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翔周】王不见王 04

又是找了半天前文:01 02 03

……真的只有精神不正常的时候才会想填这个坑,真的

04

十天合训下来,名义上的夏休期彻底结束了,俱乐部里工作人员陆续归位为下赛季做准备,宿舍里人也多了很多,大冰柜里的东西补货补得也更勤快了。

周泽楷和孙翔的关系还是很操蛋,江波涛终于发现事情好像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吵架一天两天没问题,但现在俩人冷战至少一个周了吧,除了练习的时候有些必要交流之外,两人私下里几乎是面都不想见。傻子都能看出问题,更何况是有着一双善于发现真相的眼睛的江波涛呢。

一切矛盾爆发都是因为沟通不足,沟通技能点满分的江波涛对此深信不疑。作为善解人意关心战队和平的尽职尽责的副队长,他决定为队长和新队员创造一个平和的融洽的沟通环境,争取一举解决所有历史遗留问题。

于是手忙脚乱一周训练结束后,轮回全队出去浪了一整天美其名曰搞团建,从上车开始,周泽楷就被江波涛安排着跟孙翔坐在一起,闹了一上午终于要吃午饭了,周泽楷习惯性拉开椅子准备坐到自己副队旁边的空位置,没想到却被自己副队婉拒了,愣是给推到孙翔旁边的空座位上去。

一天下来周泽楷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蹭在孙翔旁边。

周泽楷真的要疯了,孙翔也忍到了尽头,终于在回程的车上,孙翔没憋住扯了耳机对再次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周泽楷进行激烈言语攻击:“周泽楷,你是不是真的对我有意思。”

周泽楷睁大眼睛:“什么?”

“你黏了我一整天了,我们关系有好成这样吗?”

孙翔翻了个白眼,看着周泽楷愣愣的委屈的表情就来气,转头重新戴上耳机不跟周泽楷交流了。他最近心情实在不好,训练不很顺利,虽然场面的确是比半个月前好看了很多,但孙翔知道这点儿起色根本不够看,见效太慢了。他没有那么多时间,轮回也没有那么多时间。

这么一天天下来,无形压力积压在一起,孙翔一天比一天烦躁,心里还有个声音告诫自己:不能这么烦躁,不然更影响训练状态。如此两边拉扯着,孙翔几乎陷进自我厌恶里了,这可是在孙翔身上很少看见的情绪。他自己也知道状态不对,所以更是自己一个人闷着,不想听见队友的说说笑笑,那让他觉得更烦。

对。尤其,不想看见,周泽楷。

 

坐在两人身后位置实时关注两人动向的江波涛已经惊呆了。

揉揉耳朵又掐了掐大腿,确定自己很清醒之后,赶紧回味了一下刚刚周翔两人的对话。孙翔刚刚说什么?说……队长对他有意思?队长对孙翔有意思?哈喽?

江波涛立刻开了窍,脑内迅速将一切曾经理解不能的剧情自动补完:队长对孙翔有意思,于是用了某种手段试探了一下孙翔的意思,比如,啊,色诱。可惜孙翔完全没想过跟队长谈感情,看孙翔的面相,百分之两百拔吊无情,两人就此决裂,关系冰点。

江波涛早年也是陪着老妈看了不少狗血电视剧的,此时脑补这种情感大戏那是根本不在话下。他给自己的脑补打了满分,随后胸中一阵愤懑之气呼之欲出——这个孙翔好渣哦。

江波涛扯出一个温和的笑脸,伸手拍了拍前排低气压的孙翔的肩膀。

孙翔摘了耳机疑惑地转头,脸上还带着点刚刚对周泽楷发泄过后没有散尽的烦躁:“副队,有事?”

江波涛笑眯眯地看看他,再看看旁边委屈到冒烟的周泽楷,平静道:“小孙,大家以后都是队友,希望你不要太在意彼此间的性取向差异。”

孙翔眨巴眨巴眼睛:“啊?”

江波涛说完看了已经彻底僵直的周泽楷一眼,用眼神对周泽楷说:不用谢。

周泽楷绝望地捂住了脸。

 

周泽楷以为这已经是最糟的,没想还有更糟的等在后面。

他们吃了一天烧烤钓了一天鱼之后吭哧吭哧坐车去订好的宾馆休息,顶着副队长的名操着正队长的心的江波涛同志照例负责去酒店前台办全队的入住手续,十分钟后周泽楷接到了自家副队长递过来的一张房卡。

江波涛和蔼地说:“你和小孙的。加油,队长你可以的。”

周泽楷懵逼了。

以前出来玩,都是正副队长一间房的,可是,现在,江波涛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儿什么意思?

周泽楷看了看房卡,又看了看江波涛,一脸难以置信。

周泽楷说:“不……我要和你……”

江波涛打断他:“不,我要和泊远。”

周泽楷还想再抢救一下,揪着江波涛的衣服袖子死活不松手,两人在柜台前拉拉扯扯,不远处孙翔看见了,立刻震惊地皱起眉,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我靠,原来周泽楷跟副队也有一腿吗?这也太随便了。孙翔的表情从惊呆跳频到了鄙夷,更不待见周泽楷了。

莫名其妙就被崩了人设的可怜的轮回队长缠了江波涛半个晚上也没有换房成功。

周泽楷不进屋,孙翔也就不能进屋,孙翔可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等了一会就臭脸了,终于忍无可忍气呼呼地直接抢走了周泽楷手里的房卡,自己先回了房间。周泽楷还在走廊里挣扎,但江波涛永远一张大赦天下的脸,用温和开朗0.4青年音谆谆善诱,说队长你不能这么轻易放弃,你们的关系不能一直这么僵下去,你们一个房间沟通一下了解一下说不定就把话说开了呢?

周泽楷内心: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孙翔之间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你听我解释。

然后江波涛拉着吕泊远钻进了屋,还残忍地在周泽楷面前关紧了门。

有一句话说的好,一个人最失败的不是犯错,而是反复犯了同样的错。周泽楷被江波涛挡在门外五分钟,又开始热得不行了,他委屈地站在走廊里纠结了一会,心里很慌,脑回路走了似曾相识的一遭,所有的所有都像着魔一样旧梦重演。

十分钟后,潮乎乎的周泽楷敲响了孙翔的门。

周泽楷觉得自己真是太失败了。

 

“副队不要你,你就想起来找我咯?”孙翔语气很轻蔑。

周泽楷心里苦,压根不搭理他,自顾自进了浴室洗澡去了。一边洗一边想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干,怎么突然就收到了满世界的恶意。水逆了,一定是水逆了。

周泽楷不想洗得太快,因为不想跟屋外的孙翔打照面,他磨磨蹭蹭整个人都要泡的皱起来了,才不情不愿裹着浴巾从浴室里挪出来。

孙翔就站在浴室门口,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反正是吓了周泽楷一跳。见周泽楷出来了,他几乎立刻冲了进去,疯狂抱怨:“你是一边洗一边撸管吗!怎么这么慢,我要憋死了!”

“……”周泽楷已经出离绝望了,丝毫不解释,磨磨蹭蹭无力地爬到了床上。

空调虽然开着,但是温度并不低,孙翔不喜欢太凉的房间,但周泽楷是真的怕热。趁着孙翔去洗澡的功夫,周泽楷翻出空调遥控器毫不留情把温度调低了整整三度,然后才舒坦的钻进被窝里趴着玩手机。

就因为这三度,半个小时后两人又怼起来了。

孙翔坐在自己床的床边,大喇喇地叉着腿,头发还在滴水:“就睡个觉而已,你把空调温度搞这么低是想冬眠吗。”

周泽楷也坐起来了,皱眉看他:“太热了。”

“这还热!?你是变温动物吗?你是有多脆弱?我还觉得太冷了呢?”

“那你出去。”

“凭什么我出去。”

“……凭我是队长。”

“我靠……周泽楷,我可以打你吗。”

“……不可以。”

孙翔浴巾一掀就扑上来了,周泽楷早有防备,侧身一躲,完美避过一次泰山压顶,但没逃得过孙翔下个技能,被一胳膊勾住脖子直接放翻在床上,孙翔骑在他腰上一拳准备怼他肩膀,结果周泽楷十分不配合,条件反射往下一缩,变了位置,孙翔的拳头眼看是要打到脸上去。

孙翔再怎么冲动,也知道周泽楷的脸是绝对不能碰的,俱乐部几百万的广告全靠这一张脸撑着。紧急时刻关键时刻,想要收回动作是来不及的了,孙翔理智回来一点,拳头硬生生松开,借着力道以一个很暧昧的姿势一把扣住了周泽楷的下颌。

周泽楷被他这么一按直接陷进软软的床铺里。

这下是彻底被孙翔惹毛了。

本来他懒得动弹,没想着跟孙翔真动手,谁成想孙翔得寸进尺先冒犯。周泽楷可一点都不包子,他抬手用力握住孙翔的手腕,腰上顶了一下,直接把孙翔从自己身上掀了下去。

画面很熟悉,十几天前的场景重现了。

两人打的难舍难分不可开交,这次是都没穿衣服,场面更劲爆一点。此时推动剧情需要一个江波涛,所以江波涛又来敲门了。

江波涛站在门外喊:“睡了吗?小明在楼下发现了个网吧,要去打荣耀吗?”

两人异口同声:“不去!”

“哦。”江波涛的戏份结束了。

  

年轻人嘛,偶尔打打架发泄发泄也挺好的。

周泽楷感觉他和孙翔只有在打架过后这种累的手都抬不起来的颓靡时刻才能正常的说上两句话。

现在他们全挤在周泽楷床上,一起直挺挺躺着看天花板,累得想死。

孙翔喘着气,努力平复呼吸,他最近真的很烦,所以态度才会格外不好。现在这么一闹倒发泄掉许多,只觉得又累又爽,打架的原因都变成次要的了。

孙翔看了好半天的天花板,好几次有蚊子从他眼前低空飞过,巨猖狂,但他现在连打死它们的欲望和力气都没有,目光追了几秒就追丢了。

孙翔突然特别泄气,烦躁地说:“……我真的不是不愿意配合。”

没头没尾猛地来这么一句,搁谁谁都怕。周泽楷也是被吓了一跳,脑子都木了。心说,配合……配合什么?我没想让你配合,真的。

周泽楷谨慎地闭嘴不言,孙翔被如此直接地无视了,很不开心,翻了个白眼也不说话了。

五分钟后,迟钝的轮回队长才反应过来孙翔这话是在指轮回的团队赛。

毕竟已经合训了半个月但效果还不是最理想的,大家都有点急,情绪都不太稳定,这次出来玩也是想减缓一下大家的焦虑。

孙翔是最不稳定的那个,也是压力最大的那个。他是骄傲自负没错,但也出道了三年了,中流队当跳板起家,进了豪门,掉回挑战赛,重回豪门,短短三年内这样跌宕起伏的职业经历还真没人有过,孙翔又不傻,他看得到自己的问题,但看得到是看得到,要真的立刻做到最好,也是很难的。

他相信自己可以,只是时间问题,可现在最宝贵的就是时间。

不然大夏天的在俱乐部里磨合训练做什么?

孙翔越想越烦,越着急就越暴躁,他一脚蹬了周泽楷的被子,不爽地问:“你当时是怎么磨合的啊,副队转来之后你们练了多久?”

这都两个赛季前的事了,还真得好好回忆回忆。

周泽楷挠挠头,语气诚恳:“忘了。”

“你是鱼吗你。”孙翔翻了个白眼。

嚯。周泽楷真是太委屈了,只好绞尽脑汁又想了一下,不确定道:“一个周?”

“我不信。”

“十天。”

“……不可能。”

“两个周……?”

“……”

“……一个月?”

孙翔轻蔑地笑笑:“哦,那你也不怎么样嘛。”

“……”

可气死周泽楷了,立刻咬着牙拼命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妈的,扶朕起来,朕还能战。

 

tbc

进度hin慢,遥遥无期(缓缓摇头)

 /  热度: 555评论: 62
评论(62)
热度(555)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