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喻周】烟灰 07

不搞互攻了!就全程喻周了!

01-06被我改了改合起来放到一起了

07

其实周泽楷根本没醉,但面对喻文州的时候他本能的拘束,还不如装作喝醉了。喻文州这个人太锋利,虽然表面上温和柔软,可目光和说出来的话都是一针见血。周泽楷和喻文州是有着几岁年龄差,绝不至于大到岔开辈分,可周泽楷总有种奇怪感觉,感觉喻文州看待自己就像在看一个小孩子,他害怕喻文州看透自己之后还要像个长辈一样教育自己,老实讲,周泽楷不喜欢被任何人管教,他知道自己做的很多事很幼稚,但他就是任性想这么做。道理他都懂,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多说什么。

所以喻文州是会让周泽楷产生忌惮的,周泽楷不敢在喻文州面前逗留太久,他太害怕被戳穿的感觉了。

周泽楷认真道了别,很是利索地把自己裹紧,几乎是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喻文州的家门。太晚了,他步伐轻巧,走廊的灯并未被他惊醒,他就这么摸着黑谨慎地走出两三米,突然有光从背后打过来,前方霎时一片光明,他的影子拖出去好长,影影绰绰映在面前的光滑地面上。

周泽楷本能地回头,被光刺得眯起眼睛,他想抬手挡一下,但忍住了,模模糊糊中看到喻文州倚着门框,手里捏着开了手电筒的手机。光是朝周泽楷这边打过来的,喻文州整张脸埋在黑暗里,周泽楷看不清他的表情,看不到他眼中的情绪。

周泽楷站在原地半天没动。

喻文州晃晃手腕,明亮的光也跟着晃了晃,喻文州用气音说:“太黑了,怕你看不清。”

周泽楷的心脏好像被什么用力戳了一下,他还是那么一动不动地站着。

喻文州看他傻乎乎的样子,笑了一声,又说:“快走吧,电梯就在前面右拐,我帮你打着光。”

周泽楷这次没有继续发呆了,他转身走回到喻文州面前,抬手捏住手机的闪光灯,满世界明亮的光立刻消失了。

这一串动作周泽楷做得太过本能,等周围陷入黑暗了,他才突然反应过来。喻文州一动不动沉默着,呼吸平稳,是在等他的下文。

“我……可以不回去吗。”周泽楷说。说完就有些后悔了。

但喻文州已经轻轻捏住了他冰凉的手腕,笑说:“可以呀。”

 

那晚周泽楷真的没有回家,他把手机关掉,拒绝一切可能打进来的骚扰电话或者工作电话。他整个人很清醒很利落,等同于直接告诉喻文州,刚刚自己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那样子是装醉。但喻文州并未多问,只是温和地把他推到客卧去,让他早点睡觉,明天早起还要赶通告。

周泽楷直视喻文州的眼睛,却看不出任何戏谑的痕迹。

周泽楷又看了看空荡荡的客卧的床。明明已经入了秋,但气温尚未降下去,这屋子一直没人住,厚窗帘长时间拉着,体感温度明显比其他房间要低。

“不想睡这。”周泽楷转身推着喻文州的背,把人推回主卧去。

喻文州笑得无奈:“随你,你不怕热就好。”

周泽楷也很累了,忙了一整天,又神经紧绷了一个晚上,现在往床上一趴,猛地懈怠,眼睛闭上就不想再睁开了,迷迷糊糊又想自己定闹铃了吗,转念再想,就算定了也没用,自己手机已经关机了,明天早晨的闹铃是不会响的。他正意识里挣扎着要不要爬起来开机开飞行模式,却被喻文州推了肩膀,喻文州凑到他他耳边轻声问他:“明早要几点起?”声音太轻了,像是怕把他的睡意惊扰了。

周泽楷嘴都没动,只是喉咙里哼哼了一声。

喻文州跟着他哼哼的音调猜:“五点?”

周泽楷笑起来,“嗯”着点头。

“我用我手机定好了,你睡吧。”周泽楷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听到喻文州这么说。

 

这个天气两个人挤在一起睡的确有些热了,周泽楷一直睡得不沉,眼前晃着光怪陆离的画面,他想抓住这些画面,越用力越挣扎,好不容易睁开眼睛,清醒的瞬间,那些画面却同时离开了记忆,一丁点都想不起来了。

周泽楷没由来的沮丧,虚着眼睛看天花板,窗外还黑着,屋里也黑着,距离起床时间可能还早着。

周泽楷转头看看身边,喻文州背对着他侧躺着,从肩膀到腰是一条平滑曲线。

为什么在自己身边躺着的人会是喻文州呢。周泽楷脑中模糊冒出这么个念头,却被另一个声音飞速挤开,怎么就不能是喻文州呢。

周泽楷窸窸窣窣坐起来,转身把喻文州放平,俯身盯着喻文州的眉眼看。喻文州是很好看的,就算是面无表情睡着的状态,五官看起来也带着笑,极为温柔。周泽楷又伸手去摆弄喻文州的刘海,把那些乱乱的碎头发慢慢抚开。

喻文州浅眠,被折腾一会就醒了,眼睛半眯着好半天才对上焦,看清是周泽楷之后,抬手搂住周泽楷的脖子把人扯到自己面前,吻了吻周泽楷的唇角。

周泽楷不自然地僵着,黑暗之中一切感官被放大,喻文州胳膊没使什么力气,松垮垮地挂在周泽楷肩上,只要周泽楷稍稍用力就能挣开,但周泽楷没有这么做,他能感觉到喻文州的气息贴着自己的唇角慢慢磨蹭,是无意识的动作。

周泽楷僵硬地维持着这个姿势,意识越来越清醒,直到毫无睡意。

然后他两手按住喻文州的肩膀,有些用力地咬住喻文州的嘴唇。

 

两人摸着黑没开空调扑腾了许久,窗外依旧漆黑一片,喻文州做完后翻身抱着被子继续睡,周泽楷反而睡不着,他又有点烦,呼吸不畅。只好偷偷把手机摸过来,想着看看时间,反正大半夜的肯定不会有电话打进来。

周泽楷把被子拉过头顶,在被窝里给手机开机,屏幕光已经调到最暗了还是有些亮。

才三点半。

周泽楷把手机调成静音,开了app想打游戏,屏幕左栏明晃晃挂着周泽楷的id,Tang416,周泽楷愣了愣,翻手把手机屏幕扣在床铺上。

闲着没事玩游戏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他的游戏好友排行榜榜首是一水的Zhou1124,是唐昊以前的号,那些记录全是唐昊以前打出来的,周泽楷一直想破这些记录,但这么久了一次都没有成功过,他又特别倔,破不了就一直打,玩到现在已经几乎忘记自己的初衷了。

周泽楷静静想了一会,身后的喻文州恰好翻了个身,胳膊搭到他的腰上。

周泽楷悄悄把手机翻回来,解绑了游戏账号,再把它注销掉,系统体贴地提示他要不要保留数据和记录。周泽楷选择了移除,然后把手机里所有的游戏全都卸载了。

tbc

 /  热度: 258评论: 43
评论(43)
热度(258)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