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03

看球使我亢奋(突然发情.jpg)

这篇全程无刀,所以不用猜我的套路了!你们猜不到的(撅嘴)!虽然这不是我的风格(摸下巴

 

03

吃完晚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还好酒店都定在一起,回房间也就是进电梯上个楼的事,十分方便。蓝雨三个人走得很早,喻文州一反常态没有留下跟王杰希他们多聊一会,打了个招呼就跟在黄少天身后出了餐厅的门。

黄少天谨慎地绕了个大圈,终于找到个没人的电梯间,抬手连按了好几次上行按钮,动作颇为急躁,连带语速都比平时快:“队长你还好吗?你那还有药吗,用不用我再去给你买点?”

喻文州摇头,软绵绵地倚着墙,看起来很是难受。

黄少天抬头去看电梯楼层的数字,烦躁地踢着墙角,又犹豫了一会,回头拍拍卢瀚文的肩膀:“这样吧,小卢你把队长送回房间,我再去药店转转,队长这样不行,没药撑不过去。”没等喻文州拦他,他已经帽子一扣衣领一拉挡住大半个脸,鬼鬼祟祟转身从安全通道下了楼。

喻文州叹气,知道拦不住,索性也就不拦了。

老实说他现在也没那个多余力气去管黄少天,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到底有多糟糕。

电梯里正好没别人,卢瀚文架着喻文州的胳膊艰难地把人扶进电梯里,门关上的瞬间,喻文州终于忍不住,咬牙轻哼一声,后背蹭着光滑的金属电梯板,一点一点滑下去,彻彻底底蹲在了地上。

看他这样子,卢瀚文也帮不上忙,急得满电梯转圈圈。

这是他第一次见喻文州这个状态,他当然知道自家队长是omega,但平日里根本看不出区别,跟队里的alpha和beta混在一起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这次突然这么一下,连黄少天都吓得够呛,更别提卢瀚文小朋友了。

卢瀚文还没分化性别,实在是不能理解喻文州这种状态。据说是在二楼休息区看报告的时候撞见了个alpha?然后发情期就不受控制了,长效抑制剂彻底失效。

喻文州昨晚上根本没睡着,今天白天一整天为了配合拍摄,只能加大剂量吃紧急抑制剂。这种抑制剂对身体影响比较大,是联盟里明确禁止的药物,但因为现全联盟只有喻文州一个omega,所以这条规定几乎只是个摆设。喻文州管不了那么多,只想着先短暂应付过去。

他自己也从未遇到过这种状况,表面上压得平静,心里也是有些慌乱的。

他根本不敢回忆。

那个瞬间的绝对压制几乎在灵魂中烙下滚烫的痕迹,只要回想起当时的场面,后腰都是蓦地一麻。来自alpha的控制太过突兀和强势,他体内到底流着omega的血液,根本做不到反抗和拒绝,躁动和恐惧是一起攫住心脏的,像是身体深处潜伏着的渴望终于被唤醒了,一旦见了阳光就再也不懂躲藏。

但为什么会这样的?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突然失控的情况,但都是两片药就好了的。这次为什么不一样?

喻文州想不通,情绪飘摇,还有绝望和动荡。他甚至都不知道那个alpha是谁,身体就已经抢先做出反应,仿佛直接被捕获,连选择和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喻文州当然是不甘心的,但也是无奈的。

如果自己以后的每次发情期都是这样的状态,那要怎么办?比赛还怎么打?日子还怎么过?非要找个alpha标记了自己才能平息吗?有没有可能更严重的情况是非这个alpha不可了?喻文州不是个会想太多的人,他只是对未知产生出了本能的悲观,更何况现在是在发情期中,情绪太容易不对了。

这些细思恐极的想法混在一起,压迫得喻文州几乎无法呼吸。

而且,最让他绝望和不甘的是,他明明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蓝雨的房间订在十二层,电梯开门时喻文州缩在电梯角落里根本站不起来,卢瀚文还是小孩子的体量,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喻文州从电梯里架出来。

喻文州几乎所有重量都压在卢瀚文肩膀上,他热得过分了,身体已经产生出些难堪的反应,向来清醒的头脑早就混沌成一团,迟钝的要命。他到底是没能挪到房间门口,走到一半就眼前发白,冷汗直往外涌,卢瀚文实在撑不出他,只能先停下,让他倚着墙先缓上一会。

喻文州眯着眼睛,咬牙伸手去摸手机。说出的话都只是气音,喘得厉害:“给少天打电话。”

卢瀚文连忙帮着拨了号,又伸长胳膊替他举着手机,黄少天那边几乎是立刻接起来,急吼吼道:“队长你别急,我已经买到药往回走了,你回房间了吗?没事别怕,药店姐姐跟我说这药特靠谱!”

“没用的。”喻文州用气音说,“抑制剂不能再吃了,你看看药店里有没有可以用来临时标记的alpha信息素,我可能需要这个。”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黄少天的声音听着有点懵:“……这么严重?”

“恩。”喻文州手掌反扣着墙,努力撑着身子防止自己滑坐下去。

他意识的混沌已经持续了好一阵子了,现在身体防线后知后觉终于开始溃败。大概是抑制剂最后一点效力压制,那些独属于omega发情期的情热并未来的太快太突兀,倒像是柔和的涨潮,慢慢的、轻轻的涌上来,从腰蔓延至胸口,接着又一寸一寸涌向喉咙。

喻文州没工夫解释太多,黄少天也体贴地没问太多,干脆利落撂下一句“我去买”就把电话挂断了。

喻文州闭了闭眼睛,咬紧牙关努力压下一声几乎出口的轻哼。

他全身上下都被冷汗浸得湿漉漉的,腿间尤甚,他很害怕,真的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

身体的反应太严重,如果药店的alpha临时标记信息素也不起作用怎么办?喻文州艰难回忆起上学时候生理课上学到的东西,心中发紧。难道一定要走最原始最直接的流程解决发情吗?难道一定要像被欲望控制的野兽一样屈于本能吗?

如果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如果一定要这样,那让谁来自己才能放心?这次全明星来了二十多个人,alpha不在少数,可是,可是……喻文州自认,自己绝不是个随便的人,怎么可能忍受用这样的方式解决问题。说他天真也好单纯也好,他是不可能随随便便过得去心里那道坎的。

毕竟他从没有隐瞒过,起码在蓝雨全队上下没有隐瞒过。

他说过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的。

开门声突兀响起,从走廊尽头传过来,喻文州后背一僵,转头看向声音的方向——隔着大约十几米的距离,一间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模模糊糊有个人站在门口远远看着自己。

 

是谁?

喻文州视野发虚,什么都看不清。

但身体反应更为迅速直接,热度突然爆炸,脑中嗡的一声,理智几乎瞬间断线。

……是个alpha。

喻文州整颗心哐当沉下去,他已经咬不住嘴唇了,全身都微微抖起来,似乎想要竭力后退与那人拉开更远的距离。

卢瀚文反应很快,立刻错身挡到他面前,声音谨慎警惕:“周队?”

周队?

喻文州一愣,慢慢睁大眼睛,努力去看那个远远的人影,可是真的看不清,只能看到个大体轮廓,跟着走廊灯一层一层变白。

“周泽楷?”喻文州用气音问。

“轮回怎么也住这层。”卢瀚文依旧挡在他身前,手足无措的,“怎么办队长,周队是alpha吧?”

“……没事。”喻文州虚弱地摇摇头。

周泽楷并未靠近,只是乖乖站在房间门口,轻声喊他名字:“喻文州?”声音带着些疑惑和关切。

喻文州咬紧了牙关,根本不敢搭腔。

周泽楷等了一会等不到回答,干脆一步一步走过来。

其实他是被信息素味道勾出来的。

喻文州无知无觉失控了这么久,信息素早就不受控制,清淡微涩的茶香浅浅灌满一整个走廊,周泽楷隔着门都闻到这股熟悉的气味了,他压不住心中的好奇和身体上的冲动,犹豫了许久才决定开门看看。

他没想到会是喻文州。

没想到那个有着清茶信息素味道的omega是喻文州。

周泽楷无法形容那一瞬间自己的心情,好像两块拼图终于咔哒紧扣在一起,之间再无丝毫缝隙。被归档于普通朋友圈中的喻文州就这么直白跳脱的从黑白世界里挣了出来,孤零零的被周泽楷划进一个独有的模棱两可的全新分类中,身上迅速被打好崭新到发光的特殊标签:诱人的、清澈的、躁动的。

周泽楷控制不了自己,他循着本能朝着那个极具吸引力的方向走过去,直到看清喻文州冷汗涔涔的眉眼和嘴唇,以及苍白的、正在颤抖的身体。喻文州的眼睛里写满了挣扎和瑟缩,是直接的、未经修饰的。

周泽楷停下脚步,停在距离喻文州三米开外的地方。

他局促地眨了眨眼睛,竭力控制着不要让自己侵犯性太强的信息素外溢。

“我……可以帮忙。”他轻声说。

喻文州几乎立刻摇头,声音微哑:“别再过来了,我等……我等少天……”

周泽楷轻轻皱了下眉,静静盯着喻文州汗湿的侧脸。他沉默着,没有后退,反而又靠近了些,逼得喻文州转头喘了两声,已经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周泽楷说:“来不及了。”

然后两大步走过来,轻轻抱住喻文州瘫软的身体。

喻文州完全无法反抗,被抱住的瞬间没忍住哼出声,他本能地、顺从地偏头蹭着周泽楷的颈窝,清茶香气猛地涌了上来。

显然是因为周泽楷的直接接触更加失控了。

周泽楷没有犹豫,伸手撩开喻文州后颈的发梢,衣领被他推下去一些,指腹摸上凸起的小小的骨节时,喻文州剧烈抖了一下,整个人当即软在周泽楷怀里。

周泽楷不敢拖延,嘴唇覆上他微烫的颈侧,牙尖寻觅着找到omega独有的腺体的位置,迅速而用力地咬破了薄薄的皮肤。

“唔!”喻文州闷哼一声,猛地攥紧了周泽楷的衣袖。

浓郁的alpha气息顿时如浩荡河流一般灌满四肢百骸,喻文州眼前明亮一瞬又虚化一瞬,飞快交错反反复复,他觉得痛,全身动弹不得分毫,硬生生地被牢牢钉在原地。血液中躁郁的、滚烫的冲动告饶着被alpha气息轻松压制,已经涨到喉咙马上没顶的潮水呼啸倒流,牛鬼蛇神和意乱情迷也跟着一起退回不可言说的漆黑深井中。

世界突然清醒,走廊天花板上微暗的灯光短促地一闪一闪。

喻文州半眯着眼睛,下巴压在周泽楷肩膀上,他还没太反应过来,呼吸还是有些急促。他静静体会着平复过程中的一切生理反应,难言情欲被打散,僵硬的、麻木的四肢重新找回知觉。

周泽楷轻轻搂着他的背,声音很低,小心翼翼的:“好了吗?”

喻文州虚弱地眨眨眼睛,没有说话。

周泽楷也不着急,只是牢牢地抱住他。

喻文州被勒的呼吸困难,想笑一下,但他几乎虚脱过一次,实在没法完美管理表情。

喻文州说:“周队以前……没有临时标记过omega吗?”

恩?周泽楷歪头,头顶冒出个问号。但还是乖乖回答:“第一次。”

“恩。”喻文州勉力抬起软绵绵的手去摸有些麻痛的后颈,“我也是第一次被alpha这样临时标记。”

周泽楷眼中有疑惑。

喻文州没有过多解释,他后退了半步,后背倚到墙上,虚弱地笑了笑:“已经没事了,谢谢周队。”

周泽楷连忙摇头。只能算功过相抵吧,谈不上谢谢。

两人相对无言半晌,周泽楷突然轻声问:“是因为我吗?”

喻文州微微皱眉,抬起手腕压在嘴唇上,极淡的酒味绕上鼻尖,香香的甜甜的。

喻文州唇角挑起个极小的弧度,恰好被手挡住了,周泽楷没有捕捉到。他只看到了喻文州眼中短暂的愣怔,随后是软绵绵的没有尽头的柔和。喻文州在出神、在发呆。

“大概是吧。”喻文州轻声说。

 

tbc

最近要当甜文写手(怀疑),于是就,至亲先断更几天!

我都不好意思说至亲就是个带糖连环大砍刀可怕的是大纲才推了大概一半都不到钢针我自己都砍累了等我甜一甜再回去继续砍或者你们实在实在想继续挨刀的话我心情好就回去偶尔砍两发我自己也不造为啥大刀只有贼开心的时候才砍的最顺手(恶劣)

标签:周喻
 /  热度: 566评论: 72
评论(72)
热度(566)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