯底下愣了半天,伸手去接那些零星的雪沫,当然碰到皮肤的瞬间就化了,留下丁点水痕。周泽楷突然反应过来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半小时后他站在熟悉的夜店门口,被江波涛勾住肩膀拉进了门,一路拉进包间,没等反应过来,先是一盘蛋糕砸在脸上,周泽楷抬手挡了一下,挡晚了没挡住,耳边是一波一波闹哄哄的起哄声,高高低低地喊“周泽楷生日快乐”。

周泽楷笑了一下,好不容易把脸上的蛋糕擦掉,又被搂着灌了一整杯甜酒。

大学生从来不缺胡闹的力气,缺的只是胡闹的理由,现在周泽楷过生日,这么好的理由摆在这,不疯玩都对不起自己没到二十岁的大好年龄。一堆人这么闹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抽到空隙的周泽楷不敢怠慢,赶紧跑进洗手间洗那些没擦掉的奶油,孟成真倚在洗手间门口抽烟,模模糊糊问他:“你哥没在家?”

“恩。”水太冰了,周泽楷冲了一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孟成真想了想,眯起眼睛,语气怀疑:“你之前跟我说的事是认真的?”

“不然呢?”周泽楷甩着水回头看他。

“单纯的音乐工作室是用不了多少资金的,我本来就也没想搞别的,你画的饼太大了,方向跟我的完全没关系,老实说我只对音乐感兴趣,你要拉别的资源那是你自己的事。”孟成真皱眉,“先不说那些ip是好是坏能不能涨价,你怎么就能保证你买得回来它们。”

“关系和钱。”周泽楷倒是很平静。

孟成真一愣,哼笑出声:“你这样还不如自己单干。”

周泽楷摇头:“不行,会让我哥知道的。”

“哦,你还要瞒着他?”孟成真简直不知道周泽楷到底在打算些什么,“那你怎么敢保证你哥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你怎么敢保证他不会误会?你是既想拿我当救生筏又想拿我当枪使?”

“……”周泽楷茫然地眨眨眼睛,半天没说出一句反驳的话。

他发现自己没法反驳孟成真的每一个字,他想脱离喻文州,所以说难听了只是在利用孟成真而已,他需要一个独立的落脚的地方,刚好孟成真在这里,所以顺势就上了孟成真的船,孟成真没道理一定要帮自己,自己也没道理一定要帮孟成真,他们的合作关系太过脆弱。

孟成真见他不说话,烦躁地挠挠头:“算了,你还是再想想吧,其实你没必要一定要用这种方式脱离你哥的控制。”

“那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周泽楷直直站着,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上的水还没有完全干透,顺着轮廓滑到下巴上往下滴。

“你问我我问谁去。”孟成真烦躁地一脚踩灭了烟头。

“我想不出别的。”

“你这样……他知道了之后可能会伤心的。”

“但只能这样。”周泽楷慢慢说,“我只能彻底不再当他的弟弟。”

孟成真短促笑了一声,服气地点头:“可以,你这么决绝,应该也是不会半路扔下我滚蛋了,那我们就相互利用吧。你最好祈祷你哥永远不会发现我们的关系,我可不想被你哥暗地里搞死。”

周泽楷无辜地回头看他:“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没什么。”孟成真挑挑眉:“朋友而已。”

 

零点一过,周泽楷的手机疯狂震动,一大半是陌生号码,看语气多半都是不知道哪个班哪一级的妹子,喻文州的短信就是混在这么一堆来路不明里面循着信号一起过来的,周泽楷差点手抖一起删掉,幸好眼疾手快刹车及时。

周泽楷有点不开心了,喻文州连个电话都省了,直接一条短信就想打发自己。他默默把那条短信点开,内容也很简单:小周,19岁生日快乐。毫无特点,不过放在兼具表白功能的软妹祝福语中也算是独树一格。

周泽楷手指轻轻划着屏幕,把喻文州这条短信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最后抬头看了看闹得正欢的舍友们。

周泽楷的临时起意百分之九十都是顺利实施了的,他太过直觉行事,行动力过于可怕,现下堵着一口气,只放空了一分钟不到,就下定了决心,切到携程客户端买了去三亚的机票。

凌晨三点,闹过头并且喝了不少酒的大伙儿躺在包厢沙发上东倒西歪,只剩孙翔和杜明两个人还精神着,抱着话筒你一段我一段对唱《告白气球》,剩下的几个置身嘈杂中竟然也能睡得死猪一样天塌不惊。

周泽楷看看时间,收了东西准备撤退,走前小声跟孙翔打招呼:“我先回家。”

“哦。”孙翔愣愣地点头,又突然惊醒一般对着话筒喊了他一声,声音放大了太多倍,吓了周泽楷一跳。孙翔疑惑:“你不是说今天不回家了吗?”

周泽楷皱起眉,小声说:“还是要回一下的。”

他订的机票是早晨六点半的,最早的一班。快五点时到了机场,机场里空空荡荡,难得的人烟稀少,他早早过了安检,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窗外漆黑夜空里的灯光,室内外温差太大,玻璃上一层潮湿水汽,外面还在下小雪,没等落到地面就已经化透了。

刚才在店里太吵闹亢奋,怎么也闭不上眼睛,现在突然平静下来,倦怠感后知后觉涌出,周泽楷没花太长时间就睡了过去,登机时才猛地惊醒,揉着眼睛浑浑噩噩上了飞机,找好位置头一歪又是继续睡。

一路上几乎是昏死状态,完全不知道空乘什么时候推车倒了水又是什么时候来发了早餐,周泽楷只感觉自己眼睛刚刚闭上,下一秒就被降落的晃动强势推开,整整四个小时,睡得踏踏实实,中途一次都没醒过。

周泽楷还穿着适应北京温度的外套,迷迷糊糊下了飞机,没有行李没有托运,他直接往停车场方向走,大落地窗外是白花花的阳光,远远的几排椰子树直挺挺的,万里晴空花红草绿。

周泽楷穿过到达层的感应门,接触到三亚的室外暖空气,突然就清醒了。

先是对着排成排的出租车发了会呆,然后赶紧掏出手机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天光大亮,没有风没有雨,当然也是没有寒冬飘雪的。

他揉揉太阳穴,终于有了实感,确定自己是真真切切已经站在三亚的地面上了。

周泽楷点开短信界面,又看了一遍喻文州那条格外简短的祝福短信,抿抿唇,切进通讯录里给喻文州打电话。

喻文州大概是没在开会没在忙的,反正电话接的很快,声音轻松:“小周?生日快乐呀。”

“恩。”周泽楷低头用脚尖踢地上的石头桩子。

“昨晚是不是通宵了?这么快就睡醒了?”喻文州倒很了解他。

周泽楷没吱声,又自顾自踢了半天桩子,最后才抬头,眯着眼睛轻声说:“我在机场。”

喻文州明显一愣:“……什么?”

“我在三亚的机场。”

“……”喻文州那边彻底没动静了。

周泽楷等了半天等不到回答,以为电话断掉了,皱眉看看手机屏幕,通话时间的数字还在跳动。大概是被吓到了不知该作何反应了?周泽楷对“吓到喻文州”这事儿特别在行,总是会把喻文州搞得措手不及。

周泽楷只好喊他:“文州?”

“……等我半小时。”喻文州的声音终于带着微弱电流音传递过来,似乎还沉浸在惊讶中没有挣脱,“别乱跑,我去接你。”

 

半小时后喻文州准时出现在周泽楷的视野中,他拉开车门两三步走到周泽楷面前,睁大眼睛死死盯着周泽楷的脸,好像还是没接受现实。

周泽楷被他呆呆的样子逗得想笑,没忍住伸手抱了一下。

喻文州被这个拥抱弄清醒了,声音带着疑惑:“怎么突然过来了?只有你自己吗?”

周泽楷点头,他整个人清清冷冷,笑起来也是安静的:“北京下雪了。”

喻文州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太冷了。”周泽楷说,“所以来找你。” 

 

tbc

标签:周喻
 /  热度: 397评论: 35
评论(35)
热度(397)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