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透明

应该很短吧!



喻文州一直觉得世界很有意思,可惜世界上的人是无趣的,或许是因为他总把事情看的太过透彻,提不起兴趣,滚滚红尘毫无可以勾起自己兴致的东西。

这并非是他过度的夸张和添油加醋,他眼中的一切是字面意思的“透彻”。只有冰冷的、没有生命的事物才带着色彩,鲜艳明朗,活泼可爱;那些本该生动显扬的活物却反倒没了应有的意兴盎然。他们虽然也会笑,也在说话,也有发着光的眼睛,也懂愤怒与平静的不同维度……但他们唯独没有色彩,至少在喻文州看来,他们是混沌和繁杂的混合,是浓郁到难以形容的漆芜。

喻文州眼中的他们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黑色的。

喻文州无法评价同事的今日衣着,无法分辨轻轨站工作人员的制服,无法知晓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女生到底用着怎样色号的唇膏、留着怎样前卫颜色的烫染长发。

喻文州想,大概只有自己的世界是这样无趣又浓郁的。

二十四岁的喻文州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个设定,他挣扎过怀疑过,也曾午夜梦回过——梦里的世界五彩斑斓,所有的生命绚丽错杂,他见过了无数双潋滟如水的深棕色眼睛,也邂逅了千百次公司门口苍翠色的巨大松树。他会在汹涌磅礴的欣喜中猛地醒来,却发现自己放在窗台上的那棵观赏盆栽依旧是黑色的,自己养了五年的那只乖巧可爱的猫也依旧是黑色的。

喻文州本以为自己的世界将永远这样下去。如同是被自己彻底看透又彻底包容着的。

他可以在黑色森林里寻觅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他不会厌世不会颓唐,更有着截然相反的、发自内心的温和与救赎。

他一直将自己看做是自己眼中唯一而特殊的。自己如火,自己也如荼。

他是可以一生高高在上的,可以有另类而孤独的灵魂。

直到他遇见周泽楷。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那天,周泽楷穿着白与深灰交杂的刺绣棒球外套,裤子看起来是蓝灰麻的牛仔布质感,头发黑的并不彻底,光明下是会偏向暗茶色的,但他眼睛的颜色格外纯粹,比梦里的其他所有人都要单纯透彻。

喻文州愣在原地。

周围是早高峰匆忙赶地铁的来来去去的黑色世界的npc,喻文州是这世间的唯一主角。周泽楷是唯一眼中的天地唯一。

大概是喻文州愣住的模样混在庸碌世人中太过突兀,周泽楷一眼就发现了他,周泽楷与喻文州相反方向,所以可以面对面的对视。

周泽楷远远直视喻文州的眼睛,过了些许时候,周泽楷突然释然一般笑起来,所以喻文州也弯着眼睛笑了。

他们继续各自走进各自的浩荡河流,擦肩而过的时候,喻文州模糊地听到周泽楷说,“你好呀”。

 

周泽楷有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他不爱说话不善言辞,疲于把关于自己的一切告诉身边任何人。但他又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对周遭的所有都抱有最原始最朴素的好奇心。

周泽楷的生命里装载着太多太多他难以看透的东西,无善无恶、无悲无喜,他们在周泽楷的眼中有着最干净的白色,雪亮纯粹,通透得好像每个都能发出最盲目最刺眼的光芒。

周泽楷的世界是白色的。周泽楷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他的世界太干净,白的没有杂质,仿佛人人都装载着初生二十一克的纯粹灵魂。周泽楷可以坐在咖啡店里发呆一整天,他会静静观察身边的一切,看他们端起咖啡杯时灵巧勾起的小拇指,也看他们长风衣的衣摆扬起时惊动的地面灰尘。

周泽楷把他们当作永看不透的贵重陈列品,要隔着透明的玻璃,一旦靠近,额头是会撞到冰凉的高墙的。他对世界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兴趣,但他说不出也不想说,他害怕打扰到他们。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这些白色的、干净的、绝无杂质的“陈列品”是世界的昂贵财富,足以勾起周泽楷满心好奇,却并不给予周泽楷丝毫安置好奇心的余地。

周泽楷看惯了橱窗里的“展品”,一个比一个勾人心魄,密密麻麻、层层叠叠,他独自穿梭其中,却带着独特凡尘的烟火。他觉得他们都好,没有谁比谁更好,如果周泽楷对他们笑了,他们一定也会对着周泽楷笑的,情绪掺杂其中,重重打在那道透明高墙上,周泽楷可以感受到温暖,却抓不到火苗。

直到后来他偶然遇见了喻文州。

喻文州是有颜色的,喻文州是纯白背景中独一无二的色彩构成。

那些完美精致的灵魂刹那成为了构图中的大片留白,喻文州是带着色彩的唯一斑点,周泽楷毫无目的无处安放的好奇心突然有了落脚的地方。他认真看着喻文州,想如往常那样看他与别人有什么不同。

可这只是白费力气,喻文州哪里都与其他完全不同。

  

周泽楷干干净净的瞳孔中终于不再只有漫天遍地的无暇纯白了。

他看得见喻文州眉目潜藏的朦胧远山,还看得见喻文州唇间勾勒的河谷平原。周泽楷试着对喻文州笑了一下,喻文州果然也勾勾唇角作为回礼,两人明明相隔很远,周泽楷却错觉这个瞬间的自己被柔和的手心揉了揉头发,温软指腹轻轻滑过了脸颊。

周泽楷听见脑中一个声音叹息般道,原来是他呀。

那些广阔缥缈的单纯和新奇突然化为了实体,不再是柔软潮湿的无形水汽,它们终于有了“出发”与“目的”,在周泽楷的心里扎了深深的根,枝叶生长,以试图拥抱一下纯白世界中的唯一太阳。

周泽楷想,喻文州是有些意思的,是所有文明与蒙昧的集合。

周泽楷带着小心翼翼的关切与喻文州擦肩而过。

周泽楷听到了喻文州温和的轻笑声。

“你好呀。”喻文州如是说。

  

fin

 

如果颜色小短篇写够了20篇我就把它们cuan一起出个周喻喻周的小本本!!然后拿这篇神经病当序!!!!!

……天哪我想得真美!!!

新年快乐!!!

 /  热度: 537评论: 69
评论(69)
热度(537)
  1. 白酒游千 转载了此文字
    你是我眼里的唯一,遇见你我才算活了过来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