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04

04

 

黄少天揣着药鬼鬼祟祟跑回来时已经不早了,他找了三个药店才找到喻文州想要的alpha临时标记信息素,这药还不让随便开,黄少天跟药店姐姐唠了十分钟,终于是把对方说到头昏眼花才把药拿到手,回酒店的路上还差点被蹲点的粉丝认出来。

卢瀚文跟黄少天住同一间房,一听到敲门声,立刻从床上蹦下来给黄少天开门。

黄少天是跑回来的,一边喘一边摘帽子,手里两盒药随便往床上一扔:“小卢你给队长送过去吧,我就不过去了。”

卢瀚文小心翼翼地瞅瞅黄少天的脸色,扁扁嘴不说话,也不动,就那么干站在原地,畏畏缩缩的一点都不像平时的风格。

黄少天停了脱外套的动作,疑惑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卢瀚文皱起鼻子,小声说:“队长可能……不用吃药了。”

“啊?”黄少天眯起眼睛,“……什么意思?”

卢瀚文怂怂地缩了缩脖子:“队长,队长被临时标记了。”

“什么!?”黄少天的声音几乎冲破天花板了:“被谁?怎么标记的?队长现在在房间吗!?我让你把队长送回来你就是这么送的!?”一边咆哮一边准备出门。

“不是啊,队长说了没事的。”卢瀚文委屈,“我本来想拦着的,但是拦不住嘛。”

黄少天脚下一停,站在门口静了片刻,再回头时表情已经很平静很严肃了:“队长说没事?那个人到底是谁?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他怎么临时标记的?抱了队长一下?还是怎样的?”

是黄少天的风格,问题机关枪一样往外蹦,卢瀚文被问傻了,认真整理了一下思路,挠挠头:“是周队……轮回好像也住在这一层。队长真的说了没关系的……周队就是抱了队长一下,好像还咬了一下这里。”卢瀚文伸手摸了摸后颈。

“……”黄少天难得的没说出话来,用力眨了眨眼睛,难以置信。

傻了整整半分钟,黄少天才跑去敲隔壁喻文州的门。

 

“说吧队长,想用什么样的姿势揍周泽楷,我准备好了。”

黄少天一进门就是这么一句话,表情贼严肃,倚着门框咔咔按指节。

喻文州对着他呆了一会,明白怎么回事之后,笑得停不下来。

黄少天皱眉:“队长你不生气?我靠,他咬腺体临时标记?这明显是故意的,我不信他是真不懂,临时标记用得着做到这个程度?多抱一会不就结了的事儿吗?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啧。”赤裸裸的一脸不爽。

喻文州依旧不说话,抱着胳膊倚着墙,饶有兴致地听黄少天愤慨的长篇大论。

“哎,算了算了,就当被狗啃了,往好处想想。”黄少天骂够了,喘口气又想安抚喻文州,“腺体的临时标记可以持续好几天,这样这次发情期就不用吃药了,挺好挺好,那些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队长你也别太在意,不就个临时标记吗,依赖性过上两天就没了,到时候还是一条好汉。”

喻文州低头摸了摸鼻尖。

黄少天烦躁地碎碎念:“这次真是什么都不顺,谁也没想到这次发情期会这样啊,omega是到了一定阶段普遍都这样发情期不稳定的吗?那以后会不会也像这次一样?那就很麻烦了。”

喻文州听到这里终于不笑了,垂着眼睫发呆,看来也是在担心同一件事。

抑制剂失效,那就只能靠临时标记。以前黄少天有给喻文州紧急临时标记过一次,简单拥抱一分钟就可以了,但被临时标记后的omega对alpha依赖性太大,喻文州和黄少天又是同队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蹭临时标记实在不方便又危险。他们后来商量了一下,直接禁止了同队之间临时标记的这种解决办法。喻文州从那之后都是靠抑制剂的,不过也是很少再遇到紧急状况,所以一直相安无事。

但如果以后的发情期都是这次这个德行,那要怎么办?

蓝雨一线队里黄少天和郑轩都是大A,喻文州发情期要是真的控制不住,对他俩也很困扰。

“要不……”黄少天挠挠头,小心翼翼瞅喻文州脸色,“要不,找个alpha绑定一下……?”

这话题有些冒犯,黄少天轻言轻语的,生怕戳了喻文州不爽的地方。

果然,喻文州听闻眉心一拧,偏头移开了视线,眼中浮起一层焦虑和烦闷。

没有omega是真的愿意如此被动与alpha产生关系的,可惜太多omega都是形势所迫不得不为,根本没有太多的选择权利。喻文州不是那种随随便便愿意将就的,他永远不会屈服于本该屈服的东西,不然哪可能混到被全队上下服服帖帖叫“队长”。

黄少天见他不太高兴,赶紧补充几句:“哎当然不是随便谁都可以啊,队长你不是有个喜欢的人吗,他单身吗?圈内人还是圈外人?我们认识吗?能帮上什么忙不?反正不能委屈自己嘛,你也别继续玩暗恋了,跟他接触试一试呗,你想开点,反正总有一天要找个alpha的,早下手找个最喜欢的嘛,正好,这次这事就当契机了,不然你还要憋到什么时候去?等你终于想下手了人家早被别的omega拐跑了……哎,我这么说是不是更让人生气了,哎反正我就那个意思,队长你懂的。”

黄少天总是话糙理不糙的,喻文州知道他绝无冒犯的意思。

喻文州无奈地低下头,唇抿成一条线,他是真的在思考黄少天的建议,已经有些动摇了,但重大决定是不可能短时间轻易定下来的。

黄少天歪头问:“队长,你到底喜欢谁啊?这都大半年了,我也没看出你对谁特殊啊。”

喻文州为难地瞅瞅黄少天装满好奇的大眼睛。

半晌,喻文州吸气,轻声说:“周泽楷。”

“啊?”黄少天没反应过来,只是听到周泽楷的名字,语气就本能的恶劣起来了,“靠,他又怎么了?”

喻文州摇头,抬手掐了掐眉心,自暴自弃道:“我喜欢的人是周泽楷。”

黄少天张了张嘴,瞪大眼睛:“……什么!?”

 

第二天轮回是十一点多的飞机回S市,周泽楷他们还有时间去酒店二楼吃个早餐。孙翔和吕泊远是赖床专业户,能多躺一秒是一秒,所以按时出现在餐桌前的只有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个人。

周泽楷明显心不在焉,连续拌了三次芥末把整盘酱料都废了,只好拿了新的继续拌,这次拌了四次。

对面江波涛五次欲言又止,一次终于憋不住了:“队长,不舒服?”

江波涛昨晚和孙翔他们去逛了特产店,周泽楷没跟着一起,等江波涛回来了,看到的就是一个躺在床上聚精会神盯着电视广告发呆的自家队长。周泽楷一直挺沉默的,但昨晚上那是过分沉默了,一句话都不说,直勾勾的就是看广告,广告后面接着五毛特效魔幻雷剧,周泽楷又是认认真真看完了全集没挪地方。

江波涛试图沟通,可惜信号被密不透风的A.T.Field挡完了。

直到快睡觉的时候,周泽楷才终于翻身坐起来,用力抓了抓头发。

江波涛听到自家队长语气憋屈地说了一句:“好气呀。”

江波涛擦头发的毛巾都吓掉了。

谁、谁惹自家队长生气了?

江波涛旁敲侧击追问,但周泽楷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了。

 

其实周泽楷也不明白自己具体在气什么,反正就是胸口发闷,他只知道自己的所有不对劲都是与喻文州有关的。

最近两天发生了太多事,所有的事都太魔幻。

在这之前,在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周泽楷和喻文州关系普通,绝对不算太熟。

按照亲密度分类的话,每个人都会有三四个最要好的朋友,同时还有个最宽泛最普适的庞大朋友圈,这个朋友圈里人群混杂,跟谁都能说得上话,但绝不会主动分享秘密,没有要紧事情肯定不会主动联络或突然拜访。

周泽楷一直是把喻文州划进这个圈子的范围中的。

在周泽楷眼中,喻文州真的和黄少天、叶修、王杰希等等其他职业选手没有任何区别。喻文州的战术习惯和微操短板周泽楷了如指掌可以张口就来,但要是让他说说关于喻文州本身的话题,那他只能想到浮于表面的、空泛官方的设定,跟圈外路人对喻文州的了解程度相差不了多少。

所以两人根本就不熟悉的,怎么就突然变成现在这样了?

竟然还会因为喻文州生气?

周泽楷也不懂,他大概是在气喻文州的反应,气无辜的黄少天,也在气自己。

是alpha控制欲作祟吗?

周泽楷本打算轻轻抱一抱喻文州帮他把发情期的欲望压下去就了事的。他早该在二楼休息区那次就这样做,他一直后悔这事,现在正好算是补偿,能帮了喻文州也能解了自己心结。

周泽楷最初真的只是这样想的。

但在他友好的、善意的试图安抚喻文州的时候,喻文州却对他说“别再过来了”,还说“我等少天”。

周泽楷无法形容那个瞬间自己的情绪有多糟糕多失控。

他无暇细想太多,反正突然就生气起来了,甚至选了个颇为冒犯的标记方式,幼稚又挑衅,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冲动下的alpha本能。

事后清醒下来,周泽楷后悔地把头埋到枕头底下装死了整整半个小时。

自己安慰自己:不能全怪我呀,喻文州也没有反抗呀。——废话,发情的omega面对压迫全开的alpha能反抗那才是见鬼了。

反正周泽楷怎么也不能说服自己,他没办法给自己如此冒失的行为找到合适理由。他甚至在临时标记的瞬间毫无悔意有恃无恐,冲动到自己都害怕。心想你的特别关注是我,这证明我是特殊的,现在是我来临时标记你,你肯定不会生气吧。

等头脑清醒了意识回笼了,周泽楷才觉得自己那个瞬间的想法真是太混蛋了。

 

早饭快吃完的时候,餐厅门口传来一阵熟悉的叽叽喳喳,江波涛抬手熟稔的打招呼:“喻队,黄少。”

周泽楷是背对着门口坐着的,正准备转过身去,听到江波涛把名字喊出来之后,愣生生忍住了转身的欲望,心跳突然有些失控。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来吃早饭吗?

周泽楷眨眨眼睛,余光里人影晃动,喻文州他们坐到旁边的空桌去,黄少天简单问了问喻文州想吃什么,转身就去自助区游荡了。

周泽楷抬头看了看黄少天的背影,随后又转头去看喻文州的脸。

周泽楷几乎没有思考,他把自己切好了但还没开动的一盘蛋卷饼推到喻文州面前,轻声说:“吃我的吧。”

喻文州惊讶地盯着他,似笑非笑似乎是要习惯性摇头。

“给你的。”周泽楷很是强硬地又说了一遍。

喻文州切切实实笑了一下,心情复杂,没再拒绝。

四人一起吃饭意外的沉默,连梦话都比别人长一截的黄少天也破天荒闭嘴了,江波涛和周泽楷本来就来得早,已经在扫底了,没几分钟就解决了战斗。

周泽楷端着空盘子站起来,转身前,似是无意的又看了喻文州一眼。正巧黄少天往喻文州面前推了杯牛奶,喻文州好像很习惯了,从善如流端起来喝了一口。

周泽楷收回目光,捏着盘子边缘的手指用力到指节发白。

好奇怪呀,这感觉真是太不对劲了。

 

周泽楷他们没带多少东西,早就已经收拾好了,四个人抓住最后的机会赖在酒店床上,等着九点准时往机场进发。

周泽楷懒洋洋地躺着,一只胳膊压在脑袋下面,另一只手擎着遥控器一下接一下换台,他只是机械地重复这个动作,意识早就跳出潮闷的小房间飞到九天之外。

反正就还是在想喻文州呗。

以前他从未在喻文州的身上看到丝毫特殊性。

他对喻文州的最初印象很是常规。第五赛季刚出道那年主客两场都被蓝雨教做人,“喻文州”这个名字对他来说终于不是浮于表面的简单代号,越来越多的标签打在周泽楷心中的“喻文州”身上:手速硬伤、意识顶尖,跟黄少天配合时,一个负责打乱节奏制造漏洞,另一个完美捕捉机会一击必杀。反正不管怎么想都是些依托荣耀才产生出的认知。

周泽楷把喻文州当敌人、当对手,可以透彻分析他最拿手的战术和最常用的套路,却也仅此而已。这没什么特别的,周泽楷对全联盟其他战队的所有职业选手都是这个态度,工作需要。

真的没什么特别的。

但喻文州是个omega。

他现在突然注意到了这个,所有的与众不同和别具一格全都跟着涌了出来,喻文州突然就哪里不太一样了。

只因为喻文州是个omega吗?

周泽楷根本拿不准拎不清,他不明白自己对喻文州突然的感觉具体算是哪种,是alpha对omega本能的独占?还是“周泽楷”对“喻文州”的单纯好奇?或是轮回队长与蓝雨队长的亦敌亦友?周泽楷一时无法准确分辨,每一种情绪都是真的,混在一起才是所有。

 

上午九点,他们提前叫的车准时停在酒店楼下,周泽楷拖着箱子跟在孙翔身后往电梯间走,走廊冗长,好几间房的门都大开着,应该都是准备退房的。周泽楷随意瞥了几眼,正看到黄少天动作迅速地满屋转悠收拾东西,旁边跟了个卢瀚文。

周泽楷脚步一停,脑中转的飞快。

黄少天和卢瀚文住一间房,那么喻文州是单独一间咯?

他正想着,旁边的房间门突然被推开,熟悉的声音依旧温和:“少天?”

周泽楷立刻皱了眉。

喻文州是想去隔壁找黄少天拿资料的,显然也没想到自己门口会站了个周泽楷。

他扶着门框结结实实愣了两秒,看看周泽楷的打扮,又看看周泽楷拖着的箱子,了然地笑笑:“要走了?”

“……恩。”周泽楷抬起手腕看看表,电梯间那边孙翔已经在催了,大声喊着:“周泽楷你死哪去了?”

喻文州也听见了,笑着歪头示意了一下,大概是在跟周泽楷告别了。

周泽楷抬头看了两眼电梯间方向,他有些犹豫,但紧迫的时间不允许他太长时间的犹豫。

他抿了抿唇,直直盯住喻文州的眼睛,轻声说:“以后……也可以帮你的。”

喻文州有些惊讶。

周泽楷眼中干干净净,他站着不动,好像在等喻文州的回答。身后是队友远远的催促声,是在催周泽楷,也是另类的推搡着喻文州。

喻文州愣着,暗暗咬了一下舌尖。太突然了,他来不及彻底消化周泽楷这句话的意思,更来不及做出恰到好处的回应。

他喉咙梗住,许久,短促笑起来,语气轻松开玩笑道:“怎么帮?走心的?还是走肾的?”

周泽楷说:“都走。”

喻文州又怔住了,周泽楷这次没再等他回答。

周泽楷勾起唇角,眨眨眼睛示意过,转身往电梯间赶,背影带起香香甜甜的风。

 

tbc

大A的世界:除了我之外的所有alpha都不能靠近我的omega!

abo设定就是为了放弃思考而准备的

想那么多干啥,周喻俩都可以放弃思考了

标签:周喻
 /  热度: 587评论: 76
评论(76)
热度(587)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