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黑 02

其实本来只打算搞千字短篇,结果简单的大纲就3000字了,我还是慢慢搞吧我……并不知道我的一时兴起能不能支撑我到这篇文完结(。

关于少天躺着拿出场费这件事!!我已经被内部批斗过了!!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这篇要是少天戏多了那还有zzk什么事!!(哇我竟然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了

 

02

黄少天是个性格很好的人。

路边的传单一定会接,地铁上一定会给老人让座,好相处又健谈,跟他一起出任务从来不用担心气氛尴尬,也绝不可能冷场无言。

喻文州总是不适时宜地想到这些有的没的。

他坐在床边静静看着周泽楷,周泽楷已经醒了,缩在床和墙壁形成的夹角里,胳膊抱着膝盖。周泽楷的目光是带着试探的,情绪平静。喻文州能从周泽楷的眼神看出来,他知道自己的表情管理一定毫无破绽,虽然没有笑,但一定也是没有带着恶意的。

喻文州没办法对着周泽楷生气。

实际上周泽楷已经很脆弱了,能坐着强撑着跟自己对峙肯定是耗费了很大的精力,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都能让他高度紧张,每个细胞都写着赤裸裸的戒备,像野生小动物。刚觉醒的哨兵都是这样子,受不了半点刺激。

喻文州偏开视线打量周泽楷的全身,他们给周泽楷换了身衣服,干干净净的白色,看不出之前的半点惨烈。

喻文州眯了眯眼睛,轻声问:“受伤了吗?”这是他进门之后说出的第一句话,声音有些沙哑。

周泽楷像是被他惊到了,明显一抖,眼中闪过一道红光,但又很快消匿。如果周泽楷头顶上有小动物的尖耳朵,刚刚这个瞬间一定已经警惕地立了起来。

喻文州简单地笑了笑,又问一遍:“受伤了吗?”

周泽楷轻轻摇头,似乎不太明白喻文州为什么这么问。

那股突然的暴躁又来了。喻文州不再去看周泽楷的眼睛,竭力控制着不要让自己如此暴烈的情绪影响到周泽楷分毫,他的目光毫无意义地落在桌面一处丁点的反光上,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你还记得你昏迷前发生的事情吗?”

周泽楷更茫然了,又是缓慢地摇了摇头。

喻文州偏开视线斜睨他:“真的不记得了?完全不记得?”

周泽楷依旧摇头,不像是撒谎,他还学不会建立屏障,所以那些没有被控制过的情绪都是干净的。

喻文州知道他没有欺骗自己。

他一副这么无辜的模样,这要让自己怎么办。喻文州轻轻笑了一下,这声气音在周泽楷听来大概有点冷笑的意思,周泽楷本能的惊慌起来,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询问什么。但喻文州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喻文州站起身,结束了刚刚的话题。

喻文州抬手轻轻碰了碰周泽楷的额头,用自己柔和的精神力安抚他,轻声说:“躺下吧,我帮你做精神梳理。”

周泽楷心存疑惑,但还是乖乖听了喻文州的话。

 

喻文州本以为这个过程会很艰难,所以格外小心谨慎,生怕触碰了周泽楷戒备的底线,但没想到周泽楷意外的听话,全程不吭一声,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和排斥。周泽楷的目光所表现出的更多的是好奇,他就这么乖乖躺着,眼睛一眨一眨,紧盯着喻文州平静的脸。

喻文州避开视线不与他对视,但心下十分惊讶,这可能是自己这么多年做过的最顺畅的一次精神疏导了,完全不合常理。周泽楷觉醒时的状态喻文州是知道的,濒临狂化,攻击性过强。当时喻文州以为这只是初生哨兵的瞬间信息过载导致的崩溃,以为只要帮他开个屏障就能有效控制住他的暴躁,但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黄少天回头时的吼声似乎还响在耳边,黄少天说:把屏障收起来,不要接触他,他的目标是你。

喻文州叹了口气,与周泽楷短促对视,却又飞快移开视线。

周泽楷的眼睛干干净净,模样没有丁点攻击性,乖得不能再乖,哪还有初次见面时狠戾的影子。

喻文州本做好了五六个小时的持久战准备,却没想到只用了三十分钟就把周泽楷摄入的信息量控制在了安全值内。

喻文州一秒都不想多待,直接起身准备离开。

周泽楷一脸茫然地半撑起身子,看着喻文州在门后的记录表上写东西,虽然刚觉醒的哨兵还没办法熟练控制自己的能力,但简单的视觉听觉增强还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周泽楷大概是看清喻文州记录的内容了,突然小声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喻文州有些惊讶地转过头看他。

喻文州把笔转过来对着门戳了一下,笔尖弹回笔杆里。这应该是周泽楷醒来后说出的第一句话,郑轩之前偷偷问过喻文州好几次了,说这个哨兵过于安静,是不是根本就不会说话啊。

见喻文州不回答,周泽楷放轻声音,又试探着问了一遍:“我能出去吗?”

“不能。”喻文州这次答得很利落,“你现在贸然出去是有危险的,再等几天吧。怎么了?有什么需要吗?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周泽楷有些窘迫,小声说:“我还要写毕业论文……”

“……”喻文州直接拉开门,声音从门缝模模糊糊钻进屋,“好的,我会找人核实一下的。”

门“啪嗒”一声关上了。

 

郑轩坐在门边,正倚着墙戴着耳机看电影,门突然打开吓了他一跳:“这么快?”

“恩。”喻文州点点头,“我去休息室睡一觉,有事叫我。”

给哨兵做精神疏导是很耗精神力的,郑轩知道他很累了,也就没再多问关于周泽楷的细节。喻文州钻进休息室,吃了两片安神的药物,裹着被子很快睡过去,昏睡的时间比他想象的要漫长很多,其实他睡得并不安稳,似乎总游荡在现实与梦境之间,总是想起黄少天昏迷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我怎么可能对一个刚觉醒的小朋友下死手呢”,说完还勉强笑了一下,表情得意洋洋的,喻文州又想到刚刚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全身上下干干净净,一点儿伤都没有。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两个画面来回交替,喻文州想挣脱出来,但疲惫感硬拖着他,好不容易努力睁开眼睛了,但怎么都没法移动手指,瞬间又被拉回深海,也不知到底沉浮了多久,喻文州终于扛不住了,才猛地彻底惊醒,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头疼眼睛疼,喻文州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算算时间,他睡了整整五个小时,期间一直没人来打扰,看来周泽楷那边很稳定。

刚这么想了没两分钟,就听见门外有人窸窸窣窣说话,李远语气挺着急的,问喻队还没醒吗?徐景熙说还没有。李远又说,要不把喻队叫醒吧……

喻文州一把把门拉开:“怎么了?”

李远话没说完被噎了一口,赶紧拍拍心口抓着喻文州的胳膊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明情况:“那个周泽楷不太稳定,他清醒之后比睡着时候难控制多了,情绪起伏太大,又难接触,中午监控警报响了一次,信息过载,当时你还在睡,郑轩就没舍得叫你起来……”

喻文州呼吸一滞:“郑轩去的?”

“啊……恩。”李远愣了愣,“但没成功,周泽楷表现出了明显的排斥。”

喻文州眉心立刻拧起来:“注射向导素了吗?”

“还没……但准备好了,你要再不醒,郑轩就要一针下去天地安静了。”

喻文州埋怨地看他一眼:“早点叫我起来就是了。”

喻文州直接拐进静音室的走廊去推周泽楷的房间门,推门前不忘把李远支开,让李远先去找郑轩。门打开的瞬间,喻文州眼前一花,什么都没有看清,只感觉一阵风掠过耳边,再抬眼时周泽楷的脸已经近在咫尺。周泽楷的手虚拢着停在喻文州脖颈前两公分不到,指尖微微发抖,整个人呈现出高度紧张的状态,眼中还残留着一丝没来得及收起的血光。

喻文州面无表情看着他。

“对不起……我以为是别人……”

周泽楷顿了顿,连忙把手收回来,局促地捏住了衣角,又突然想起什么,抬脚恨恨地把门踢上,砰的很大一声。喻文州知道是外面的杂乱信息透过门缝钻进来,让周泽楷感到不安了。门关上后,周泽楷果然平静了很多,他泄气地垂下头,气场全都收起来,像个知道错了的小朋友,但他依旧在发抖,虽然竭力掩饰,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

真是没有比哨兵更强大的生物,也没有比哨兵更脆弱的生物了。

“过来。”喻文州伸出手。

周泽楷面色疑惑,并没有动。

喻文州没办法,只好上前一步,直接单手抱住了他。

周泽楷明显没料到喻文州会突然来这么一下,整个人都僵住了,肩膀都不自然地向后缩了缩。

喻文州没忍住轻笑,他不合时宜地记起以前的训练课上,不正经的老师简单粗暴地跟他们讲过:哨兵不安的时候,最好最快的安抚办法就是抱他们,都别他妈想太多,就是字面意思的抱。

喻文州耐心地帮周泽楷过滤掉负面的情绪和无用的信息,他们胸口相贴,喻文州能清楚感受到周泽楷有些急促的心跳。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周泽楷可能一直都维持着这样高度紧张的状态,喻文州有些后怕,如果刚刚进来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如果是郑轩或者徐景熙,周泽楷的手会不会毫不顾忌地落下,会不会失控地直接扼住面前人的喉咙呢。喻文州知道,周泽楷在自己面前很乖,只是因为自己与他的相容度足够高,相容度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数字,事实上,哨兵级别越高,对向导也就越挑剔。

喻文州不敢随便放开周泽楷,他就这么松垮垮地抱着周泽楷许久,直到周泽楷主动把他推开,他才敢收手拉远两人的距离。

“好了吗?”喻文州轻声问。

周泽楷不点头也不摇头,又变回乖乖的沉默模样了。

喻文州歪头观察他的侧脸,真的是无可挑剔的侧脸,喻文州之前还没注意,现在认真地近距离打量了,才惊觉周泽楷的相貌格外出众。不夸张地说,这是张无论扔到哪里都存在感极强的脸,如果没有觉醒为哨兵,他一定可以做为普通人生活得风生水起,人生顺畅绝无半点坎坷。

喻文州那些压抑许久的烦闷蓦地转化成巨大的沮丧和无奈。周泽楷并没做错什么,这一切又不是周泽楷可以控制的,说不定周泽楷更想当个正常人,但摆在周泽楷面前的却只有不能回头的一条路。

两人面对面僵着许久,喻文州盯着周泽楷紧抿的唇,周泽楷看起来是想说些什么,但只要喻文州不说话,周泽楷就绝不会主动出声。

喻文州叹口气,只好抬手摸了摸周泽楷的额头,小声问:“怎么?很难受?”

周泽楷乖乖点头。

“哪种难受?”

周泽楷皱眉,低下头说:“声音太多……”

喻文州眯起眼睛:“什么?”

周泽楷可能也觉得自己的话很没道理,他转头看看房间的墙壁,又抬头看看天花板,困惑道:“我能听见外面的声音,很多很多……”

 

真他妈的见鬼了。

喻文州到处找郑轩,最后在餐厅捕捉到了刚刚掰开筷子准备开动的本尊。

喻文州坐到郑轩对面:“给周泽楷做评级测试了吗?”

“没有。”郑轩摇头,“他那么不稳定,哪敢放他出来啊。”

“哦。”喻文州按了按眉心,“……至少是S。”

郑轩差点把饭喷出去:“为什么?就因为他脾气大?”

喻文州摇摇头,垂眼盯着餐桌的拉丝钢面:“他说他能捕捉到静音室外面的信息。所以就算被全天关在静音室里,他还是会信息过载,还是会出现像今天中午那样情绪不稳定的状况。”

郑轩说不出话了。

“静音室关不住他,我直接教他开屏障。”喻文州对郑轩笑了笑,“所以今晚换我值班吧。你先回去休息。”

 

tbc


评论(42)
热度(272)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