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05

05

 

“少天,你们alpha是不是都很随便的?”

“啥!?干嘛突然地图炮啊,你见我什么时候随便过吗!?”

“唔……”

喻文州坐在靠窗位置,撑着桌板转笔发呆,旁边黄少天一边抖腿一边跟空乘大姐姐要咖啡,顺便帮喻文州也要了一杯。

以前他们需要熬夜干点什么的时候都是习惯喝茶的,后来因为茶的味道跟喻文州信息素味道太过相近,经常闻到总让人紧张兮兮的,所以提神饮品就换成咖啡了。并不经常喝,熬夜时候才喝,但喻文州太经常熬夜,对于这种又香又苦的饮料已经习惯到近乎喜欢了。

黄少天两手捧着杯子轻轻吹了口气,语气疑惑:“队长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怎么。”喻文州淡淡瞥他一眼,没再多说。

他当然不会突兀又主动地跟黄少天聊起关于周泽楷的事情。

他只是实在想不通周泽楷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那些话听起来真的很随便。他虽然对周泽楷有想法,但一直没有付诸行动,甚至刻意控制过自己,所以他对周泽楷和对别人根本没什么区别,私心是有的,但藏得很好。而这两天发生的事多为意外,他和周泽楷突然的接触也是意外,他和周泽楷并不熟,周泽楷是没道理做出这样的反应的。

喻文州想来想去,只能想到一种可能——周泽楷对自己的信息素味道一见倾心,出于alpha本能想要进一步接触,仅此而已。

反正怎么想都还是很不走心嘛。

 

喻文州是很喜欢周泽楷的,这种喜欢跟信息素和性别没关系,在这之前,他甚至不知道周泽楷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他对周泽楷了解并不多,所有情愫都很干净,一切想法止步于有些疏远的朋友关系。周泽楷暂时只是个念想,喻文州短时间内没想过下手,也不急于在周泽楷面前刷好感度。

一是因为现在一天天的太忙,根本腾不出时间;再者,轮回和蓝雨的关系也很尴尬,虽然算不上死敌,但BSG三个城市的战队互怼是常态,关系当然也好不到哪去;还有,周泽楷商业价值太高,全联盟第一第二第三都是他,替他着想,喻文州当然会谨慎再谨慎。

所以周泽楷在喻文州眼中是个特别漂亮但没拆封甚至尚且摆在店里的礼物盒子,喻文州当然想带他回家,每天都会想一想,但喻文州还没攒够钱,也没腾出足够的可以放下他的空间。

反正就是近期计划之外呗。

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喻文州一下班回来,发现这个盒子就摆在自家门口,特漂亮特诱人,就差贴个“快让我进屋”的标签了。这就很尴尬了,你说喻文州是带他回去还是不带他回去?

或者换个更直白的说法,早晨起床一睁眼发现追了老长时间的爱豆就躺在自己身边,草还是不草?

简直就是一道送分题。

也就是喻文州这种脑回路比别人多转几个弯的诡异水瓶座才能没被这种直白的欢喜砸傻,还有心力犹犹豫豫去想点别的,平时切开透心黑,现在倒是干净得仿佛被消毒液泡了三天三夜——

草是一定要草的,但是我更想先谈恋爱嘛。

想得还挺多。

 

反正这事只让喻文州纠结了三四天,并不是三四天之后就想开了,而是马上要进季后赛,喻文州实在没工夫再去想这些了。

之后周泽楷并没有主动联系过他,在B市两天发生的事好像都只是幻觉,各回各家后一切恢复原样。喻文州心里的那么点儿自作多情根本不够看,很快就被繁复的赛程和周泽楷的冷淡相互作用到烟消云散。而且,大概是为了彻底杜绝喻文州的胡思乱想,之前担心过的事情全都没发生。什么以后的发情期全都不正常啦,还有什么非那个alpha(周泽楷)不可啦,错觉错觉全是错觉。

后来那个月的发情期期间,喻文州健康得几乎可以上天入地,腰不酸腿不疼,能吃三碗饭,还能跑三千米。

这种状态,就算真的私心想找周泽楷帮忙,这也没什么可帮的啊?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低落。

 

第十赛季季后赛的蓝雨又是完美陪跑,八进四就被兴欣干掉了,蓝雨的夏修提前开始。

老习惯了,被淘汰之后大家都会跟着赛程看现场,喻文州跟的是轮回那条线,黄少天跟的是兴欣那条线,总决赛两人顺利会师,黄少天感慨地摸摸下巴:“咱俩是吉祥物吗?奶谁谁就进决赛?”

喻文州笑而不语,心说轮回这赛季的实力不用我奶也是决赛没跑啊。

黄少天说:“嗨呀我都跟了兴欣一路了,那我最后这拨儿也压兴欣吧,没问题吧?”

喻文州点头:“那我压轮回吧。”

然后轮回就被喻文州毒成了亚军。

喻文州本来没打算赛后逗留太久,但黄少天激动得上蹿下跳的,非要去兴欣休息室跟叶修和魏琛打招呼。喻文州想了想,觉得现在去一趟确实很合适,兴欣毕竟新科冠军,后面多少家杂志的专访等着呢,拖得久了想再私下见一面也不太方便,还不如现在就去串个门。

喻文州也没过多思考,直接带着黄少天摸进了休息区,在兴欣那个已经被闹成一团乱的休息室里真情实感祝贺了几句。十分钟后局面彻底控制不住了,叶修频频给他使眼色,让他把大杀四方喋喋不休的黄少天拉走,喻文州笑眯眯的,恭敬不如从命。

他拉着黄少天的胳膊准备跑路,一边道别一边转身去开休息室的门,脸上官方客气的笑容还没收起来,一抬头正对上了对面同样推门出来的周泽楷。

喻文州微微一愣。

对面休息室是轮回的,周泽楷披着队服很随意的样子,后面跟着江波涛和杜明他们,看起来也是想到兴欣这边随便聊两句的。

周泽楷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喻文州,表情明显来不及控制,他呆呆地看了半天喻文州的脸,又呆呆地看了看喻文州身后的黄少天,然后又顺着缝隙去看后面满屋子闹哄哄的兴欣队员们。

周泽楷收回目光,最后又随意瞥了一眼喻文州。

方才短暂的惊讶过后,周泽楷面上已经很平静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微微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随后错身从喻文州身边挤进了兴欣的屋子,不轻不重有意无意地撞了一下喻文州的肩膀。喻文州愣愣的,被撞得身体一偏,心跳突然有些失控。

他反射性回头去看周泽楷的眼睛,但周泽楷并未转头,只留了个不咸不淡的背影。

倒是江波涛笑得温和:“喻队黄少你们怎么过来了?”

“偷偷来摸一摸敌人的底细嘛。”黄少天笑嘻嘻的搪塞过去,没再多说,手上揪着喻文州的袖子准备撤。

谁知道揪了一下没揪动,喻文州垂着眼睫依旧站在原地。

轮回全队已经全挤进兴欣的屋子里了,门被杜明关上,里面闹哄哄的声音却没有办法完全挡住。

喻文州的心跳尚未恢复正常,莫名有些失重般的慌张。他抿着唇想了一会,抬头轻声说:“少天,你先回宾馆吧,我再等等。”

黄少天眉一挑,并没有太意外,默默打量他一圈:“等什么?等周泽楷?”

“恩。”喻文州点头。

“你……好吧。”黄少天本想再劝几句,但实在不知该如何措辞。黄少天跟周泽楷压根不熟,真要让他评价周泽楷,那百分之八十不是什么好话,所以就算说了,喻文州也不爱听,还不如沉默到底算了。

黄少天指指楼梯方向:“那我就先走了?”

“恩。”喻文州对他挥挥手,“注意安全,别被粉丝认出来。”

 

轮回跟兴欣肯定不会客套太久。

喻文州算准了这点,也就没瞎转悠,揣着兜倚着墙盯着地砖的缝隙发呆。

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冲动地留在这里等周泽楷,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能跟周泽楷谈些什么。只是刚刚对视的那个瞬间,周泽楷的表情怪怪的,喻文州直觉周泽楷是有话要说。

果然,周泽楷并没有让他等太长时间。

不到两分钟,门被突然拉开,里面闹哄哄的声音顿时放大好几倍,喻文州转头去看,看到了周泽楷眉心微拧嘴唇紧抿的一张脸。

周泽楷看起来急急忙忙的,一开门就往走廊尽头瞅,然后才突然反应过来,猛地回头捕捉到了喻文州。

周泽楷表情一动,怔了两秒,接着眼神慢慢软下去,似乎是暗暗松了口气,气氛莫名就缓和了许多,他眨眨眼睛,又静静地看了看周围。

没再有别人,整个走廊空空荡荡,只有他们两个。

周泽楷这才反手把门关上,也不说话,紧盯着面前的蓝雨队长好像要把人看出个窟窿。

轮回其他人都还留在休息室里,只有周泽楷一个人急急忙忙出来了,看来大部队是还没聊完的。周泽楷这属于赤裸裸的半路偷跑行为。

他就是跑出来追喻文州的。

此时两人对视,气氛有些尴尬,周泽楷沉默,喻文州也就跟着沉默,好像谁先开口谁就输了。半晌,到底是周泽楷憋不住,一把拉住喻文州的胳膊往洗手间方向走,喻文州很顺从,没想着反抗,他整个人懵懵的,没弄懂周泽楷是什么意思。

周泽楷并没有真的把他拉进洗手间,路过防烟楼梯间的时候侧身一拐,顺手把安全通道的门关上。这里很偏很冷清,周围静悄悄的,完全不用不担心会有外人突然路过。

氛围变得很私密,这样就没有掩饰表情的必要了。

他们面对面站着,之间距离不过几十公分,周泽楷呆呆地看着喻文州,怎么也没法从蓝雨队长的脸上看出丝毫破绽,这让他很泄气,唇角都垂下去一些,干干净净的黑眼睛里突然涌出好多委屈来。

周泽楷轻声说:“为什么不找我?”

喻文州完全没料到周泽楷会来这么一句,半天没吭声,眼中浮起一层茫然和惊讶。

周泽楷低下头,又不说话了。

喻文州脑中一团乱,他眨眨眼睛,艰难地搜刮借口,声音干巴巴的:“唔,我后来的发情期没什么问题,所以……”

听到这里,周泽楷眉一皱,隐隐有无形气场猛炸了一下,喻文州的喉咙好像被用力掐住,后半句硬生生没说出来。

周泽楷垮下肩膀,语气跟小孩似的:“那也可以来找我呀……”

 

tbc

楷楷是联盟的财富(眼泪疯狂涌出)

标签:周喻
 /  热度: 652评论: 94
评论(94)
热度(652)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