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开放任何授权谢谢,禁转禁搬禁所有,已经给过授权的无所谓啦

【周喻】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12

……我想更哪个就更哪个!坑多就是这么无所畏惧!咬我啊咬我啊咬我啊咬我啊!!(头戴钢盔)

12

黄少天手游又玩了半个小时,把这盘儿玩完之后想了想还是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取行李的短信都发到自己这边了,可能喻文州是彻底把宾馆房间退了准备蹭周泽楷地盘了?黄少天本以为喻文州正跟周泽楷进行着什么不可描述以及不可描述所以要多等一会的,谁知道喻文州几乎秒接,张口就问:“有事吗少天?”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黄少天挠挠头:“没什么,就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还欠我一顿饭,可别忘了啊。”

“哦……”喻文州沉默两秒,“明天回吧,今天太晚了,不想赶时间。”

喻文州回答得一本正经,把黄少天的玩笑话堵了个结结实实,黄少天被噎住,话头被喻文州带跑了:“啊,啊?明天就回?我以为你要在那呆上起码四五天呢?周泽楷没留你吗?那个,我这顿饭也不是特别着急……你可以先浪你的啊哈哈哈。”

“恩,明晚见吧。”喻文州语气平淡,说完便挂了电话。

这也太不是喻文州风格了。

黄少天对着结束通话的手机屏幕干瞪眼。

心说,不对啊,自家队长这状态不对啊,中午明明还是字里行间都透着恋爱酸臭味的脱团狗画风,现在怎么跟死了老婆似的如此低迷又寡淡。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周泽楷拔吊无情上过之后翻脸不认人了?黄少天素来对周泽楷没什么好感,现下什么罪名都想往周泽楷头上扣,他切到微博界面上刷了刷,没见喻文州的动态也没见周泽楷的动态,黄少天手快,连续下拉界面刷了十来次,突然蹦出一条江波涛的新微博。

江波涛-轮回:吃完这顿饭就下赛季见啦(哈哈大家看起来都没太有精神呀)

底下配了张照片,俯拍了整个饭桌。黄少天眯眼观察了一下,周泽楷坐在离镜头很近的地方,正低头玩手机,

盘子干干净净好像并没怎么动过筷子,跟其他几个人杯盘狼藉形成鲜明对比,旁边孙翔正搭着杜明的肩膀聊天,脸上还带着笑。黄少天挨个看下来,觉得只有周泽楷一个人没精打采,其他的看起来都很正常啊。

黄少天摸着下巴想了想,装作随意地评论了一句:聚餐呢?

二十秒后江波涛回复:恩,黄少要过来一起吗?

谁跟你们一起啊。黄少天手快,噼里啪啦打下一长句:不了不了这次就算了,我已经回G市啦,有机会下次再约吧

江波涛的新回复两分钟后又过来一条:?已经回G市了?

黄少天不明所以,实话实说:对啊我早就撤了,早点回来收拾东西出去休假嘛

 

“然后呢?还要回复什么吗?”江波涛一头雾水。

自家队长突然抢了自己的手机跟黄少天在评论区里聊起了天,真是莫名其妙。

周泽楷一字一句看完黄少天的新回复,轻哼了声,把江波涛的手机还回去,拉开椅子转着车钥匙准备往外走。饭已经吃到了尾声,账也结完了,该拍的合照也拍过了,大家三三两两瘫在椅子里玩手机消食,周泽楷跟大家打过招呼,先一步离开。

手机屏幕上静静躺着喻文州两分钟前发过来的酒店地址和房间号。

周泽楷又哼了一声。所以黄少天根本就没跟喻文州在一起,是喻文州故意骗自己。

为什么要这样,把自己推开,与自己拉开距离就这么重要吗?他真的不能理解喻文州所顾忌的东西,难道是自己没有表现出能让喻文州安心和信任的样子吗?周泽楷又疑惑又沮丧,喻文州为什么总是那么谨慎,一而再再而三,但又总是一副为他周泽楷着想的样子,说想给他更多的时间,说怕对他的商业价值有影响,还说怕他后悔。老实说周泽楷从这样的喻文州身上看不到半点体贴,只能看到深不见底的疏离质疑和不信任。

虽然喻文州可能确实是没这方面的意思,喻文州大概只是想认真对待,谁让喻文州一直都披着想太多的人设。的确,周泽楷承认,喻文州说的很多东西他完全没有思考过,他压根就没想过两人不合适的这种可能性。

……是不是太过自以为是了。

周泽楷等红灯的时候蓦地冒出这样的想法。

这样的自我怀疑鲜少出现在身为大A的轮回队长周泽楷身上,但现在他不能自控地往这条路上跑偏,他也不想这样,但他无法彻底看透喻文州,他更不想跟喻文州兜圈子,不想跟战术大师玩战术,他只想直来直去把一切都拎清楚,喜欢就是喜欢,根本没有轻度中度重度的差别,因为不论是哪种程度,周泽楷的目标都只有喻文州一个人,所以这到底有什么可思考可抉择的?他根本没得选,他根本就没有除了喻文州之外的第二选项。

周泽楷油门踩到底一路狂飙,车窗外的路边行道树糊成虚影连成一片,路上车不多,已经过了晚高峰了,周泽楷畅通无阻,距离地图导航终点的酒店只差五百米的时候,周泽楷被最后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灯拦住,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周泽楷闷闷的趴在方向盘上,张狂的躁动情绪突然就被这个红灯扼住了咽喉,他不得不调整呼吸,愣生生逼迫自己冷静。

红色闪烁的数字倒着读秒,周泽楷看着看着,莫名就沮丧了下去。

他想,如果喻文州能直接看透自己的心就好了,那样喻文州就会打消一切怀疑,就不会再有任何犹豫和不确定了,一定还是因为自己不会说话,表达的太少,让喻文州误以为自己的喜欢来得快去得快,根本不是什么正经感情。

周泽楷扁扁嘴。

真是再没有比被人质疑感情更能让自己失落的事情了。

 

周泽楷捱过最后的红灯,跟着酒店人员的指引停好车,关门锁车拿停车卡的动作一气呵成,他几乎没有停留,直接进了大堂,掏出手机又调出喻文州给自己发过来的房间号,翻来覆去瞅了好几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然后才摁电梯上楼,跟着墙上的房间号指示认真拐了几个走廊。

他太专注于寻找喻文州的房间了,满眼都是数字,生怕走错,根本没把注意力移到别处分毫,以致于一拐弯差点撞到迎面过来的人,对不起三个字正准备出口,在看清了面前的人的脸时都又硬是哽住,顿时半个音节都发不出来了。

怎么恰好撞到的人就是喻文州。

喻文州也被吓到了,脚下停住愣在原地。

周泽楷直直地看了他半天,突然轻声说:“喻文州。”

“……”喻文州低下头抿了抿嘴唇。

喻文州裹得严严实实,手里捏着手机和房卡,一看就是准备出个小远门,反正不像只是下楼买瓶水的样子。

“要出去?”周泽楷没怎么思考就问了出来,问完才觉得不太妥当,但说出去的话就像打死的蚊子,话收不回来,蚊子也救不活。

“恩。”喻文州简单回答。

去哪?周泽楷本能想追问,但看着喻文州垂眸的样子,这次是忍住了到底没吭声。喻文州抬头看他,正看到他咬住嘴唇欲言又止的一张脸。

也不知这张脸哪里刺激到了喻文州,反正喻文州看愣了,接着心脏突然特别特别难受。

喻文州呼出口气,用力闭了闭眼睛。

管他什么僵持什么对峙,喻文州全都不想要了,他简直看不得周泽楷半分的小心翼翼和谨言慎行,尤其是面对自己。

“对不起,”喻文州轻声说,“我这么小心,是因为我太看重这段感情了。”

周泽楷愣怔,完全没想到会突然收获喻文州这样一句剖开心脏般直白的告白,一时无话可接。

喻文州也不想听周泽楷说话,他抬手扯住周泽楷的衣领,把后者朝自己面前拉了拉,两人的距离突然变得很近,彼此呼吸糅杂成一团,周泽楷稍稍垂眼,正好可以看到喻文州颤抖的睫毛和微微泛红的眼尾,淡淡的茶香气若有若无飘出来些,周泽楷真的拿出了十二分耐性才强忍着没有直接亲上去。

周泽楷滚滚喉咙,艰难地开口:“喻文州,我……”

喻文州没让他说完,偏了偏头,嘴唇先一步落在周泽楷抿紧的唇角上。

周泽楷只觉得突然有什么东西与以前不太一样了,好像身体里某个闸门打开,有无法控制的洪流奔涌而出,喻文州之于自己的定义又被用力加深两层,似乎已经成为特殊中的特殊,再无转圜余地。

喻文州就这么静静贴着周泽楷,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只有气音,温热呼吸轻柔地吹拂上来,周泽楷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强撑的防线齐齐断裂的轰然响动。

喻文州泄气道:“……我本来想去你家找你的。”

“……”周泽楷掰住喻文州的下颌去咬他的嘴唇,一翻身就把人顶在墙上,舌尖毫不费力地撬开他的牙关,长驱直入毫无阻拦,喻文州软软地挣了一下,当然没有挣开,alpha上了气场的压制是很不讲道理的,其实单纯比力气不见得就是喻文州输,但他是个omega,而现在控制着他的是个alpha,最重要的是,这是他的alpha。

喻文州被这个想法刺激的腰上一软,立刻没了站立的力气,最近几个小时情绪大起大落飘飘忽忽,脑中混沌与清明来回交替,他誊不出空隙,所以还真的没有仔细思考过这点,直到现在才猛的惊醒——周泽楷是自己的Alpha。

周泽楷是自己的alpha。

喻文州脑中轰鸣,有什么东西爆炸了,连带着身体也配合着迅速做出反应,他竭力偏开头挣脱周泽楷侵略性过强的吻,声音竟有些控制不住的呜咽。

周泽楷感受到了他的抗拒,乖乖后退些许,勉强给了喻文州喘息的空间。

喻文州低着头,抬手轻轻蹭了蹭嘴唇,然后扯着周泽楷的手腕转身往房间走。

走廊地毯软绵绵的,踩在上面几乎听不到脚步声,从他们停留的地方到喻文州的房间门口并没有几步路,但喻文州一直不说话,沉默把一切一切都拉成了难熬的漫长。

喻文州摸出房卡刷卡开门,周泽楷没由来的一慌,没急着进屋,先是抬手按住了喻文州的肩膀。

周泽楷艰难地解释:“我来找你,不是想做这些。”

喻文州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脸,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笑出声。

周泽楷说:“你骗我,黄少没跟你在一起。”

喻文州笑不出来了。

周泽楷又说:“你没必要这样试探我,你知道我一定会生气的。”

 

喻文州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偷偷磕了两片抑制剂,这才找回了点意识的清醒,不然他是没法平静地跟周泽楷交流的……他一定会被周泽楷带跑,周泽楷说什么就是什么。

喻文州又用冷水洗脸冷静了一下,水龙头没急着关上,水流哗啦啦啦,慢慢填满了下水口堵住的水槽,喻文州抬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许久许久,耳边又突兀单循起刚刚电话里周泽楷平静单听不出感情的声音。我喜欢你,讨厌别人靠近你,有错吗。我喜欢你,有错吗。我喜欢你。

简直就是被巴雷特狙了心口。

喻文州把水关上,洗手间顿时一片寂静。

周泽楷坐在屋外的床尾玩手机,其实什么都没看进去,他只是机械地一遍又一遍刷微博,他本来就没关住几个人,新微博刷完了就刷旧的,都刷完了就一个分组一个分组单独再刷一遍,直到喻文州从洗手间里出来,他才放下手机抬起头。

喻文州垂眼看了他一会,突然说:“对,我就是不信任你。”

周泽楷慢慢睁大眼睛。

“你只是不想输。”喻文州说,“你喜欢我,是因为我喜欢你。你要标记我,是因为想要控制我。”

前半段听得周泽楷浑身发冷,但听到后半句,周泽楷又奇迹般平静了下去,他皱起眉,直接伸手去拉喻文州的手腕:“对不起。”

喻文州被拉的一个踉跄,差点直接扑到周泽楷身上,还是抬起膝盖撑住床边才止住了前冲的力道。

周泽楷这样仰头看了他一会,觉得别扭,还是翻身把人压在下面,他手肘撑着床铺,肩膀支起来,锁骨显露出性感凹陷。

周泽楷就这么撑着上半身,垂眼静静盯着喻文州的脸。

周泽楷有些委屈:“又不是每个喜欢我的人,我都会去喜欢的。”

周泽楷语气十分理所当然,喻文州听愣了,但竟完全无法反驳,周泽楷就是有把欠打话说成情话的能耐。喻文州挣扎着想起身,但被周泽楷圈着钉在床上动弹不得。

周泽楷显然还有别的话要说。

喻文州看懂了他的意思,也就不挣扎了,只好乖乖卸了力。

周泽楷又说:“又不是所有知道答案的题,都有耐心再做第二遍的。”

周泽楷言语间明明是不自觉的高高在上的高姿态,可莫名有种落入尘埃的专一感。喻文州舌尖发麻,再加上被周泽楷居高临下这么一打量,简直是打火机扔进粉尘间,爆炸也就秒秒钟的事。喻文州艰难地偏开视线,不自然地动了动腰,刚抬腿想挪挪位置,却不小心蹭到了周泽楷腿根,喻文州连忙放松身体,再也不敢瞎几把乱蹭了。

周泽楷顿了顿,随后俯身,整个人彻底压在喻文州身上,这是个压迫感太过强烈的拥抱。周泽楷声音慢吞吞的,很乖很无辜,让人听了立刻想要举白旗投降。

周泽楷贴在喻文州耳边:“我就是不想输。

“就像荣耀,不是赢过一次就算了的。

“我还要赢第二次,第三次。第无数次。”

我稳赢的,所以为什么要选择“不”呢。

tbc

这篇原本的大纲找不到了!没关系!我现编个新的!(x)

啊!!我真是无法形容这个直A楷!啊!我爱这个直A楷!!!!(哐哐撞地)

下章要飙车,飙车!!!!!!


特别备注:“周泽楷,你只是不想输”,这把大刀来自于好蔓蔓,然而我把它愣拧回来了,我是不是可以甜文作者出道了(跪地)

 /  热度: 467评论: 98
评论(98)
热度(467)
©游千 | Powered by LOFTER